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朝廷中奸诈如鼠,掏空百姓,罪大恶极,寿终80岁

1、宋徽宗赐额普利寺,并令宰相蔡京题写爽亭

蔡京,字元长,北宋末年权相之一、刚开始蔡京做官也是为百姓谋福,熙宁三年登进士第,调任钱塘都尉、升舒州军事推官,升迁起居郎。在出使辽国回来,之后,被任命为中书舍人。期间,办事有功,蔡京改为龙图阁待制、升开封府伊。

年号

根据临城地方志记载,宋徽宗下晋阳时曾驻跸临城,并为普利寺赐额,还让宰相蔡京为寺旁的亭子题名书写爽亭。

图片 1

年号是中国封建王朝用于纪年的一种方式,是由继位后才采用的,在此之前都没有年号一说。从汉武帝之后年号成为了一种制度,而且年号是可以在帝王在位时更改的,比如遇上了什么大事,关系到国家存亡的,这时候改一个年号更加吉利一些。

宋徽宗和蔡京是一对绝配搭档,一个是皇帝,一个是宰相,可惜皇帝不是好皇帝,宰相也不是好宰相,但是在艺术上,两者可谓黄金搭档,宋徽宗的瘦金体切金断玉,独步天下,蔡京为状元及第,宋代四大书法家之一,其书法冠绝当时,无人出其右,四大家之一的米芾就自认书法不及蔡京,同时宋徽宗的绘画和诗词也是水平很高,蔡京的诗词和散文同样非常优秀,如今君臣,真让人感叹两人干错了行业。

大宋元符二年,宋哲宗赵煦驾崩,端王赵佶登基,是为宋徽宗。宋徽宗赵佶即位,蔡京被罢官为端明、龙图两学士,知太原府,这个时候皇太后命徽宗赵佶,留蔡京完成修史工作。过了三个月,拖延着不去赴任。御史陈次升等臣子相继议论蔡京的罪恶,蔡京被夺去官职,让他提举洞霄宫,居住在杭州。

宋徽宗在位时共用过六个年号,也是挺多的。分别为建中靖国、遂宁、大观、政和、重和、宣和。这在历代皇帝来看并不算特别多,所用的年号也都挺正常,没有特别奇怪的。宋徽宗在位的一生就是肆意玩乐,他重新的奸臣跟他说人生就这几十年何苦要苦了自己,应当尽情享乐。徽宗在这一点上还是做得蛮好的,为自己发明了很多玩乐的玩意儿。而且徽宗生性风流,喜欢美人,宫里的成堆,还要在外寻乐。所以人称青楼皇帝,这对于一个帝王来说简直是一个笑话,可徽宗乐在其中。甚至有时候因为出入风流场所而不上早朝,居然还有专门的官员为他找各种不上朝的借口,什么批奏折太晚要休息,生病,精神不济等等无所不用其极。

如今普利寺已经不在,但是普利寺的建筑之一普利寺塔却仍然挺立,并且是邢台第一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也是河北中难得的宋塔。

图片 2

终于在宣和七年之时,金兵南下,徽宗非常恐慌。这时候的大宋是无法抵抗凶猛的金军的,徽宗就下罪己诏,将皇位传给儿子赵恒。但是,北宋终是逃不过亡国的命运,钦宗继位没多久金兵再一次南下攻破了开封,徽宗和儿子也被俘虏了。

2、宋徽宗改龙岗县为邢台县

同年,权臣童贯以供奉官的身份到三吴访求名家书画、随在杭州留玩几个月,蔡京知道后,极力巴结童贯,日日夜夜陪伴着他,童贯知道他的意思,也欣然答应了,凡是蔡京画的字画等物,童贯每天都会送到宫中,并附上自己的评论蔡京的话,于是宋徽宗赵佶开始留意起蔡京。太学博士范致虚一向与左街道录徐知常是朋友,徐知常认为符水出入元符后殿,是在预示着什么,范致虚进一步交结他,讲出他平日意向,说让蔡京为相,就能有作为。不久,嫔妃、宦官也一起称赞蔡京,于是范致虚升为右正言,重用蔡京为定州知州。大宋崇宁元年,调蔡京大名府伊。随着蔡京地位的提高,蔡京便变得贪婪,大贪小贪,无物不收。大宋崇宁五年,蔡京被提拔为司空、开府仪同三司、安远军节度使,并封为魏国公。

