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腮 ——乡村琐事

严州古为浙江的一府,也称睦州,现在是杭州的属地。严州位于浙江省西部,新安江流域。北、东、南分别与浙江的杭州、金华、衢州接壤,西与安徽的徽州相依!原下辖建德、寿昌、桐庐、分水、淳安、遂安六县,土地面积8596平方公里,在浙江省排名第七,为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区域内多山地,四周皆为山地,唯有中间小面积平原,属浙西中山丘陵区!府治曾经在梅城!原严州县土地合并已经变成了今天的建德市、淳安县和桐庐县,新安江镇是今建德市的市府所在地。

王老太今年七十二岁了,她有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二大学毕业后留在城里上班,都是公务员,平时很少回家,但是过节时总会带着家人回到乡村的小院和王老太团聚。老三高中毕业后,老大介绍来城里做了一名公交司机,随后老三也结婚在城里定居了。那年秋天王老先生也仙逝了,留下了王老太一个人,冬天她就被接到老三家居住。
  到了年底了,王老太就和儿子商量想回家过年,她习惯了过年时串串门,看看热闹。因为春节期间,农村办喜事的多,老太太也想凑凑热闹,再说村里以前的老街坊也惦记她。三个儿子一看母亲身体还可以,商量了一下,说让她回去串串门也好,和街坊们说说话,心情会更好的,于是就将王老太送回了老家。儿子们对老太太说,今年春节都会带着家人回来陪她在老家过年。不必准备啥,到除夕会带着东西回来的。
新葡萄娱乐,  转眼都到了腊月二十八了,王老太去邻居家串门,农村家家在蒸馒头,她来到东家老马家,见马老太在蒸枣花,一打开锅盖,枣味四溢,飘散的蒸汽里有股甜甜的味道。马老太说,那是为儿媳妇准备初二回娘家带的。
  在农村有个规矩,要是出门的闺女,每逢春节走亲戚要为娘家带枣花馍的,那是一种幸福和孝顺,更是一种荣耀。在农村每逢过节,有的娘们或大姑娘们就会聚在一起看看西家出门的闺女回娘家带来的枣花馍,去看看东家女婿带来的枣花馍,然后一起比较谁家的大?谁家做的好看?谁家的面白?谁家的枣红透?也是在检验女婿是否孝顺的时候,所以成了风俗,春节闺女回娘家要送枣花馍。谁家要是有几个闺女那可是吃不完的枣花馍了。
  王老太闻到枣花馍的味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由得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这一辈子是吃不到姑娘的枣花馍了。想到此,她转身离开了马老太家,任凭马老太身后喊也没有回身。
  大年三十那天,三个儿子带着媳妇和孩子都回来了。那晚王老太很是高兴,三个孙子向奶奶磕头拜年,她为三个孙子发了压岁钱。
  初一那天王老太依旧很高兴,他催促儿子和媳妇该回城的就去忙吧。初一那天,除了老二,其余人都回城了,老二说趁着放假,在家里和邻居走动一下。
  初二那天,王老太一早出去邻居家看热闹了,那天走新亲戚的多,她就随着街坊去看谁家女婿帅和谁家送的礼多。中午回来后,王老太很是安静,吃过中午饭就躺床上睡下了。
  老二想是母亲可能累了,就没有追问啥。下午西家的郭婶让去看看女儿送的枣花馍,王老太推说累了不去。
