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二钗之贾惜春

图片 1

图片 2

红楼一梦,终生难醒

贾惜春贾惜春是《红楼梦》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贾珍的妹妹,比贾珍小30岁,是贾家四姐妹中年纪最小的一位。贾惜春由于没有父母怜爱,养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心冷嘴冷,且贾惜春不仅性格冷漠,还自私自欺,好面子;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贾惜春吗?

红楼梦》第五回《金陵十二钗》正册之八,对惜春的判词云:

红楼梦赏析持续重酬征稿中……,

贾惜春红楼中多情却似总无情的贾家四姑娘

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

详情点击征稿

红楼梦贾惜春人物性格

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图片 3

性格冷漠

“勘破三春景不长”—语带双关,字面上说看到春光短促,实际是说惜春的三个姐姐(元春、迎春、探春)都好景不长,使惜春感到人生幻灭。“缁衣顿改昔年妆”,这句讲惜春用黑色尼姑装束换掉了她当侯门小姐时穿的红装。缁衣,黑色的衣服。僧尼穿黑衣。“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最后两句讲可怜可叹得侯门小姐,独坐青灯下陪伴古佛旁。

《红楼梦》第七十四回,贾惜春与她的嫂子尤氏吵了起来,尤氏窝着一肚子的火,生气地说惜春是一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

贾惜春

贾惜春是宁国府贾敬之女,贾珍之妹。母亲早死,父亲又出家修道。荣国府贾母心疼她,把她留在身边。她前面有元春、迎春、探春三个姐姐,惜春是贾府四春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其号“藕榭”。由于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爱护,是一个命苦的“小姐”。在黛玉进入贾府时她第一次在小说中出现,在黛玉的眼中,她生得“身量未足,形容尚小。”那时她大概十来岁的样子。

犹记得初见惜春时,她还是一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的小姑娘。那时的惜春,年纪尚幼,且天真活泼。她会与小姑子智能儿在一处玩耍,会与前来送宫花的周瑞家的说玩笑话,还会因刘姥姥的一句话而笑得离了坐席,拉着奶娘揉肠子。到底是什么使得原本天真活泼的惜春在短短几年间变成了一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

惜春的冷在抄检大观园的突发事件中暴露无遗。凤姐、王善保家的一行人到了蓼风轩惜春那儿,在她的丫鬟入画的箱子里发现了违禁品。其实不过是贾珍赏给入画哥哥的一些东西,包括一大包金银锞子,一副玉带板子,一包男人的靴袜而已。惜春开始是吓的不知当有什么事,放手让来人搜查。接着,在她的丫鬟入画的箱子里发现了违禁品。惜春见此,更加害怕,便说:我竟不知道,这还了得!二嫂子,你要打他,好歹带他出去打罢,我听不惯的。我竟不知道,是先将自己洗刷干净。这还了得是肯定入画问题十分严重。你要打他,好歹带他出去打罢,这是把入画交出去,听凭处理。总而言之,我和入画毫不相干,只要你们不来找我的麻烦,怎么处理入画都可以。多么怯懦,又多么自私的灵魂啊!多么狠心,又多么无情无义的四姑娘啊!

惜春性格孤僻乖张。

1

读到这儿,惜春已经不但使我们感到可笑,而且进一步地让人感到了她的可憎。惜春急于把入画交出去的心情甚至使来抄检的凤姐都觉得有点儿可笑,如果真是贾珍赏给入画哥哥的东西,虽然也犯了贾府的规矩,又有什么大了不起的呢。凤姐说:这话若果真呢,也倒可恕,素日我看他还好。谁没一个错。按照贾府的规矩,奴仆的私情就是犯罪,奴仆私自收藏、传递东西也是犯罪。至于主子像贾琏那样和鲍二家的通奸,那倒是没有什么关系。

因惜春的父亲贾敬一味好道炼丹,别的事一概不管,而母亲又早逝,贾珍虽然是惜春的同胞兄长,但在小说前八十回中,从没有提到贾珍夫妇关心惜春的事。她一直在荣国府贾母身边长大,贾母有众多的孙子孙女,给予她的爱也是少得可怜。由于从小缺少父母和亲人怜爱,使她养成了孤僻乖张的性格。

亲人疏离,缺少爱和安全感

贾惜春

大观园里那么多姐妹,她却和小尼姑智能儿玩在一起。在抄检大观园时,她对待贴身丫鬟入画和嫂子尤氏的态度,都能体现出她孤僻乖张的性格。

惜春是宁国府嫡出的千金,身份贵重,但再富贵的出身也不过是一种外在的虚荣,无法弥补惜春内心对亲情的渴望,对爱和安全感的期盼。惜春自幼丧母,父亲贾敬放弃爵位,沉迷于修仙之道,对惜春一直不闻不问,好似从未有过这个女儿。

