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京味民俗:再现“十三档” 七档濒危花会放异彩[图]——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历史上北京曾有300多档花会,其中最负盛名的要算“幡鼓齐动十三档”,它可以说是北京民间花会的代名词。遗憾的是,早在近百年前,民间花会开始淡出人们的生活,导致7档花会失传,能够流传下来的也已经不完整。记者了解到,北京民俗博物馆通过一年时间抢救,使“幡鼓齐动十三档”在朝阳区聚齐,并将于2007年春节期间在东岳庙重现风姿。图片 1周全盛表演石锁功现状“幡鼓齐动十三档”消失近百年负责抢救整理工作的北京民俗博物馆工作人员尚鸿介绍,“幡鼓齐动十三档”它们来源于庙中所用的13种物件,是老北京民间花会“武会”中的代表会档。有一段顺口溜形象地描述了这十三档会:“开路打先锋,五虎少林紧跟行。门前摆着侠客木,中幡抖威风。狮子蹲门分左右,双石门下行。石锁把门挡,杠子把门横。花坛盛美酒,吵子音乐响连声。杠箱来进贡,天平称一称。神胆来蹲底,幡鼓齐动响太平。”这次东岳庙庙会期间,从农历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三每天上午将在东岳庙的琉璃牌楼前进行走会表演,参加表演人员大约300人。
北京民间花会最兴盛的时期出现在20世纪初,当时在东岳庙的花会能延绵数里地。但随着当时局势动荡,曾兴盛一时的民间花会逐渐被人淡忘,“幡鼓齐动”的胜景已消失近百年。7档花会已经失传尚鸿告诉记者,他们恢复“幡鼓齐动十三档”的想法,源于去年春节前组织的一次朝阳区民间花会大赛,当时共有来自全区14个街乡的32档花会1000多人参加比赛,五虎棍、高跷、中幡、吵子等会档一一亮相。看过表演的专家表示,“幡鼓齐动十三档”全面恢复已经具备基础。但当时还存在不少问题,13档花会中有7档已经消失,无人表演。即使仍在流传的6档花会中,参加民间花会会众的平均年龄在60岁以上,尤其是谙熟会礼会规、表演套路、道具化装的会头都管的年龄大都已经七八十岁,这意味着技艺失传的危险时刻存在。而愿意参加花会的年轻人比较少,即使对此感兴趣的年轻人由于一般都外出打工,生活与工作方式发生了根本变化,利用农闲“闹玩意儿”进行表演排练的方式变得很不现实,这就导致他们表演动作比较生疏。通过半年多深入民间调查,到了去年6月仍有杠箱会、杠子等4档花会无法进行表演。尚鸿他们发现,虽然杠箱会等花会在北京已经失传,但是由于民国时期的影响力较大,在天津、涿州等北京周边还保留着,尽管动作上有一些变异,总体表演形式还很有参考价值。于是他们从老北京天桥等地请来老师,挑选出有些基础的年轻人进行学习,例如表演双石头的人以前练过摔跤等。恢复摔跤选手改习双石头记者周五来到石各庄村采访承担十三档花会里中幡、双石头、石锁、杠子4档花会的会头周全盛,一进村口还没来得及打听就看到有人拎着锣、有人推着鼓从四面八方向村里的小公园集中。跟随众人来到公园的空地上看到,一根高大的中幡戳在墙角,石锁、双石头整齐地摆放在一旁,几名身穿绣金边黑缎子坎肩的年轻人正在热身。旁人告诉记者,他们中间年纪最长的就是周全盛。周全盛从小练习摔跤,曾在全国摔跤比赛、全国农运会上获得名次,他们这个村里一直有摔跤的传统,周全盛的女儿也是摔跤队的队员。当时专家看了他们排练仅半年的表演,不禁惊叹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掌握技巧,原来练习摔跤的基本功里就包含了一些耍石锁、双石头的动作。

图片 2腋下耍“双石头”是难度很高的动作。

85岁的隋少甫老爷子曾是北京花会的总会头,精研各花会表演,被尊称为花会界的活化石。老人惟一觉得遗憾的是老北京盛行一时的花会,现在濒于灭绝的状态。历史上北京曾有300多档花会,现在他们都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12

昨天,北京民俗博物馆与朝阳区民间文艺家协会、朝阳区崔各庄乡等主办的“幡鼓齐动十三档”花会展示,让很多年轻人开了眼。其中,双石头、杠子、石锁、杠箱、花坛、胯鼓和天平七档花会已经断档很久,经过一年的抢救,首次齐整亮相。