历史上的宋徽宗

大宋宣和二年,宋徽宗下诏改龙岗县为邢台县。

图片 3

历史上的宋徽宗是宋朝第八个皇帝,他是艺术家皇帝,不爱江山,酷爱书画。在中国的历史上,历代学者对宋徽宗的评价可谓是毁誉参半。政坛上的人对宋徽宗的评价是无能的亡国之君,而在文坛之上他则是一位一流的书法大师,他的“瘦金体”与“花鸟画”受到各朝各代的文人的推崇模仿。

邢台县历史悠久,早在秦朝就被立做信都县,汉代更名襄国县,隋代更名龙岗县,到宋代徽宗时期,以龙岗县有檀台,乃更名为邢台县,这也是邢台县历史上使用最久的县名,就连现在的邢台市也来源于此,尽管现代有些人认为邢台的谐音不好,但是无可否认,历史是选择了邢台这2个字,大凡古代,率土之滨,皆为王土。州县更名都需要皇帝颁布诏书才行,非常慎重。

大宋崇宁五年正月,西方天空出现奇星,宋徽宗赵佶因言者指责蔡京,于是,凡是蔡京建置的事物都罢去。蔡京免官为开府仪同三司、中太乙宫使。蔡京的党羽属下暗中在宋徽宗赵佶面前推举他,大宋大观元年,又拜蔡京为左仆射。因南丹纳土,他一跃而为太尉;接受八宝,拜为太师。

宋徽宗在执政上最大的错误就是特别相信蔡京,他几乎是将蔡京当做自已的偶像来看待的。他并不是不聪明,在文坛上能有如此高的建树的人,智商绝对是正常值水平以上。他对蔡京的崇拜就像是现在某明星的“死忠粉”一样,偶像做什么都是好的都是对的,所以他对蔡京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正是他的这种行为,使得以蔡京为首的北宋六贼行事猖獗,导致民不聊生,百姓策反,最后在靖康之乱中丢失了国家的主权。

3、宋徽宗改邢州为信德府

图片 4

他原本就不想当皇帝,但是在受当时儒家的“正统说”的影响下,皇位是父死子承、兄终弟继的。明明想要在江湖上过着逍遥自在,且听风月的生活,却在宫城内过着三令五申,循规蹈矩的生活,他的内心其实是抵触的。既然做了这个皇帝,他索性利用皇权之便,发展他的爱好,他广泛收集民间书画,并且还在全国内推行他的字体,鼓励文人进行书画创作,这也是为什么北宋时期的书法绘画是整个古代中国的巅峰之期。

大宋宣和元年,宋徽宗赵佶下诏升邢州为信德府,设安国军。宋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改龙岗为邢台。县名本于此。邢台二字始于宋,沿用至今。

大宋大观三年,台谏官相继弹劾他,于是蔡京辞官退休。改封为楚国公,每月一日、十五日朝拜赵佶。太学生陈朝老上疏追究蔡京十四大罪状等罪,请求把蔡京流放到千里,以御魑魅。陈朝老文书一出,士人们争相抄写,作为实录。政和二年、微宗把蔡京召回京师,封为宰相,改封鲁国公,三天去一次都堂办理政事。大宋熙宁间,宋徽宗赵佶降手诏不由中书门下共议之事,是因为有权臣暗中所为。到蔡京时又怕言者非议自己,故而做御笔秘密进上、请徽宗赵佶亲自批示颁布,封为御笔手诏,违者以违制论罪处置。事无巨细,都借以推行,甚至有不像皇帝手书的,大臣都不敢说。于是贵戚、近臣争相请求,权臣蔡京又担心起来但也无法禁止了。大宋宣和六年,凭借朱勔的势力,再度起用蔡京为权相。蔡京到此四次掌权,老眼昏花不能办事,政事都由他的儿子处理。凡是蔡京所批,都是儿子所做,并替蔡京上奏。其儿子每次上朝,侍从以下都拱手相迎,低声耳语,堂吏数十人,怀抱案卷跟在后面,于是他打理父亲,一起官职,窃弄威权,陷害和驱逐忠良,搜刮百姓钱财,以示充公,作为皇帝的私财。