当时的情景是够入画心寒的:一边是入画在苦苦地哀求,保证东西确是贾珍所赐,一边是惜春在要求凤姐别饶他这次方可。这里人多,若不拿一个人作法,那些大的听见了,又不知怎样呢。嫂子若饶他,我也不依。好像入画是她惜春的仇人,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凤姐问传递的是谁,惜春便主动举报:必是后门上的张妈。惜春甚至要凤姐当场把入画带走,凤姐当然不肯。

惜春待人冷漠无情。

俗话说“长兄如父”,失去父亲关怀的惜春本有一个兄长,但这位比惜春年长许多的兄长贾珍却是一个只知道贪玩享乐之人,未曾花费过一点点的时间来照顾惜春,关心惜春。贾珍丝毫没有尽到他作为长兄的责任,没有带给惜春亲人间的关怀和温暖。嫂子尤氏是一个为夫命是从的人,与惜春不过是表面上的客气罢了,从未有过真心相待。

看到这里,读者或许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惜春是因为胆小,因为事情突如其来,没有思想准备,所以才有这种失常的表现。作者好像惟恐读者产生这样的误解,紧接着就续上一段余波,把惜春的冷写得足足的。这便是尤氏和惜春的一番争执。因为入画本是宁国府那边来的,惜春先责怪尤氏管教不严;接着是要尤氏把人带走。最后表示,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入画跪着哭着,苦苦哀求,尤氏和奶娘也在一边为人画说情,可惜春小小年纪,竟生就一副铁石心肠,难怪她后来能出家。她不顾入画从小服侍她一场的辛劳,也不顾嫂子尤氏的情面,竟是执意要将入画扫地出门。

抄捡大观园时,她咬定牙,撵走犯了一点小错误的丫鬟入画。而对入画的流泪哀伤无动于衷,就是她冷漠无情的典型性格的表现。

惜春有父如无父,有兄如无兄,有亲人如无亲人。在惜春成长的道路上,没有亲人在意她过得好不好,想要什么;也没有人在意她的内心世界,她的喜怒哀乐。当惜春难过悲伤时,没有亲人陪在她身旁给予安慰;当惜春孤独寂寞时,没有亲人陪在她身旁与之交流;当惜春彷徨无措时,没有亲人陪在她身旁予以指导。

自私自欺

入画是从小伺候她长大的丫鬟,她们主仆之间在长期相处中应该是有感情的。王善保家的带人在入画住处检抄出男人的东西,最终凤姐查明是入画代管贾珍送给哥哥的东西,查明缘由后连凤姐都能谅解,而她却揪住此事不放。

图片 4

惜春不但不要入画,而且还扬言宁国府那边也不去了,因为她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惜春说得十分明确: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够了,不管你们。从此以后,你们有事别累我。惜春承认自己心狠,但她有她的理由: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惜春自以为是大彻大悟,其实是自欺欺人。她的理论应该改作本是自私汉,才作狠心人。

第二天叫来了嫂子尤氏,让把入画带出去。因为人画本是宁国府那边来的,惜春先责怪尤氏“管教不严”;接着是要尤氏把人带走。最后表示,“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

惜春的成长之路是孤独的,是冰冷的,没有陪伴,没有温暖。惜春纵使出生在一个钟鸣鼎食之家又如何?从来没有得到丝毫来自亲人的亲情温暖的她不过是一个披着富贵的皮囊,实则无人关心,无人在意的可怜人罢了!

好面子

入画跪着哭着,苦苦哀求,尤氏和奶娘也在一边替人画说情,可惜春小小年纪,竟生就一副铁石心肠,她不管人画从小伏侍她一场的辛劳,也不顾嫂子尤氏的情面,竟是执意要将人画扫地出门。

2

贾惜春

赶走入画,是惜春故意借题发挥,以此达到与兄嫂决裂的目的。有关宁国府丑恶的传闻,惜春早有耳闻。惜春早就想摆脱宁国府给她带来的阴影,而恰好入画之事与宁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寄人篱下,无人关怀重视