85岁的隋少甫老爷子现在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已经不能下地了,前不久刚大病一场,对他来说,说话也是一件很费体力的事了。但是看到有人前来拜访躺在床上的隋老还是很愉快地讲起了杠箱会的故事。他告诉记者,他的父亲是清朝最后一代杠箱官,在他很小的时候,看过父亲的表演,从父亲那里得到了关于杠箱会的技巧和知识。

天平会的表演,主要是演唱民间小调“什不闲”和“莲花落”。曲调不变,唱词多样。崔各庄乡奶东村67岁的蒋芹是天平会的会首,他的唱词有纯粹调侃的俏皮话,也有引人慨叹的小故事。从小就会,多年来一直自娱自乐。“去年王作楫专家来了好几回,告诉村里得给我配骡子车,还有服装,这才置办起来。”就在演出前不久,蒋芹还在专家指导下,特地到前门订制了一套云锣装在了车上。

隋老介绍,到了民国时期,没有人再出钱养着“杠箱会”的表演者,它也就基本不复存在了。隋老无奈地说:我今年已经85岁了,如果我死了,这些东西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花坛表演汉朝时就有,是农民庆丰收喝酒时,兴之所至耍弄酒坛子的一种表演。奶子房村的韩希起和哥哥弟弟都跟着70岁的老会首臧学明学练坛子,他说:“开始觉得有意思,能锻炼身体,现在表演时,有那么多人看着,还叫好,觉得很满足。”在民俗博物馆的帮助下,跟着天津的老师学习杠箱的几位中年妇女说:“杠箱是讽刺贪官污吏的。小时候看过,现在自己能表演给这么多人看,心里挺美。”活泼的表演形式、健康的表现内容吸引了很多人学习花会,也给了他们在平凡的人生、平静的生活中站在舞台中央被人瞩目的机会。昨天的表演中,最受观众喜爱的是力量竞美型的武会,双石头、杠子、石锁、中幡的表演者都是平房乡石各庄村人。石各庄村有练习摔跤的传统,周全盛等人在不足三个月的时间里,就将这几种危险性大、专业技能要求高的花会学会了。虽然昨天的表演中还不时有小差错出现,但能将这些断档花会再次演绎出来,已非常不易。北京民俗博物馆工作人员尚鸿说:“除了传承各项表演,我们还严格恢复花会的会规会礼,让花会的形式保持完整。下一步,计划出一本教材,方便统一培训,并尽可能创造有偿表演的机会。”

京城有十三档花会最具代表性,它们来源于庙中所用的13种物件。

链接

有歌谣对这13档花会做了描绘:“开路打先锋,五虎紧跟行,门前排摆狭喝木,中幡抖威风。狮子蹲左右,双石门下行,石锁把门挡,杠子把门横。花坛盛美酒,吵子响连声,杠箱来进贡、天平称一称,神胆来蹲底,幡鼓享太平。”
遗憾的是,现在这十三档花会已经大多数失传,能够流传下来的,也已经不完整。

幡鼓齐动十三档

还了解到隋老还是新中国成立前“万里云程踏车会”的会头,中国车技表演的奠基人。隋老手中有一面写着“万里云程踏车老会”的三角旗,旗子上密密地写满了各路花会的名称。隋老说,这个旗子的年龄比自己还大,是第一个会头张景容留下的。旗上各会的名称是“踏车老会”成立时,各路花会贺会时留下的。

“幡鼓齐动十三档”,指北京民间传统花会中最有名的开路、五虎棍、高跷、地秧歌、中幡、狮子、双石头、杠子、石锁、杠箱、花坛、吵子、胯鼓、天平,十三档半武会,还有旱船、小车会、踏车“外三会”。各花会的名称来源于庙中所用的物件。“幡鼓齐动十三档”,也指这些传统花会按照严格会规走会的经典形式。因而,成为北京传统民间花会的代名词。RJ188

在民国初年,从英国引进了10辆自行车,溥仪有一辆,而自行车会的创始人张景然一口气买了五辆,成立了自行车会,表演者在自行车上摆出各种造型,如在平地。隋少甫是张景荣的徒弟,1940年起任万里云程踏车老会的第二代会头,民间花会讲究钱粮自备、茶水不扰,分文不取。隋少甫为了“玩会”,卖了他祖上留下的三所大宅院,现在住在一间只有十几平米的平房里。新中国成立后,“万里云程踏车会”解散了,隋老被杂技团聘请,教授车技。令隋老欣慰的是,这项绝技,终于没有“绝迹”,踏车老会的车技成为中国杂技一个著名的项目。

东岳庙再现“十三档”