宋徽宗怎么当上皇帝的

邢台建制历史上有三次设府,分别在宋代、元代和明代,这个宋代的是第一次,信德府,信德大约来源于古信都之德,名称和意义上我认为比顺德府要好,此后元代忽必烈升邢州为顺德府,明代朱元璋设顺德路为顺德府。冥冥之中似有天意,靖康之耻后,信德府一带的人民纷纷结义上太行,成立忠义社、八字军,在敌后抗金,均是奉宋徽宗之子信王赵臻的名义。

图片 5

宋哲宗25岁就去世了,当时他没有子嗣,根据当时父死子承,兄终弟继的皇位继承制,下一任皇帝只能从他兄弟之中选择。总共有十四个儿子,但在宋哲宗驾崩之前,有八位皇子已经死了,而宋徽宗在此时受到了垂帘听政的向太后的赏识,于是便成为了皇帝。

4、宋徽宗在邢州的象棋故事

大宋靖康元年,蔡京去世,终年八十岁。奸滑如权相的蔡京,也逃不出命运的起伏。

宋徽宗赵佶自幼就爱学习诗文,才华出众。后来做了藩王之后,他也是每是坚持练字作画,为人儒雅从容,风流倜傥,很有学士之风。宋哲宗死后,北宋王朝的君主成为当时朝廷的大事,在剩下的几个异母兄弟之中,他的学识和为人都还算出众。他不像其他的藩王一样,仗着王爷之位终日沉浸在声色犬马之中,不思进取。而且他每日都会定时去慈宁宫给向太后请安,逗向太后的开心,在向太后的面前刷足了存在感。此外,他还与向太后的贴身侍婢郑氏有一段不得不说的爱情故事。所以在众大臣讨论要立哪位王爷为皇帝之时,向太后一下了就想到了宋徽宗赵佶,认为他是仁义孝悌之辈,并且还文采斐然,有治国之相,于是力排众议扶持宋徽宗当上了皇帝。

象棋成型与北宋末,提起象棋历史,宋徽宗在邢州的一段故事往往被说起。

后人有说宋徽宗是肆意潇洒之人,根本就不想做皇帝,只想与花鸟虫鱼作伴,每日写字作画。但也有人反对说宋徽宗是想当皇帝的,否则他为什么每日跟向太后示好,为什么在他们要立他为皇帝的时候不拒绝。这些于现在而言都是无解之谜,如今的我们只需作好一名看客,至于真相如何就不要去探究了。

《北狩见闻录》记载:宋徽宗被金国掳去,慌慌张张居然还没忘了带上象棋。行至邢州时,不知道康王赵构已经称帝,有一次太后拿来一副像戏的棋子,在一张纸上书写赵构的名字,贴到“将”上,然后用一块黄罗把所有的棋子包裹起来,焚香祷告说:“今三十子俱掷于局,若康王字入九宫者,主上必得天位。”

说罢,将黄罗包裹的棋子一齐掷下去,带着赵构名字的“将”果然落入九宫,其余的棋子则离得远远的。太后大喜,臣下拜。即奏徽宗,徽宗大喜,复令谓太后曰:”瑞卜昭应异常,便可放心。卿等可贺我!”臣等皆再拜。太后因此以子代将不易。

《挥麈后录》中也有类似的记载,不同的是棋子的数量变成了三十二,比《北狩见闻录》的三十子多出两枚。

5、宋徽宗邢州见燕民,吃邢州桑葚

宋徽宗北狩时,道过邢州尧山县,进早膳。有燕人百余人,守徽庙所乘车,语臣曰:”上皇活燕民一十余万人,我辈老幼感恩不已,愿识天表!”因具以奏。徽庙为揭帘见之,皆罗拜曰:”皇帝活燕人十余万,阴德甚多,即见回銮,不须忧抱。”徽庙曰:”汝等知当时救护之力耶?吾获谤不少,今困厄反甚于汝辈无食时,岂非天也。”燕人各嗟惋而去。徽庙在路中苦渴,令摘道旁桑葚食之。语臣曰:”我在藩邸时,乳媪曾啖此。因取数枚,食甚美,寻为媪夺去。今再食,而祸难至此,岂非桑实与我终始耶!”