这些姊妹,独我的丫头这样没脸,我如何去见人,这才是她撵走入画的真正动机。难怪尤氏说她是一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惜春真是大观园里名副其实的冷美人。令人深思的是,作者对于惜春的绝情并不是完全否定的。所谓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意思是说,不下狠心断绝世间的种种感情纠葛,便不能成为一个自由自在的人。作者并不因人废言,他一面不动声色地写出惜春的心冷口冷心狠意狠,一面又肯定不作狠心汉,难得自了汉。因为作者的描写极客观,所以给读者的印象,这种狠心完全是社会逼出来的。这一回的回目第二句是矢孤介杜绝宁国府,就是一种肯定的口吻。

惜春誓与哥嫂的决裂,表现了她不与哥嫂同流合污的决心。她的错在于把入画成了她断绝宁国府的“炮灰”。

因贾母喜欢孙女,故将几个孙辈的女孩都放到了身边教养,于是惜春是在荣国府,与几位姐姐在一处长大的。人们都说林黛玉进贾府是寄人篱下,但在我看来,惜春才是真正寄人篱下的那个人。林黛玉虽不是贾府的人,但她是贾母的亲外孙女,而且还是贾母最爱的小女儿的遗孤。林黛玉和宝玉一样,都是贾母的心肝宝贝。

作者同意这种大彻大悟的态度也可以从脂评中找到证明。抄检大观园的这一回,针对惜春的绝情,有脂评说:惜春年幼,偏有老成练达之操。可以由此联想到宝玉的出家。宝玉的出家也是非常绝情狠心的行为。尽管可以说宝玉的出家是一种反抗,但对于宝钗、袭人,对于王夫人、贾政来说,又是一种多么绝情、多么狠心的行为啊!所以在《红楼梦》第二十一回宝玉的一句话便权当他们死了,毫无牵挂,反能怡然自悦处有脂评曰:此意却好,但袭卿辈不忍如此弃也。宝玉之情,今古无人可比固矣。然宝玉有情极之毒,亦世人莫忍为者,看至后半部,则洞明矣。此是宝玉三大病也。宝玉看此世人莫忍为之毒,故后文方有悬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宝钗之妻,麝月之婢,岂能弃而为僧哉?

惜春承认自己冷漠无情,但她有她有充分的理由:“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意思是说,不下狠心断绝世间的种种感情纠葛,便不能成为一个自由自在的人。

可是惜春,她虽是贾府的嫡出千金,但她是宁国府的人,她只是贾母的侄孙女,与贾母并无半点血缘之亲。所以,在情感上,惜春才是那个寄人篱下的人。幼时,惜春或许不会想太多,只要有吃有喝,有人照顾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但人都会成长,随着惜春越来越大,看到的越来越多,听到的越来越多,就会愈发的感受到世间的人情冷暖,感觉到自己的孤独无助。

贾惜春的情感世界

惜春并非天生就冷酷无情,她的父亲贾敬痴迷炼丹求道,同胞兄长贾珍只顾自己吃喝玩乐。她虽有亲人,却从他们身上得不到一丝温暖。这是造成她心冷的原因之一。贾家的衰败,姐妹们的悲惨命运,也是造成她悲观厌世、冷酷无情的主要原因。

因为是寄人篱下,所以惜春不会像在自己家那般放肆任性。在荣国府,惜春一向小心低调,从不张扬,所以惜春一直很没有存在感。此外,贾府中因为有宝钗、黛玉这样才貌双全的佳人在,故使得本就不起眼的惜春变得更加黯淡无光,可有可无。是的,惜春一直被忽视。

纵观《红楼梦》,惜春的确人淡如菊,寡言少语,颇有遗世独立之姿。在贾府大厦将倾之时,惜春更是决意红尘,独卧青灯古佛旁。
对比与一出场就光彩夺目的其他姊妹,惜春的出场算得上轻浅无痕。在初入贾府的黛玉眼中,惜春不过是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的小姑娘,而自出场开始,惜春的踪迹也似乎若隐若现,不过了了数笔。同迎春一般,惜春很少抛头露面,即便是宴饮与诗会,也是沉默淡然,但是不同于迎春的懦弱,惜春的默然来自于她置身事外的情感冷漠。

惜春喜好绘画艺术

图片 5

这位在刘姥姥眼中神仙托生的姑娘,实则是天生成一种百折不回的廉介孤独癖性。《红楼梦》第四十二回,起造大观园之后,由于惜春擅长丹青,贾母命她画园子,惜春以此为由告假一年,众人都只说她乐得告假。可见惜春对于众亲朋姊妹的集会并不热衷,反而借故逃避来图个清静。一来,惜春的确比其他姊妹要小一些,喜好不同,未必话能投机;二来,惜春是宁国府贾敬的女儿,养在荣国府也是得贾母的垂怜,与其他姊妹同荣国府的关系还是有所差别。如此,惜春并不主动参与荣国府的事务,更多的则是默默无闻的旁观者姿态,因而早就了她孤僻冷漠的内心世界与超然理智的心态。