目前隋老还保留着专门供奉在花会祖师神位前的半副銮驾,由他的师傅景荣亲手传给他,距今至少有200年的历史,平时不轻易示人。隋老的銮驾分别是:金瓜、钺斧、朝天蹬、执掌、拳横、九连环、龙棍、日月龙凤伞、肃静回避牌、灯笼、棍和黄罗伞。仔细看来,这些执事虽历经岁月风霜,保存还算完好。朱漆的木杆,银箔照漆的执事头,色泽经久未退。各式各样的兵器和龙棍“文身”造型逼真,雕工精细,表面几乎没有磕碰的瑕疵。

已经在京城消失多年的“幡鼓齐动十三档”今年春节将亮相东岳庙。记者日前从北京民俗博物馆了解到,从大年三十起到初三,每天中午东岳庙广场都将有300余位民间艺人,为市民重现这道盛景。预计表演时间将持续2个小时左右。

在“文革”期间,隋少甫这个“黑会头”多次被抄家,许多珍贵东西都丢失毁坏了,惟有这套銮驾因老人将它们包好,像丢垃圾似的一一散落在院落中而幸免于难。

参加妙峰山庙会共有多少次,连隋老自己也说不清楚了。谈起今昔妙峰山庙会的变化,隋老爷子很有感慨,他说,妙峰山庙会兴盛时期花会多达几百档,新中国成立后,很多花会都停止了。京城最著名的十三档花会中现在流传下来的只有五六种,其他的都失传了,而且大多是扭秧歌。隋老说,就是现在剩下的这几档会,水平也一般。过去会员都是每天练,现在很难做到了。

冯建华是“亲朋同乐清茶圣会”的会头,也是位对北京花会颇有研究的民俗学者。他告诉记者,经过“文革”,京城再不见一档花会。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由四位德高望重的老会头出面组织,在一片瓦砾的妙峰山恢复了花会朝顶。这四位老人分别是秧歌会的卢德瑞、茶会的白德山、自行车会的隋少甫、狮子会的费文通。目前卢老和白老已经谢世,隋老身体不佳,懂得花会的老人越来越少了。

冯建华说,老北京的花会中还有不少文会。清茶圣会是文会的一种,除了向香客施舍茶水外,讲究“清茶一杯岂能尽如人意,亲朋同乐但求无愧我心”的茶道。他认为目前一些文会,只剩下舍粥、舍饭、舍茶水的形式,不再讲究教化众人的茶礼,缺少了文化内涵。

负责北京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工程的北京群众艺术馆石振怀表示,他们已经开始对民间花会进行抢救和保护,延庆的旱船、通州的运河龙灯等6项民间花会已成为民保工程试点项目。对于隋老这样的民间花会“活化石”,已经由隋老所在的崇外街道对他进行采访,由隋老口述杠箱会的表演过程,并全程录音。

隋老也表示,其实想要恢复传统的杠箱会只需要花费几万元钱,用来配备杠箱、服装和油彩等行头。“只要有人愿意出资配备行头、愿意学习耍杠箱的技巧,我愿意无偿地传授这门技艺,将这一绝迹多年的花会恢复起来,并长久地流传下去。”

但是目前看来,恢复杠箱会还需要有表演天赋的人才,有了会杠箱技巧的人还得要求他能手脑配合、即兴编词表演。群众艺术馆曾找过几个有舞蹈基础的人向隋老学习杠箱会表演,但没有一人学得来。

冯建华说,民间香会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起源于春秋时期。民间香会自汉代起称“百戏”,宋、元两代称“社火”,到了明代正式定名为“香会”,解放后定名为“民间花会”。其活动内容多为高跷、旱船、秧歌、舞狮等。

北京自古以来,民间的花会活动就非常频繁,绚烂多彩的民间花会,旧时谓之“走会”。凡名刹开放之日即走会之日,在北京,如正月初二广安门外五显财神庙祭财神,三月初三东便门里太平宫王母娘娘蟠桃圣会,四月十八妙峰山碧霞元君诞辰,五月初十宣武门外都城隍庙城隍出巡,六月二十四崇文门外关王庙祀关老爷磨刀,七月十五中元节什刹海广化寺盂兰会等等。

杠箱会是老北京传统花会的一支,曾经十分盛行。16个穿着戏装,画着脸谱,扮成《水浒传》中李逵、武松、宋江等模样的好汉,每两人抬着一只箱子边耍边表演各种绝活,抬杠箱规定要用身体的各个部位如肩、腰、背、肚子等抬着箱子,但绝对不能用手接触到杠子,常常要把一只普通的箱子耍得上下翻飞、花样层出不穷。

杠箱官打扮成丑角的样子,在杠子上上下翻飞,即兴编词演唱,插科打诨,吸引周围行人的注意。过去有个传统,老百姓有矛盾纠纷,都可以到杠箱官面前喊冤并递上状纸,杠箱官用幽默诙谐的唱词当街为百姓“断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