6、宋徽宗北狩过邢州,燕王饿死内丘都城村

据《青官译语》载,宋徽宗北狩时,韦皇后,邢秉懿一队的路线是:

四月初四渡黄河,五日到汤阴,七日到邯郸,八日到邢州,九日到柏乡,十日到栾城,十一日到真定,十四日过中山,人保州界,十五日到保州,十八日到达燕山府。

据《呻吟语》载,宋徽宗队的路线是:

四月初五日渡黄河到滑州,七日到汤阴,八日到相州,十二日到邯郸,十五日到邢州,十六日到都城店,燕王饿死火化,十八日到柏乡,燕王赵俣,宋神宗赵顼第十子,都城店,今邢台市内丘县大都城村、小都城村。

三月二十九日,天还没亮,汴京城外就响起了牛车辘辘,战马嘶鸣之声。赵佶和他的郑皇后及一班皇子、皇女、嫔妃在金将斡离不的监押下,踏上了俘虏的旅途,赵佶凄惨的余生也从此开始了。

渡过黄河,金兵押着赵佶专捡荒无人烟的小路走。白天跋涉荒芜,晚上就露天睡在荆榛草丛之间,碰上刮风下雨也不得休息。昔日锦衣玉食的皇子皇女们,这时每人每天只能吃二升糟米,四个人分一只羊便是菜肴。赵佶受到了特殊优待,每天能得到一只羊,一斗米。走到邢州内丘县都城店,忽听后面一阵哭喊,原来是燕王赵俣活活饿死了,金兵拿喂马的槽子权作棺材,把他装殓进去,两只脚还悠悠荡荡地露在外面,就这样抬到一边焚化成灰。赵佶嚎啕着说:“你葬在此地还算是中原故土,为父我却将要当个异乡之鬼了!”

7、邢台留下徽宗语

邢台“徽宗语”文化在邢台地区流传着一些神秘的徽宗语,有师承的算命卜卦的盲人,几乎个个都会说,除此外,在邢台尤其威县一带,80岁以上的老人许多人都还能说这种语言。徽宗语,又称“襥语”,俗称“瞎子语”,是汉语的一种隐语,是运用反切发音等技巧对汉语的另一种使用和运用。

“襥语”有“徽宗语”这个雅称,据说和徽宗有关。宋徽宗在政治上昏庸无能,在文学艺术方面却造诣颇高。在他被金人囚禁期间,为防止与钦宗和随囚大臣的商谈被人窃听而专门研究出来的,这种交流方式是北宋徽钦二帝被囚金国后为寻机逃走做联络准备的。

“襥语”流传开来,则是因为封建社会,民间艺人流浪各地,常受到欺负,他们就选择了“襥语”作为交流工具,逐渐成了“行话”。算命卜卦的盲人就选择了这种语言,盲人卜卦时,师傅也会将“徽宗语”传授给徒弟,便于同行间的机密不为外人所知。此语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妻小,外人根本听不懂。在解放前,由于感兴趣,除了盲人外,还有许多人会说这种语言.但是解放后,这种语言成灭绝的态势.

8、宋徽宗时期的三次黄河变清与邢台三县被黄河淹没

古人云,黄河清,圣人出,事实是,出现“河清”,显然与什么“圣人出”无关。大概谁也不会认为宋徽宗是个圣人,但他在位时,竟出现过三次“河清”,皇帝和百官弹冠相庆,用各种形式来歌功颂德。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黄河三次变清之际,今邢台市所辖的宋代三个县城隆平、巨鹿、南宫竟然三次被淹,尤其巨鹿,整个县城被汹涌的黄河泥沙直接覆盖在地下几米深处,而隆平、南宫二县也因被河水淹没,不得不进行迁城,根据当时大臣上书给宋徽宗的奏折,其状很惨。大观元年8月26日,宋徽宗诏迁隆平高地。

大观二年,黄河决口,淤深三四米,隆平县被淹,被迫西迁县城。宋当时洪水挟带大量泥沙顷刻间覆盖巨鹿城,以致正在家中吃饭的居民还围坐在桌旁,根本来不及逃避。巨鹿古城也因此成为中国的庞贝古城。

