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娱乐阴阳降头草

这类降头的可怕之处,在于这类降头是目前降头界最为难解的“绝降”,中降者只有等死一途。

蛊术也称之为邪术之一,而蛊术同样的也是在少数民族中最常见的一种害人方法,而这些也是会有着很多种不同,而下降头也是其中之一,对此南洋十大蛊术邪术有哪些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新葡萄娱乐 1

粗为阳,细为阴,通常会并生在一起,即使已被制成干草,置于桌上,阴阳两草还会发生不可思议的蠕动,直到两草靠结在一起为止。降头草落降后,会在人体内悄悄滋长,直到某个数量之后,便会以惊人的速度衍生。这个时候,中降者会莫名其妙发起高烧,接着就会发狂而死!死时阴阳草会透体而出,死者的尸体有如稻草人般。这类降头的可怕之处,在于这类降头是目前降头界最为难解的“绝降”,中降者只有等死一途。

新葡萄娱乐 2

血屠流氤氲而生轮回的冤冤不息

南洋十大蛊术邪术有哪些

滂沱雨泠泠血汇成了仇怨迷障

南洋地区邪术有哪些

若无那世血煞置止于那天光

南洋十大邪术是由中国川滇地区传入东南亚的蛊术、虫术、药术、符术、巫术、降头等一系列方术的总称,而“降头”其实是源自于中国云南四川一带的“下蛊”,流传到东南亚泰国一带后,结合当地的巫术而演变成为“降头”。施降者可藉由降头仪式使受降者受其控制,包括致人于死。但降头反噬的力量,将跟随着施降者一辈子,直到死为止。

又为何辗转一世又一世的徒仇凉悲

新葡萄娱乐,台湾

那一世血流几何挥刀一瞬

灵降---精神术降头师可以用自己的意志力,令受害人产生幻觉,或迷失意识,做出匪夷所思的怪事来。这类的降头术,必须配合大量的符咒来进行,和我们所称的“符仔仙”所使用的符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功效十分快速,能在瞬间控制住一个人的意志,做出他原本不想做的事情。使用灵降的降头师,通常是降头师里功力较为高强的一群;但,一旦降头被破,也是被其降头反噬得最厉害的降头师。因此,使用灵降的降头师绝不轻易出手下降,一下降,对方必然逃生无门,只能任降头师予取予求,直至降头师解降,或有高人出手破降,才能逃出生天,脱离对方的掌控。

徒留颠沛流离的伤和支离破碎的家乡

蛊降---细菌降降头师利用蜈蚣、蜘蛛、毒蛇之类的毒物,培养出毒菌,再透过食物、饮水或直接附着在受害人的身上,即可达到下降的目的。这类降头的潜伏期不定,快则数分钟,慢则数年,全凭下降者企图而定。中降者,身体会产生异变,若不能及时解降,肯定会死得很难看。一般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降头术,均属这类的蛊降。下降的降头师,毋需有多高的功力,便可使用这类的降头,但也最容易被破。目前台湾的茅山派传人,最会解这类的蛊降;万一阁下楣运当头,遭人下了蛊降,找茅山派传人救命肯定不会错。

金龙断残亘还留剩多少却滋长了多少悲泪伤恨

混合降---即蛊降及灵降两者混合使用施降的降头师功力中等,以蛊降为主,辅以符咒之术,双管齐下,减低被破的可能性,并可藉此加强蛊降的威力。在台湾,能破蛊降的法师,多如牛毛,能破混合降的法师,在二、三十位之数;至于能一口气破灵降的法师,恐怕数数手指头,就可以数完了。

誓生世轮回里定要讨还此血债

香港

传代只为那世血光里挥不尽的仇恨

声降---这类头乍听起来,还挺抽象的!该不会是降头师突然开口叫你去死,你就真的去死了?当然不是,也没这么厉害,若有这号人物,恐怕我们都得敬畏得五体投地,称颂对方为神了!所谓声降,其实是降头师运用大量咒语,集中意志下降,和台湾的灵降有点类似。不同之处,在于声降仍须藉由各种古怪的道具,才能成功下降。目前在香港较为人熟悉的声降,为爱情降、飞针降及迷魂降三种。

流年的蹉跎月光下不倦的怨念

药降---类似台湾的蛊降;降头师利用各种不同的药物,如尸油、蛊卵、头发来达到其下降的目的。这类的降头,十分阴毒,中降者会于十分痛苦的情况下,辗转哀号而死。施降者,多半是用来报仇,决意置对方于死地;然一旦降头被破,施降者的身上会出现同样的症状,而且会加倍痛苦而死。目前在香港较为流行的药降,一共有五种;即奇幻降、花降、金宁降、散发降及逢迎降。

看尽故人坟茔夏日夜光里飞舞的萤火

符降---这类的降头术,只有学习多年的降头师,方能施降,和其它降头术可交由雇主自行下降大为不同。然这类符降的适用范围也比较广,不同的符会产生不同的症状,简单而有效。不过,降头师并不轻易下此降--他类降头被破,自有倒霉的下降雇主遭殃;符降被破,倒霉的可是降头师本人呵!