  到了晚上7点,老二做好了晚饭,母亲还不起床,老二坐不住了。去喊醒王老太问,王老太啥也不说,就是不想起来吃饭了。看看她的脸色有点不高兴,老二想谁惹母亲生气了呢?
  晚上8点多的时候,西家的郭婶来了,拿着热腾腾的枣花馍,一进门就喊,王嫂,起来吃枣花馍了。王老太一听就起来从里屋出来了。她手捧着枣花馍,吃着笑了。
  郭婶给老二说,每逢过年我和你妈都喜欢看别人家的枣花馍,看着别人家的枣花馍做的那么好看,我们都羡慕的很呢。今年我女儿小萌也结婚了,今年是第一年送枣花馍,让你妈品尝一下。
  老二听了郭婶的话,似乎明白了母亲中午回来不高兴和一直睡懒的原因了。
  初四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双日子也是出门的闺女回娘家的吉祥日子。一大早,老二将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他让母亲吃过早饭后继续去串门,母亲不想去,说是看着人家的闺女拿来那么多的礼品尤其那枣花馍,心里不舒服。老二说去吧,人家收枣花馍也不是白收的,你只管去和街坊串门。
  上午约十点光景,西家郭婶在街上找到王老太,说你快去看看吧,你家儿子们都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很大的东西。
  王老太随着郭婶回到家门口一看,老大和老三正从车上抬下来一个很圆的粉色的盒子,盒子很是精致,盒纸上是红色的康乃馨,盒子的直径约有1米,盒子上紫色丝带系成一个美丽的粉色蝴蝶结。此时门口已经有了很多的街坊在看。两个儿子边抬盒子,边喊王老太回跟去屋里打开看看给你的礼物。
  街坊们都很好奇的跟着进了院子里,俩个人将盒子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街坊也跟着涌进客厅,王太老看着这么多人有点不好意思了,儿子们让王老太亲自打开盒子,儿媳妇们也说让婆婆亲自打开,孙子们说,“奶奶,快打开盒子吧。”
  王老太看着这一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盒子,看着这个如此大的礼物,她心情异常紧张。
  街坊们也在催着“快打开吧,让我们都看看你的礼物。”
  王老太将盒子上的蝴蝶结轻轻打开,将上面的盒子轻轻地掀起来。
  一个圆圆的枣花馍呈现在她的面前。她张大了嘴巴,睁大了眼睛。此时街坊们一起“哇,好大好美的枣花馍!”
  王老太看着那么圆的一个馍底,看着上面排列的一个个精致的花型的枣花,那些圆透红润的枣很有布局的排列着。突然人群中有人读:“母亲,新年好!”。哇,那字是枣排成的!
  郭婶说,“这是今年我们村最美的枣花馍,我们为王嫂鼓掌!”掌声、羡慕声、感叹声回响在屋里、院子里、村子里,阳光微笑地照耀着幸福的小院。
  王老太面容笑的如花般灿烂,眼眶里滚动着泪花。
  原来老二见母亲很关注别人家的枣花馍,又见她不高兴。就和兄弟电话里商量着也为母亲做一个。于是,老三媳妇就请她的一个朋友帮忙做了一个枣花馍,为了让母亲开心,又设计了几个字,商量好初四一起回家相聚让母亲也品尝下儿子们的枣花馍。
  那一晚,王老太睡的很香,梦里笑醒了几次。

