后继乏人的尴尬 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走出……——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宁夏回族自治区教育、文化部门日前开始在南部山区的西吉、海原、盐池等地农村中小学课堂教唱“花儿”。

图片 1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难的不是艺不外传,而是没有人愿意学习。”宁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靳宗伟说。

北方民族大学社会学与民族学研究所教授武宇林介绍说,“花儿”是流传于西北地区的山歌形式,由于传唱人多已年老,年轻人不愿学习,正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
为拯救这一传统技艺,结合世界银行西部基础教育开发项目的实施,今年8月,宁夏举办了宁夏首届校园花儿歌手培训班,为宁夏各地培训近50名能够教唱“花儿”的音乐老师。他们最少的学会六首,最多的会唱十几首。

图为2008年6月14日,参加“婺剧变脸”演出的大小演员在一起准备表演。
当日是我国第三个文化遗产日,杭州市举办浙江省暨杭州市文化遗产日系列活动。活动围绕

近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越来越受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重视,然而,一些遗产却面临着生存土壤消失、后继乏人的窘境。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呼吁,应制定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20年-30年的长期规划,以抢救性保护濒危项目。

由武宇林主编的《简编花儿教程》也已下发到宁夏各农村中小学。将“花儿”纳入高校音乐课程推广的尝试也在进行中。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举办舞台演出、实物展览、图片展示等活动。

后继乏人的尴尬

除“花儿”外,宁夏文化、教育部门还计划将回族器乐引进中小学音乐课教学,将剪纸、刺绣引入中小学美术课教学,将回族踏脚引入中小学体育课教学,希望通过校园传承扭转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自然传承链条濒临断裂的局面。

“非遗”保护尝试校园模式

“非物质文化遗产离我们并不远,它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传统戏剧、风俗民俗、传统手工技艺、地方民歌等都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刘魁立说。

宁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靳宗伟说,受现代社会冲击,一些传统技艺原有的生存土壤已然消失,面临自然传承困难是必然的结果。然而,如果不加以保护,这些宝贵的人类文化遗产将可能最终消亡。

今年6月14日是我国第三个文化遗产日。记者就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展开调查发现,由于生存土壤消失、难见经济效益,“非遗”保护正面临后继乏人的窘境。为破解这一难题,宁夏、福建等省份近年来开始探索通过“非遗”进校园、将“非遗”技艺编入教材,探索“非遗”的校园传承保护模式。
京剧走出了“非遗”校园传承保护模式的重要一步。今年3月,教育部开始在北京、天津、黑龙江、上海、江苏等10省市中小学试点京剧进课堂,一年级至九年级学生要学唱15首京剧经典唱段。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有关负责人指出,将京剧这一国粹纳入九年义务教育阶段音乐课程,旨在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传承中华民族优秀文化。
实际上,“非遗”校园传承保护尝试,京剧并不是第一个,在此之前,宁夏、江西、福建等省区都已根据各自实际探索着“非遗”进校园。
2007年,宁夏教育、文化部门开始在南部山区的西吉、海原、盐池等地农村中小学课堂教唱“花儿”。由北方民族大学社会学与民族学研究所教授武宇林主编的《简编花儿教程》同时下发到宁夏各农村中小学。
武宇林介绍说,为拯救这一传统技艺,2007年8月,宁夏举办了首届校园花儿歌手培训班,为宁夏各地培训近50名能够教唱“花儿”的音乐老师。他们最少的学会6首,最多的会唱十几首。
除“花儿”外,宁夏文化、教育部门还计划将回族器乐引进中小学音乐课教学,将剪纸、刺绣引入中小学美术课教学。中国踏脚之乡——宁夏泾源县则将传统体育回族踏脚引入中小学体育课教学。

2006年下半年,宁夏开始在全区开展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工作,初步筛选推荐的68项目录中67项都有申报传承人,可千年贺兰石刻工艺竟难求申报传承人。

“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后继无人,并不是因为年轻人对这些技艺没有兴趣,而是他们对这些技艺根本就不了解。校园授课有利于培养年轻人对传统技艺的兴趣。”宁夏隆德县民间剪纸艺人张炜说。

校园传承:“非遗”会不会变味?