而南宫县城被淹而被迫迁城大约是早一些,徽宗前元丰年间,徽宗时期,邢台清河还发生了地震,真是不祥之兆。

大观元年

民国年间巨鹿古城重见天日,大批文物被贩卖盗掘,好好的一座文物宝库市失去了,很是遗憾,不过巨鹿古城出土的宋瓷成为研究宋瓷的权威,磁州窑由此而闻名于世。

1100年,恩州地震

宣和元年6月,恩州黄河从清河堤决口。

宣和三年6月,恩州再次河决。

9、宋徽宗题名中国历史上第一高塔–邢台圆照塔

在大观三年(公元1109年)秋天八月(乙亥)十四日,宋徽宗下了道诏书给邢州,赐名邢州开元寺大圣塔为园照塔。次年,由陈振撰文、晁泳之书丹《敕勒开元寺圆照塔记》立于开元寺观音殿前南隅。僧伽是葱岭人氏,佛门高僧,五代时期,后周皇帝周世宗柴荣诏命天下“造精庐必立僧伽真相”并且赐名为“大圣僧伽和尚”。到宋朝时,宋太宗又恢复了“普照王”的称号。宋真宗加封尊号为“普照明觉大师”到宋徽宗时又加赐名号“大圣等慈普照明觉国师菩萨”。

邢台大圣塔,建于宋代,自宋宝元二年开始建设,到宋嘉佑七年建成,建造前后历经了二十三年之久,高七层,供奉僧伽大圣,供奉有观音菩萨的舍利子三颗,高92.1米,到大观三年大圣塔由宋徽宗赵佶下诏赐名为圆照塔。元代时,元军攻邢州,圆照塔受到损害,顺德府开元寺主持万安禅师将圆照塔修复为十三层,高108米,可容纳千人。经刘秉忠凑请,忽必烈下诏改圆照塔为普门塔。此塔为中国历史上最高最大的木佛塔。

10、邢台平乡留下河北唯有的2座大观圣作碑之一

大观圣作之碑刻于北宋徽宗大观二年。大观元年九月十八日,资政殿学士郑居中“奏,乞以御笔八行诏旨摹刻于石,立于宫学,次及太学、辟雍、天下郡邑”,大观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礼部尚书郑久中令以所赐御笔刻石。碑文为宋徽宗赵佶所撰,主要内容是封建皇帝为维护其统治地位而颁布的“八行取士”的封建科举制度,实际上是以至高无上的皇权颁布的封建教育方针和校规,由书学博士李时雍按赵佶御笔摹写,权相蔡京题写碑额。大观圣作之碑所记孝、悌、睦、姻、任、恤、忠、和“八行取士”的内容较史书记载详细,是反映北宋学校教育、科举制度的实物资料,具有较高的历史研究价值。其内容虽为维护封建制度,但不同程度地体现了古人处世为人的人伦思想道德,有些内容对现在来讲仍具有积极意义和借鉴作用。

大观圣作之碑的碑文为李时雍仿宋徽宗赵佶御笔摹写。赵佶所创立的“瘦金体”运笔纤细,笔力瘦劲挺拔,撇如匕首,捺如切刀,似“铁划银钩”,宛若美女簪花,自然窈窕,又如天丝织锦,俊逸绚丽,可谓千古一绝、独步天下。李时雍是书学博士,据说能襟袖濡墨走笔大字,当是追“瘦金体”的高手,将大观圣作之碑碑文拓片与宋徽宗的书法帖和题画墨迹相对照,可以说是惟妙惟肖,极得“瘦金体”神韵。碑额“大观圣作之碑”为状元宰相蔡京题写。蔡京书法造诣很高,功力极深,其书法冠绝当时、无出其右,名列四大家之列,题额6字严谨规整,大气磅礴,笔势豪雄,亦不失为书法妙品。

众多《大观圣作之碑》全部由李时雍摹写徽宗瘦金体,为什么呢?这里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当时此碑是宋徽宗赵佶为学校制定的典章制度,作为皇帝的赵佶是不可能一块一块都去书写上石的。第二,李时雍以书法绘画名于当时,为书法博士。据说能襟袖濡墨走笔大字,皇帝曾下令以绛纱封臂,没有圣旨不许书写。《大观圣作之碑》下是经过皇帝特批才由李时雍临时成的。