惜春不工诗,但也参加诗社,在李纨的邀请下负责“誊录监场”,雅号“藕榭”。在第四十二回中她奉贾母命要请假画《大观园行乐图》。群钗开会,对于绘画的工具、准备步骤,有过极详细的描写。

第七十回,王子腾之女许与保宁侯之子为妻,凤姐去帮忙张罗,“这日王子腾的夫人又来接凤姐儿,一并请众甥男甥女闲乐一日。贾母和王夫人命宝玉、探春、林黛玉、宝钗四人同凤姐去。”这里没有迎春和惜春的名字。

《红楼梦》对于惜春情感冷漠的直面描写,主要集中于抄检大观园一事的表现。第七十四回中,王熙凤抄检大观园时,惜春年少,尚未识事,吓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故,但却在在丫头入画箱中寻出一大包银锞子来,又有一副玉带版子和一包男人的靴袜等物。入画哭诉此物为贾珍赏给其兄之物,但惜春胆小,见了这个,也害怕,入画哭求王熙凤,惜春却道:嫂子,别饶他。这里人多,若不拿一人做法,那些大的听见了,又不知该怎样呢。嫂子若饶他,我也不依!更觉得自己因此事无颜见人,对于入画,惜春的表态是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惜春不仅对于丫头的哀求无动于衷,更怂恿凤姐要严厉查处,她不像探春能勇敢站出来庇护自己的丫头,也不像迎春那般心软,真是个心冷之人。

当黛玉问画不画人,惜春解释说:“原说只画这园子的,昨儿老太太又说,单画园子成个房样子了,叫连人都画上,就像行乐图似的才好。我又不会这工细楼台,又不会画人物,又不好驳回,正为这个为难呢。”

第七十一回,贾母过八旬大寿,南安太妃来祝寿。南安太妃先问到宝玉,而后又问及众小姐们,于是贾母回头命王熙凤去把史、薛、林四位姑娘带来,末了又加了一句“再只叫你三妹妹陪着来罢。”湘云、黛玉、薛家姐妹都被请了来,贾家的“三春”唯请了探春一人,迎春和惜春就这样被贾母自动的屏蔽了。迎春和惜春虽没有黛玉等人那般耀眼,但作为贾家的千金,也不至于给贾府丢人吧,但她们还是被贾母省略过去了。追根究底,在贾家的长辈们心中,迎春和惜春都是不被重视的。

对于入画一事,嫂子尤氏也劝解惜春,但惜春却声称我只知道保的住自己就够了。不管你们,从此以后你们也别连累我。尤氏听了,又气又好笑,争辩不过惜春,说道:可知你是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惜春道:不做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叫你们给带累坏了我?这番话下来,尤氏心中羞恼,带了入画走人,惜春却火上浇油倒也省了口舌是非,大家倒还清净!惜春冷拒他人关心,坚决与他人划清关系,无怪乎探春评价惜春为孤介太过,我们再傲不过他的。

此话透露出了惜春的苦恼,她只是喜好绘画,绘画技艺并不高,贾母却撂给她一副重担子,还不断加份量,让她如何担得起来?

惜春不仅被长辈们忽视,在同辈人当中,也没有被重视。第三十七回,探春提议组诗社,众姊妹听了无不欢喜。李纨提议大家都起个别号,用别号称呼彼此。接着,李纨率先给自己取了一个别号叫“稻香老农”。然后,在一众人的讨论说笑中,探春的别号也取好了,叫“蕉下客”。黛玉的别号是“潇湘妃子”,是探春给取的,并解释了原因,大家听说都拍手叫妙。宝钗的别号是“蘅芜君”,是李纨取的,探春听了也夸赞好;关于宝玉的别号,大家七嘴八舌说了好几个,最后说不管叫哪个他答应就行。到了迎春、惜春这里,竟一切从简了,众人也没有讨论,直接由宝钗根据她们所住之处的名字取了两个别号,一切都好似敷衍了事一般,没有征求当事人的意见,也没有其他人发表任何意见,这事就这样很随意的定下了。

惜春的世界总与他人的世界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她不像探春,主动去争取自己的需要和尊严,去实现自己的价值,她也不像迎春,一味退让妥协,最终误了自己的一生。惜春是一直拒绝,甚至排斥着这个人间社会,她对这个世界看得淡漠冷静,最终放弃了这个人间社会,选择佛教极乐世界而遁入空门。