近年来,随着机器制贺兰石刻品的大量出现,传统手工石刻行业日渐不景气。

“政府希望校园传承能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找到一剂良方。”宁夏文化厅社文处副处长金升说。
近年来,中国政府加大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力度,通过制定国家级、省级、市级、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有针对性地开展分级保护,通过命名传承人加快传承链条的恢复,通过设立传承点复原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土壤。

采访中,一些保护工作者担心,部分“非遗”需要原生态的生存环境,原生态环境是保持非物质文化遗产原汁原味的重要保障,校园环境大大不同于原有环境,校园传承出来的“非遗”是否还是原有艺术?
宁夏群众艺术馆馆长靳宗伟举例说,宁夏“哇呜”“咪咪”“口弦”分别是汉唐以来在宁夏流传的古乐器埙、羌笛、芦管、簧的流变和遗存。经过历史的变迁,这些乐器在我国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中已十分少见,但20世纪仍然还在宁夏回族群众中流行。回族乐器由于音色优美,易于演奏,便于携带,在最流行的时候,回族乡村人手一把小“口弦”,而回族青年都是吹“咪咪”“哇呜”的好手。有句回乡谚语“哇呜唱,庄稼长,咪咪吹,牛羊壮。”正是回乡风俗的写照。然而这些乐器多音低声小,只有在乡村绝对安静环境下才能展示和欣赏其独特魅力,所以适合小范围传承,而不适合大批量培养传承人。
宁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研究员雷侃解释说,“没有土壤的花草难以长久”,因此保护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首先应恢复或保留其原生态的生存环境。并不是所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都适合校园传承,校园传承选择的多是一些推广性较强、在当地有一定群众基础的项目。
对校园传承会致使非物质文化遗产变味的担心,靳宗伟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原本就是活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关键在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因此校园传承并不会使之变味。

“一方面行业不景气,另一方面,该技艺出师需要5-10年,很少有人愿意从师学艺,贺兰石刻自然传承越来越困难。同时宁夏现有的贺兰石刻艺人多已年老,因此难觅申报人。”靳宗伟说。

让校园传承成为“非遗”保护的良方

与贺兰石刻不同,一些收入不错的技艺也正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困境。”独门绝技,依靠它我一年能收入四五万元,免费招徒,却无人愿意学习。”宁夏隆德县沙塘镇和平村一组的篆刻艺人张哲生说。

京剧进校园仅仅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播先进文化艺术的一个良好开端。为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课堂、进教材、进校园,文化部与教育部等部门协商,计划将非物质文化遗产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纳入中小学课程,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进大学等,使青少年近距离感受和了解我国优秀传统文化。
受访的多位专家认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重点在于“一老一小”,校园传承将一些陌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介绍给学生,有利于培养一个兴趣团体,到时再从兴趣团体中选拔培养传承人会容易得多。“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后继无人,并不是因为年轻人对这些技艺没有兴趣,而是他们对这些技艺根本就不了解。我们到校园授课,学生都很好奇很感兴趣。”宁夏隆德县民间剪纸艺人张炜说。
“我们希望校园传承能扭转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自然传承链条濒临断裂的局面,能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找到一剂良方。”宁夏文化厅社文处副处长李金升说。
“使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有效保护,修复其自然传承链条,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明说。他认为,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如何评估、如何保护,各地还缺少全盘考虑的整体思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涉及到传承人挑选和培养的问题,所以必须要有二三十年的远景规划,才能对艺术形式的整体传承形成保护。

张哲生的篆刻工艺融合了篆刻、书法、绘画等元素,其构思的《岳阳楼记》《陋室铭》等作品,一首几百字的诗全部由篆刻图章构成,并且每个图章的形状、花边各不相同,令人惊叹。远在山东、福建的不少外省人慕名前来购买其篆刻,张哲生一年能收入四五万元。然而此项技艺仍难找到传承人。