饮尽世间的苦涩,体尽世间的楚痛

马来西亚

未待血债完结死不休

药降---这为马来西亚降头师的入门降术;虽说是入门降术,却因各门各派所使用的药物不同,而有不同的解法,若解法不对,反而会令受降者加速死亡。就像中国的蛊毒,解蛊之人必须先辨识出该蛊毒的主要药引为何,才能对症下药;万一对方中的是金蚕蛊,却用解蛇蛊的药来服用,反而会使金蚕蛊提前发作,提早结束中蛊者的性命。因此,马来西亚降头师的入门功课,除了要熟悉各类药降的下降方法之外,还要学着辨识其它门派的降头术。否则,他永远只能当个下降师,而不能帮人解降!

绿湖粉雾交错尘怨还未歇

飞降---比药降更为厉害,更具杀伤力,也更具危险性的降头术,只有十二种。其中包括了诡异无比的玻璃降,及轰动全世界的飞头降。其它则是电影常见的蛇降、蜈蚣降等。各位可以运用无比的想象力想想看--什么样的降头术,可以让一个人的肚子里,无端端长出一大堆玻璃或镜子呢?又有什么样的降头术,可以让一个人的头离体飞行呢?请特别注意,这颗头的下方,可还是串悬着一大串累累的肠胃脏哦!

邪魅过风雨拂掠触染了魂魄

五毒降头

纷缠纠怨几世因果

“五毒”你知道吧?!就是自然界的五大毒虫,即蛇、蜈蚣、蝎子、蜘蛛及蟾蜍(或壁

往世今生怨念里干了多少无辜的血枯了多少无过的骨

虎),这五种具有天然毒素的动物,最常被降头师用来下降。其下降的方式,又分为“生降”与“死降”两种!生降
只消将这些毒物置于碗内,配合对方的生辰八字念咒,再将毒物放进受降者的家中,毒物就会找出受降者,出其不意将其咬死。死降是将死亡的毒物磨制成粉,配合其他的物品及咒语后,便可混入食物中下降。下降后的发作时间不定,端视降头师所念的咒语而定,有些会立刻发作,有些则会在两、三年后发作。但,不论发作时间的长短,一旦发作时,中降人必定痛苦万分、死状凄惨---因为他的体内会突然孵出许多怪虫,自他七孔中钻出,其至肚破肠流。降头师依其药引,将这类降头称为蝎降、蛇降、蜘蛛降、蜈蚣降及蟾蜍降;至于哪一种降头最厉害呢?那可没个准,端视降头师的功力而定。不过,有一种降头肯定会厉害过这五种降头---那就是集五毒于一身的五毒蛊降头。

纷扰血仇里埋没了多少人性本初的轮廓……

阴阳降头草

翻过了雪山,小豫他们一行人了又来到了一片奇幻的湖边,湖水呈现墨绿色,然湖面上却腾着淡淡的粉红色雾气,有一些带着面具奇怪装束的人,在湖边洗什么东西,透过雾气能看见很多绿瓦高房,格局别具一格,好像是按照某个符咒的符号规划排列的格局。这时末谨队伍里的一个老头道:“我们到了黑羽族了,据说黑羽族又叫降头族,我们要万分小心,这个族落的人据说很排外,很邪门,然这一切的源头却要追溯到几百年以前,他们的族人遭到了一群蛮夷的外族人的侵犯,屠杀和血洗了他们大部分的族人甚至连牛羊牲畜都不放过一并血洗了,然不幸中的万幸,他们族有一个习俗,每年的一定时候都会选一批年轻的女人和青年出去采买和探知外面的世界,寻回一些生活用品和新奇的东西回来族里,并探知外面世界的新奇事和发展状况回来告诉族里。但那一年就只有那些出外的人侥幸逃过了这一血劫,其余的族人无一幸免全数亡尽。当他们回到族里,只得见到家乡已经血流成河,族人在滂沱的大雨中浸泡得已经发胀,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大大地睁着,对峙着灰暗的天空。于是乎,他们把自己的族人一个个埋入土中,此后并从外面引进了降头术,开始苦练。发誓要为族人报仇,他们练就了各种降头术。活下来的族人每个人都要选择一种降头术练,并子子孙孙传授之,势必要把那个蛮夷之族的子孙杀尽为止。后面便衍生为但凡踏入他们境界的外族人,必杀之。他们练了以下几种降头:

粗为阳,细为阴,通常会并生在一起,即使已被制成干草,置于桌上,阴阳两草还会发生不可思议的蠕动,直到两草靠结在一起为止。降头草落降后,会在人体内悄悄滋长,直到某个数量之后,便会以惊人的速度衍生。这个时候,中降者会莫名其妙发起高烧,接着就会发狂而死!死时阴阳草会透体而出,死者的尸体有如稻草人般。这类降头的可怕之处,在于这类降头是目前降头界最为难解的“绝降”,中降者只有等死一途。

一、五毒降头

就是用五大毒虫,即蛇、蜈蚣、蝎子、蜘蛛及蟾蜍(或壁虎),用其死亡的毒物磨制成粉,配合其他的物品及咒语后,便混入食物中下降。发作时中降人的体内会突然孵出许多怪虫,从七孔中钻出,其至肚破肠流;痛苦万分、死状凄惨。 
                                                                       
                           

二、阴阳降头草降头

据说阴阳降头草制成干草后,置于桌上,阴阳两草还会发生不可思议的蠕动,直到两草靠结在一起为止。中此降,阴阳草会在中降者体内滋长,达到某个数量后,便会以惊人的速度衍生。中降者会莫名其妙发起高烧,接著就会发狂而死!死时阴阳草会透体而出,死者的尸体就如稻草人般。这类降头是降头界最为难解的「绝降」,中降者只有死。

三、药降

既利用各种不同的药物,如尸油、蛊卵、头发……来达到其下降的目的。这类的降头,十分阴毒,中降者会在十分痛苦的情况下,辗转哀号而死。

四、最后一种飞头降

飞头降是所有降头术里,最为神秘莫测,也最为恐怖诡异的首席降头。既降头师利用符咒、自身下降,飞头降总共分七个阶段,每个阶段都必须持续七七四十九天,且不得间断;如有没练,间断吸血便前功尽弃,再也不能练了。在之前的七个阶段里,自己的头颅会连着消化器官一起飞出去。遇猫吸猫血;遇狗吸狗血,遇人吸人血,直到肠胃装满鲜血,在天将亮时,返回自己的身上,在前七个阶段,其飞行高度不能超过三公尺,不然很容易被东西勾绊住。万一遇到这种情形,又未及时脱困,返回自己身上,被阳光照到飞头,便会连人带头化成一滩血水,永不超生。过了这七个阶段,降头便算练成。练成之后,便不用再吸食鲜血,只需每隔七七四十九天,吸食孕妇腹中的胎儿即可。老头接着道:“我们进入他们的境界,必定会引起他们的排外。若有感到不对劲的地方,大家都暗自念:你有降头我有尾,降我不到,降返给你。”老头瘦骨嶙峋,眼袋凹陷,却似有很灵敏的洞察力,说完又给每人发了一条乌狗鞭,道:“佩带乌狗鞭的人,不论男女,时刻系带身上,降头不能入。”然因为在之前没有算上小豫和小熙,就少了2条。老头道:“诺,我的给你们俩,但我就一条。”这时末谨上前把她的递给小豫:“我的给你吧。我有一块佛牌是父亲祖辈流传下来的,说是能驱鬼辟邪,可能会有用。”老头看向末谨,道:“嗯。小姐你的佛牌可以的,你就不用了,你的佛牌可能比乌狗鞭好多了。”然一切已经交代妥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渡过这片湖。老头虽然看上去瘦弱羸弱的样子,其实不然,他是宝刀未老,身手好的紧,他环顾四周,叫大家往上走,一行人爬到了湖边高处的一块岩石上,老头站在岩石上,仔细的扫着对面湖边最高的榕树,他选定了一颗榕树,轻巧的将钩绳精确的甩到了既定的目标上。于是吩咐大家道:“大家把滑轮拿出来一个一个按照顺序滑过去,”此时小豫和小熙又是没有滑轮的,加上哈奴怎么办,还有马?小豫和小熙显然很后悔当初因为这条末谨说的捷径而偏离了他们本身的路线,此时很懊悔和他们同行。虽然能更快达到Z城,但原本路线没有水路,至少不会面对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为了同行和捷径改变了他们原先的路线现在遇到此种情况,也是整个的醉了。小豫甚至想要返回去按照她们自己原定的路线走,但是现在返回去时间上不允许,那么也就只能想法子把哈奴和马渡过去了。老头犀利的看着小豫和小熙,表示,狗没问题主要是马。老头说道:“我的滑轮给你们用。因为小豫比较瘦可以抱着小熙一起滑过去。”小豫道:“那哈奴和马怎么办?”老头道:“狗和马我会给你们想办法,”说着便把小豫和小熙一推滑向对岸去,老头似乎反应过来什么嚷道:“抓紧……”