《大观圣作之碑》有其重要的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河北省仅遗存2通,现为河北重点保护文物。

11、宋徽宗追封廉颇为临城伯

现在人多知道文庙,邢台文庙修复后,也是传统再祭,然后邢台历史上的武庙却难再现了,唯一留下的邢台武庙文物是历史文化公园的天目人心牌坊,武庙和文庙祭祀规格一样,文庙主祭孔子、副祭孟子,下有孔门72弟子,武庙主祭太公望,副祭张良,下有历代72武将。

大宋宣和五年,礼部言:“武成王庙从祀,除本传已有封爵者,其未经封爵之人,齐相管仲拟封涿水侯,大司马田穰苴横山侯,吴大将军孙武沪渎侯,越相范蠡遂武侯,燕将乐毅平虏侯,蜀丞相诸葛亮顺兴侯,魏西河守吴起封广宗伯,齐将孙膑武清伯,田单昌平伯,赵将廉颇临城伯,秦将王翦镇山伯,汉前将军李广怀柔伯,吴将军周瑜平虏伯。”于是释奠日,以张良配享殿上。

廉颇其实与邢台颇有渊源,廉颇指挥的燕赵之战,地点就在临城,邢台清河县传说有廉颇墓,并且廉墓飞霜自古为清河县八景之一。今宋徽宗又封廉颇为临城伯,就算廉颇不是邢台人,也至少算是半个邢台老乡了。

12、宋徽宗追封魏国吴起为广宗伯

同上,唐书说“凡言将者,以孙、吴、韩、白为首。”东晋葛洪说“孙吴韩白,用兵之圣也”,吴起作为军事家与孙武并列,作为政治家与商鞅并列,吴起被封为广宗伯,拉近了吴起和邢台的关系,至于是否还有其他关系,需要进一步去发现。

13、宋徽宗与邢台宁晋曹仙姑的轶事

曹仙姑,字希蕴 ,女道士 ,世号曹仙姑 ,
后宋徽宗赐名道冲,诏加号清虚文逸大师、道真仁静先生。

曹希蕴即曹仙姑,北宋著名女冠。字希蕴,女道士,世号曹仙姑,后宋徽宗赐名道冲,诏加号“清虚文逸大师”、“道真仁静先生”。赵州宁晋人,曹利用族孙,宋史艺文志有曹希蕴诗歌后集二卷,苏轼曾叹赏其诗。徽宗欲为仙姑建宫观,恳辞不获,则仅受数楹,为楼以奉三清。诏加号清虚文逸大师。又赐号道真仁静先生。又为营保庆泰宁宫于其侧。将落成,而仙姑去世了,去世时间是宋徽宗政和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也就是1115年。曹仙姑享年77岁。葬于开封县新里乡,宋徽宗赐号希元观妙先生。仙姑博通书画、历数、力技,尤长于文辞。仙姑既没,诏尽索其所作,贮于玉清和阳宫,自是落人间者无几矣。其平生异事,难以枚举云

14、宋徽宗更名南和县为澧川县

南和县是汉代古县,在宋徽宗时期,宋徽宗下诏更名为澧川县,元代时,澧川县一度并入沙河县,明代时复分设,澧川县在南和历史上没太大的影响,但是澧水对南和的影响却是自古至今不可断绝,澧水现在叫澧河,是南和县、任县和沙河县的母亲河,澧水的源头在邢台县西部的四道川,澧水上游在沙河境内叫沙河,澧水中游在南和境内叫南澧河,澧水下游在任县境内,叫北澧河,注入大陆泽,澧水的中下游河道元代以前曾是鸳水的河道,元代时,澧水曾夺鸳水河道,今澧水河道穿越邢台县、沙河市、南和县、任县,怀抱邢台市区,贯穿大陆泽和宁晋泊谷地,又经滏阳河道隆尧县宁晋县、巨鹿县,通过新河县流入衡水湖,堪称是邢台第一大河、邢台的母亲河。