新葡萄娱乐 1
“鳃”是某些水生动物(鱼类)的呼吸器官,比如“鱼鳃”。赣北人惯用“抠你的鳃”这句话来责骂那些贪吃或偷吃的人;又用“烂鳃”一词来诅咒那些多嘴多舌、搬弄是非的人。
  
  李湾村有这样一对夫妻,村主任李余出了名贪吃,当然不是贪吃自家的,一是变着法子吃公家,二是闻着哪家有喜事,找个事儿上门说去,自然就吃上了。他的妻子清娃长舌,村里不管有啥事儿,她都要跑去叽叽喳喳说上一通,特别是喜欢在丈夫面前东家长、西家短地搬弄是非,那李余也不作个分析,对老婆的话总是拾了根铁棒当真(针),就或明或暗找人家的茬。这样一双“宝贝”,谁喜欢!
  最近,村东头一户人家出了件喜事,李古老汉的细女儿满妹考上大学,老汉满心高兴,摆酒庆贺。一般情况,村里人做喜事邻里之间都要上门道喜(送点小礼),东家摆酒席则按礼簿把“道了喜”的邻居都请来,而村干部例外,不用“道喜”同样有酒喝。但李古老汉生来脾气倔,偏偏不按“常规”办事,左邻右舍都请了,就是没请村干部。李余在家憋着气,心里却在打主意:你不请我,我上门找你去。
  李余来到李古家门口,见李古正在门口宰鱼,便佯作笑脸,大声喊道:“老哥,恭喜啦。”李古嘴里“嗯”了一声,没抬头。
  “老哥,今天我来是给你透个气。”李余在老汉旁边蹲下来,“乡里来通知啦,马上要搞计划生育,你家老二生了一个儿子,政策管着哩。”
  李古心里骂道:“婊子个崽,又来找茬。”气呼呼的把手里那条鲤鱼的鳃抠出来,往旁边一甩,却落到身边孙儿的脚上。孙儿抓起那块红红的东西,问道:“爷爷,这是什么?”
  李古没好气地回答:“是鲤鱼的鳃。”
  孙儿又问:“您干吗要把鲤鱼的鳃抠出来,鱼鳃不能吃吗?”
  李古烦了,吼道:“你别给我找茬,这鲤鱼前辈子贪吃贪喝,我就抠它的鳃!”
  恰在这时,李余的妻子清娃从门口经过,听了李古的话,不由得怒气冲天,大声责问:“你这个老倌,嘴里放干净点,我家李余怎么贪吃贪喝啦,你要说个清楚。”
  李古知道这个女人的厉害,懒得理她,随手抓起一只青蛙来宰。孙儿看着爷爷宰青蛙,又问道:“爷爷,我怎么没看见你抠青蛙的鳃呀?”李古心里正闷着气,便说道:“这只青蛙前辈子的前辈子就多嘴多舌,惹是生非,它早就烂鳃了,如今只会呱、呱地乱叫,不说人话了。”
  李余越听越不对味,脸上骤然变色,见老婆还要上前理论,便怒吼一声:“你给我回去!”鼻子里“嗯”了一声,二人悻悻离去。
  

相传古时李家镇曙光村有一老相士,替人家勘察风水尽心尽责,远近闻名。老相士有两个儿子,根据古时惯例,继承家传绝学要遵守嫡长子优先原则,所以老相士临死前,将衣钵传给大儿子。大儿子从小得到老爸悉心教导,因此接受父亲的业务很顺利。

问题是二儿子媳妇看看哥嫂日子过得滋润,而自家日子过得艰辛,就常犯嘀咕。二儿子经不住妇道人家无休止的唠叨,心想自己从小虽没有像哥哥那样接受父亲全面系统的指导,但耳濡目染,在潜移默化间也学到一些皮毛。自己悟性不差,也许能够混碗饭吃。但留在本地,肯定不是哥哥的竞争对手,就算有人相信他,他也不忍跟哥哥抢饭碗,于是他决定上江西去漂一漂。

老二辞别妻小,独自翻山越岭来到衢州境内。一日,他发觉所带干粮已经吃光,盘缠也所剩无几,此刻他已又饥又饿,于是他一屁股坐在一大户人家门前,看着破烂的草鞋,轻轻叹道:“四钉去了三钉,还有一钉也不牢靠了。”此话被管家听了个正着,管家马上回报东家,说门口好像有一个外来高人,嘴里念念仿佛在说东家的事:“四丁去了三丁,还有一丁也不牢靠了。”东家一听,此话不假,因为他四个儿子,有三个已经病逝,还有一个正病得厉害。于是亲自来到门口,邀请老二进门,好生款待一番,向他讨教破解家庭厄运之方。

老二心里觉得好笑,但这正是一个混口饭吃的好机会。由于不够自信,他心里直打鼓,不过样子还是装得很玄乎,如此这般地到这家的房屋前前后后查看一番,说:“我看东家的大门朝向不对,应该再建造一个院门来扶正避邪。”

东家言听计从,马上请了工匠来施工,院门很快按照老二的要求建造起来了。果然不久,东家小儿子的病离奇地好了。东家很高兴,留他在家,天天好酒好肉款待。

一天,东家说想迁祖坟,请先生看看风水。老二装模作样一番,对东家说:“吉时一定要选在出现戴铁帽的人来访、鲤鱼上树之后方可。”东家心想:“这要等到何年马月呀?”但又不便明说。其实,这也正是老二拖延时日的托辞。但奇怪的事居然不久就发生了。这一日,有个亲戚来镇上赶集,买了个铁锅倒扣在头上,还买了几尾鲤鱼,顺路来走走亲戚,串串门。他进屋前随手将鲤鱼挂在院子里的树枝上。东家一见,可高兴了:戴铁帽的人可不说来就来了吗?鲤鱼可不真上树了吗?