随后老头便踩上钩绳,敏捷快速地走向湖对面。安然落地,刚踏地,老头又用他凹陷但却犀利的眼神快速将这边岸上的环境扫视了一边,眼尖的他发现了一块快要散架的竹筏,他麻利地将竹筏重新固定了一遍,然后又去找了2根竹子划着竹筏过去把马和狗给渡过了湖。所有的人和牲畜都安然渡过了湖,老头道:“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能不惊动黑羽族的人就不惊动,于是一行人小心翼翼地靠近这个令人悚然的族落。

然最终还是惊动了黑羽族的人们,他们见降术近不了小豫他们一行人的身,便把本来用来做降的毒物蛇、蜈蚣、蝎子、蜘蛛及蟾蜍活体全部放了出来,便事先偷偷在他们的帐篷边洒了新鲜的血液,毒物们循着血腥味都聚集过来。幸亏遇事灵敏的老头及时发现,急忙叫醒大家。喊道:“都起来,快。”于是在最外面一圈洒了水,里面一圈洒了石灰,然后又把烧酒,食用油都拿出来又洒了一圈点起火来。老头道:“这些东西只能挡住他们一时半会,等火熄灭,我们就完蛋了。我们赶紧再想想办法,有什么方法可以杀出突围。”想了好久,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要找出这个族人里的老大把他的降控制住,以此要挟他们族人撤退这些毒物。只有这一个突破口,除了这别无他法。

老头坐下,点了三柱香,老头说他要用这三柱香的时间里找出并控制这个族人的老大,否则小豫他们一行人就会被这些毒物包围逃无可逃,只有一死。另外在三炷香之内所有人都不可以大声说话,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可以叫醒他,扰乱到他,便见老头闭上眼睛开始念起咒语,一会儿功夫,他的额头和面颊上都是豆粒大小的汗珠,然后整个人开始癫狂地颤抖,随后他的鼻子开始滴答滴答地流血,眼角也开始漫出血来,甚至连耳朵都出血了,眼看香就要燃尽,可是老头还没有归位,小豫紧张得把手放在胸口,整个手心都是汗,突然老头亢奋道:“魂飞惊神,魄散惊鬼,鬼神皆厌;降头,降恶,你以违背,生死契约,结束生命。我此有令,永恒轮回!找到你了!”

香燃尽,老头也随即醒了过来,但是此时的他已经精疲力竭,虚弱得像个痛经的少女。嘴唇泛白,六窍流血,整个人像是死过一回的返回阳间的鬼,看得人瘆得慌。老头虚弱地说道:“我已经控制住了控制住了他们他们的降头,现在我们要赶紧收拾行李,离开他们的地盘,大家都把东西收一收,要快,不然等他们缓过劲来,反悔了。我也没力气跟他们斗法了,趁着现在他们还不知道我的伤势赶紧离开。”

于是大家手忙脚乱地一通收拾,背上行囊,快速退出了他们的圈子。于是小豫他们一行人完全忘却了疲惫,脚步不曾停下,他们就这样快快慢慢走了一天一夜,整个人走到透支,他们才停下脚步来,此时天上的破晓星已经高高得挂出来了,蟋蟀在咋咋呼呼地叫着,但是众人此刻觉得特别的安心,除了他们以外还有这么多生气勃勃的生命体,虽然很喧闹,但却比那种沉重的死寂要好上千倍万倍。所有人都像瘫痪的植物人一样软趴趴地泻下来,直勾勾的地躺在草地上死死地睡过去了,因为他们实在是太累,疲倦的眼皮沉重的像千斤的闸门,连做梦的力气也没有了。一眠却无梦。直到太阳光像是午时三刻的侩子手下刀时候那一瞬的闪光一样不容置喙的刺进眼皮,不得不从死死的睡眠里活过来。所有人从慵懒中抽回精神头来,但肚子却咕咕作响,咕咕,咕咕一个接一个地奏响,像是某个奏响乐的前奏,咕咕,咕咕,咕咕,在断断续续中奏响,但却很有节奏呢。所有人开始分发干粮,此刻他们觉得他们的食物比任何山珍海味都好吃,什么熊掌,什么海参,什么鲍鱼,那都是浮云。因为人在极度饥饿的时候吃食物是最香的,他们一个个狼吞虎咽着,享受着他们的食物,觉着自己真真切切的活着,有心跳,有脉搏,有希望,有风景,有目标,阳光甚好,活着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