15、宋徽宗的夫人–巨鹿朱燕姑、清河张月仙

宋徽宗是个风流皇帝,据说其每六七天,就要占用一个处女,《开封府状》统计,靖康之难时,徽宗的妃嫔共143人,女官、宫女多达504人。大多籍贯不可考,其中有籍贯可靠的邢台籍夫人有2个,一个是巨鹿朱夫人,二十二岁,名燕姑,
一个是清河张夫人,二十一岁,名月仙。当然也有人说这不是籍贯,只是封号,不管如何,宋徽宗这些都是古代皇帝拥有特权的体现。

16、徽宗诏留邢州铁冶

宋徽宗年间,下诏罢河北九路坑冶,但是诏留綦村铁冶,理由是近在河北,得利多。早在熙宁年间,邢州铁冶产量居河北西路之首,位列大宋第一。徽宗年间没有相关数据,大约产量仍是非常高,否则徽宗不会停罢其他坑冶,而保留邢台坑冶,綦村铁冶位于沙河县,是古代邢州的冶铁中心,汉魏时期就有记载,有小邢州之称,北朝时期,这里是宿铁技术的发源地,元代时期邢州大治,铁冶就是重要一块,宋徽宗诏留邢州铁冶时,这里修建了大宋冶神庙,碑刻详细记载了邢州铁冶历史和宋徽宗诏留的事情,据说庙里供奉的是邢州的冶炼家继母怀文。

17、英雄辈出的信德府

太行社、八字军、信王、杨存中,梁杨祖、张俊、成闵靖康之耻后,信德府人民纷纷去太行山建立忠义社抗金,今天梯山遗留有忠义社遗址,忠义社奉信王赵榛为尊,八字军由清河县尉王彦所领导,脸上刻字“赤心报国,誓杀金贼”。梁兴会太行忠义及两河豪杰等累战皆捷,中原大震,岳飞因奏,中兴之机,宜直捣黄龙。

抗金的著名人物辛弃疾的岳丈范邦彦,字子美,邢州唐山(今邢台隆尧)人,宋徽宗宣和年间的太学生。宋钦宗靖康末年,邢州被金兵攻占,范氏家乡沦于金朝统治之下。后范邦彦举家南下,参加抗金。

邢台人成闵在靖康耻后毅然参加抗金,后成为韩世忠麾下名将,成为抗金主力,官至太尉。

邢台隆尧人范邦彦,是宣和年间的太学生,北宋亡国后,范邦彦举家南下,积极抗金,他也是著名词作家、抗金主力的辛弃疾的岳丈。

杨存中是北宋名将杨业的玄孙,虽然家道不兴,也能算是杨家将的一员,北宋末期,投身信德府,成为一名小校,此后走上抗金道路,杨存中也秉承了杨家一门的光荣传统,一生都在从事抗金的战斗。他和当时名声一时的岳飞,韩世忠,刘琦等一道号称“南渡十将”苦心维持着南宋的偏安。是历代杨家将中爵位最高的一个,死后封为和王。

赵构任天下兵马大元帅后,各地义兵纷纷来归,信德府知府梁扬祖率领的信德府勤王兵,是一支主要的劲旅,有兵万人,马千匹,而且有统兵官张俊、苗傅、杨存中、田师中等人。此后赵构称帝,有赖于此。

张俊–信德府勤王兵系,征南蛮,攻西夏,御金兵,累立战功,晚年封清河郡王,显赫一时,宋高宗为其送葬,年六十九岁。授武功大夫,逝世后追封为循王。

苗傅–信德府兵系,南宋将军,武当节度使。

16、宋徽宗诏封邢台僧人,宗演超度猴王

宋徽宗自称是道君皇帝,崇信道教,然而却与邢州的佛教渊源很深,除了赐名普利寺和开元寺圆照塔外,还赐名了邢台天宁寺,并且对邢台籍高僧云门宗演很是尊重。宣和年间宋徽宗诏命邢台僧人云门宗高僧宗演赴皇宫说法,赐紫方袍,宗演在开封度弟子1200人,其中一则超度猴王的轶事不得不提,宗演为邢台清河人,主持开封能仁寺时,因有曾将一猕猴泥塑寺中,导致猴王做崇,人多大寒热病,小儿更甚。宗演就每天念诵大悲咒超度猕猴亡灵,向猴王做偈曰:“猴王久受幽沉苦,法力冥资得上天,须信自身原是佛,灵光洞耀没中边”。然后当众开启猴王祠,将猴王泥塑打碎,投之溪流,怪病遂绝。宋徽宗是最为崇道抑佛之人,曾封如来佛为大觉金仙,而宗演恰是奉他诏命入宫说法,并得到恩宠的,身为难得。