“要达到可以卖钱的功底没有一二十年根本做不到,一幅作品一般构思就需要两三年。现在我想将自己的技艺传承下去,却没有人愿意学,现代人吃饭穿衣是首要的,初学没有经济效益,且学技艺需要的时间太长,兴趣和耐力缺一不可。”张哲生说。

“文化部门曾经考虑采取政府出钱补助的方式鼓励学艺,然而各地目前普遍保护资金困难,且持续一二十年补助,如何保障传承效果也是一个难题。”靳宗伟说。

恢复生存土壤

受访的专家认为,随着现代生活节奏加快及现代文明冲击,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土壤已然消失。”这是必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地人也有追求现代生活的权利,要求他们降低生活水平以保护传统技艺,不现实也不公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章建刚说。

然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活态文化,只有在相对紧密、系统和完整的文化空间里,才能得到有效保护和活力传承。宁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研究员雷侃说,”没有土壤的花草难以长久”,因此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首先应恢复或保留其原生态的生存环境。为此,一些地方正采取命名传承人加快传承链条的恢复,通过设立传承点复原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土壤。

山花儿是深受宁夏回族群众喜爱的一种艺术形式,而现代社会宁静环境的逐步消逝、年轻人大量外出以及流行音乐正强烈冲击着回族花儿的传承。”花儿不是一个人的花儿,和其他民歌一样,花儿必须有一个流行的圈子,必须通过相互切磋才能不断提高。”靳宗伟说。

2007年7月,宁夏文化厅公布了6个国家级名录项目传承保护基地和10个首批建立的国家级名录项目传承保护点。永宁县纳家户中华回乡风情园、灵武市郝家桥马氏家族回族口弦传承保护点、平罗县渠口村回族器乐传承保护点等被纳入其中。今年,宁夏计划将传承点进一步扩大到上百个。在示范点内,文化部门将老艺人的技艺进行声像储存,以避免”人走艺失”。同时,选拔一些有志于技艺传承的年轻人由老艺人定期辅导或冬季农闲时集中辅导。

“保存或修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原生态生存环境,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明说。他认为,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如何评估、如何保护,各地还缺少全盘考虑的整体思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还涉及到传承人挑选和培养的问题,所以必须要有二三十年的远景规划,才能对艺术形式的整体传承形成保护。

校园传承的探索

针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少人、无人愿学,一些地方开始探索通过非遗进校园、将一些传统非遗技艺编入教材,探索非遗的校园传承保护模式。

2007年,宁夏教育、文化部门开始在南部山区的西吉、海原、盐池等地农村中小学课堂教唱”花儿”。由北方民族大学社会学与民族学研究所教授武宇林主编的《简编花儿教程》也已下发到宁夏各农村中小学。武宇林介绍说,为拯救这一传统技艺,2007年8月,宁夏举办了首届校园花儿歌手培训班,为宁夏各地培训近50名能够教唱”花儿”的音乐老师。他们最少的学会六首,最多的会唱十几首。

除”花儿”外,宁夏文化、教育部门还计划将回族器乐引进中小学音乐课教学,将剪纸、刺绣引入中小学美术课教学,将传统体育回族踏脚引入中小学体育课教学。

受访的多位专家认为,校园传承将一些陌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介绍给学生,有利于培养一个兴趣团体,到时再从兴趣团体中选拔培养传承人会容易得多。”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后继无人,并不是因为年轻人对这些技艺没有兴趣,而是他们对这些技艺根本就不了解。我们到校园授课,学生都很好奇很感兴趣。”宁夏隆德县民间剪纸艺人张炜说。

“我们希望校园传承能扭转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自然传承链条濒临断裂的局面,能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找到一剂良方。”宁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研究员安宇歌说。

然而一些保护工作者同时担心,原生态环境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原汁原味的重要保障,校园环境大大不同于原有环境,校园传承出来的非遗是否还是原有艺术?但也有保护工作者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原本就是活态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因此校园传承并不会使之变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