东家觉得这个风水先生还真有两下子,就请他选定迁坟吉地。老二这下可有点急了,因为前次是歪打正着,接下去的戏如何演呀?骗局是迟早要被揭开的呀!他心想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该逃走了。于是他故意出难题了,说要挑夫挑着百斤堪舆用品随他上山找吉地,他在前面带路,挑夫何时追上他,何地就是吉地。其实是他想乘机逃之夭夭。然而,东家请的挑夫也非等闲之辈,居然一路不远不近紧随着他,累得他气喘吁吁,一不小心被柴根绊倒,挑夫乘机赶上了他。

老二眼看逃跑无望,就随口说:“看来东家祖魂要求迁葬此地,这里正是一方难得的风水宝地!”就这样,东家祖坟吉地选定了。后来这户人家果然家运好转,日渐殷实发达起来。

老二不能无限期住下去,就辞别东家,继续云游。临行前,东家送给他一些盘缠细软,并承诺随后就派人挑两千两白银到先生家致谢。

再说老二一路又翻山越岭,一天他下得山来时,已是暮色沉沉,远远看见前面山脚有户人家,就前往借宿。

开门的是一个老太太,老二道明来意,老太太请他进屋,热了饭给他吃,烧了水给他洗刷。老二心里过意不去,就替老太太挑水劈柴干些力气活。老太太问他从哪里来,他据实以答。老太太高兴地说,她老家也在李家曙光,原来住在塘山腰,已经多年没有回去了。老二很高兴地跟她攀谈家乡的人事变迁。老太太说附近大村坊有一富户新近丧父,找了好多风水先生一起相吉地,劝他也去试试。他说老实话承认自己水平不够。老太太说,其实已经那些风水先生能找到吉地,但是他们是连打桩都打不下去的,只有如此这般才能成功,届时挖下去有一个开着的石棺出现,而棺盖又在别处,又当如此这般才能找到。老二谢过老太太,当晚在这里睡了最安稳的一觉,可是醒来一看,自己竟然睡在路旁一座小庙里,他感到十分蹊跷,以为是南柯一梦。

老二不及细想,继续赶路,走不多久遇到一个大村庄,一打听,果然有一富户在办丧事。而且东家请来的本地风水先生们正经受煎熬,因为他们共同找到的吉地,连桩都打不下去。老二毛遂自荐来帮忙,按照梦中老太太的指点,如此这般忙碌一番,居然成了,桩打下去了,挖到石棺了,人们惊讶了。但是那些本地同行们不服气呀,说他是投机取巧。老二说:“这样吧,石棺盖还没有找到,给各位前辈一个机会找找吧。”

结果可想而知,那些本地先生们背运得很,东一锄头西一锹,连个石棺盖影子也没找到。轮到老二出手了,他又如此这般一番,很快将石棺盖找出来了,那些先生们佩服得五体投地,无话可说,甘拜下风。

东家感激不已,挽留老二住了一段时间,见他执意要回家,就命家奴挑了三千两白银随老二回家。

老二就回到家乡后,过着韬光养晦的生活。一天,夫妻二人来到塘山游玩,看到路旁一小庙贴着一张画像,正是他在衢州山村遇见的那个老太太的模样。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跪下来祈祷,请画像中的老太太眨眨眼。画像果然眨了眨眼。这下可把老二惊呆了,知道遇见神佛了。他在庙前许诺要在塘山修建庙宇来供神佛。

老二亲自选定地址,亲自设计,用他赚来的钱,加上善附近男信女的募捐款项,请工匠建造了塘山寺。这就是有关塘山寺来历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