17、宋徽宗赐名天宁寺

邢台旧城的西侧有一座与开元寺东西相对禅院天宁寺,邢台老人们都叫这个寺院为西大寺。据历史记载:天宁寺,邑治西北隅,唐初建,名为华池兰若,宋政和间(公元1111年-1118年)宋徽宗诏赐天宁万寿禅林,成为邢州城内的又一座皇家赐建寺院–天宁寺,这就是邢台天宁寺名称的由来。

根据史料记载,当时寺内香火很盛,规模更加空前。为了给邢州祈福,在天宁寺竖起了数十尺高《天宁寺尊胜陀罗尼经幢》,靖康耻后,金和南宋关系曾经缓和,当时金朝该封宋徽宗为郡公,去了侮辱性的谥号,同时也把邢州天宁寺作为祭祀宋徽宗的道场,1139年,崇宁万寿天宁寺曾一度詔改为报恩光孝禅寺,奉宋徽宗的香火,这是宋徽宗和邢台天宁寺的渊源。

宋徽宗赐名天宁寺,但邢州未能一天安宁,特别是在宋金时期因政权交替,战火不断,导致邢州一带,“千里萧条,为之一空,城中才百余家,皆以土塞门,穴地出入”,更为可惜雄伟壮丽的天宁寺古刹遭受到连年兵火的摧残,“经丧乱,鞠为瓦砾”,禅院失修,道场渐渐的荒废了。直到元代大比丘虚照禅师来临,天宁寺才重振雄风,重新成为皇家寺院,并且是刘秉忠的出家地和刘太保宗的祖庭。

18、徽宗时期的邢州美景–柳溪

过邢州柳溪中门扃锁甚严隔户窥之见荷花烂然盈沼作

宋代·赵鼎臣

娇红娅姹不胜姿,只许行人半面窥。

恰似姑苏明月行,水晶宫殿锁西施。

柳溪—-柳溪是邢台市达活泉、紫金泉、白沙泉汇集形成的一处旖旎的水乡风光,这里有著名的柳溪亭,杨柳遍布,荷叶田田,后取莲花乃花中的君子之意,柳溪亭又名君子亭,从唐代起直到近代,上千年来一直是老邢台代表性的邢州八景之一。

作者简介

赵鼎臣–北宋诗人,字承之,卫城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宋徽宗建中靖国初前后在世。工诗,才气飘逸,记问精博。自号苇溪翁。元佑间进士。绍圣中,登宏词科。宣和中,以右文殿修撰,知邓州。召为太府卿。尝往来大名、真定间,与苏轼、王安石诸人交好,相与酬倡,故所作具有门迳,能力追古人。鼎臣本著有文集一百二十卷,其孙纲立刊於复州,至四十卷而止。今则仅存竹隐畸士集二十卷,《四库总目》系辑搜所成。

19、宋徽宗与邢台甄泽庙

邢台沙河的甄泽观始建于唐代开元李隆基年间,距今已有一千二百余年。在宋徽宗年间进行过一次大规模扩建,大宋崇宁年间,宋徽宗诏赐为真泽庙,真神长曰丰惠真人,冲淑真人。后来历代又三次大的修缮。到民国初年已初具规模。观内古柏参天,大殿宏伟壮观,碑刻入林。常住道士多名,香客络绎不绝。甄泽观现有道士6名,皈衣弟子21名。中国道协副秘书长、北京白云观监院黄信阳于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命名“冀南第一观”。

20、宋徽宗时期邢台的贡品

瓷器、解玉砂、绢。邢瓷自从问世就一直是皇家贡品的生产地,延续数百年。

21、宋徽宗与临城驾游村

邢台临城有个驾游村,是个历史文化名村,宋徽宗曾驾游此村游历,因此而得名,传说临城白云寺和普利寺之名均由宋徽宗题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