从此以后。《红楼梦》后面大半部,惜春几乎都在与这幅画较量,没个出头之日。至贾家被抄,贾母去世,也没有见惜春的《大观园行乐图》完工。

再如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在怡红院开夜宴。因为觉得人少,故想再请来几个人。丫鬟小燕先说道:“依我说,咱们竟悄悄的把宝姑娘林姑娘请了来顽一回子。”接着,宝玉道:“咱们三姑娘也吃酒,再请他一声才好,还有琴姑娘。”然后,袭人、晴雯和麝月三人开始亲自去请人,到了探春处,探春听了也很欢喜,因想:“不请李纨,倘或被他知道了倒不好。”便命翠墨同了小燕也再三的请了李纨和宝琴二人。而后,袭人又死活拉了香菱来。另外,湘云虽未单独说,但她当时应该住在蘅芜苑,所以是与宝钗一同被请来的。在大观园中居住的众女子,除了迎春和惜春,全部被邀请来了,连香菱都有份。有意也好,无意也罢,总之,从始至终,没有人提及她们俩,所有人都把她们俩省略了。

惜春之佛心冷结表面是为了跳出俗世的束缚,寻求心灵的慰藉,实则是因为她自身心结难解,空门只不过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她的心结,来自于她自身认知模式的错误。在心理学上,认知是人类获取知识、进行分析加工的心理过程,它包括感觉、知觉、记忆、想象、思维和语言等内容。认知过程即人脑接受外界输入的信息,经过头脑的加工处理,转换成内在的心理活动,再进而支配人的行为,在认知的发展过程中,由于某一类似事物的反复刺激,会形成正负认知加速度,即认知过程会衍生出认知的习惯性模式,这体现在惜春身上,则表现为她对于情感的不信任,甚至排斥,因为在她内心里,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淡薄的,人是孤独寂寞的。那么,惜春对于情感的负面认知模式是来源于何处?

贾惜春的悲惨命运。

图片 6

惜春的情感冷漠源于幼年的家庭环境,由于母亲早逝,惜春的最亲密的人只有父亲与兄嫂。父亲贾敬只在都中城外和那些道士们胡羼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贾敬自己早已沉迷于道家,顾不得宁国府,更何况惜春。而兄长也无心思和时间去照顾和管教这个妹妹,惜春又与尤氏极不投缘。因而惜春自小就没有与亲人建立起紧密安全的依附模式,对家人的情感尚且无法培养,那么,就无从说起她对其他人的情感信任和依赖。

据曾见下半部佚稿的脂砚斋评语,惜春后来“缁衣乞食”,境况悲惨,并非高鹗在续书所写的取妙玉的地位而代之,进了花木繁茂的大观园栊翠庵过闲逸生活,还有一个丫头紫鹃“自愿”跟着去服侍她

贾府的下人们通常“看人下菜碟”,迎春和惜春如此不被重视,下人们自然也不会在她们身上多费心。关于这方面的事情,惜春并没有提及,但我们可以参看迎春和迎春身边人所遇之事。

渐渐长大的惜春与家人并不亲密,与其他姊妹也不亲厚,但她也需要爱和归属,这个人就是带发修行尼姑的妙玉。妙玉由于自小体弱多病,于是皈依佛门,带发修行,受王夫人之帖而居于大观园拢翠庵。而妙玉在众人眼中也是个古怪的人,宝钗妙玉怪诞,宝玉也认为其为人孤癖,不合时宜。但正是这样一个人,惜春却喜欢和她交往,两人经常一起谈禅下棋,可以说,两人在气质、性格、爱好等方面有相合之处。

关于惜春出家的暗示,原文中也有不止一处提及,比如周瑞家的送宫花一回,看到惜春正在跟水月庵的小姑子智能儿顽笑,惜春曾说出一句谶语:“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那里呢?”

举个例子,掌管大观园小厨房的柳家的。有一次,迎春的大丫头司棋派小丫头去小厨房,说要一碗嫩嫩的蛋。结果,柳家的不光不给做,还一通冷嘲热讽。而宝玉房里的丫鬟晴雯要吃芦蒿,柳家的“赶着洗手炒了,狗颠儿似的亲捧了去。”同样是对待丫鬟,不同人房里的丫鬟却是截然不同的态度。由此,我们大概也可以想象,惜春和惜春身边的人在荣国府的处境恐怕也如迎春处是一样的。

根据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提出的需求层次理论。他把人的心理需求从低到高分为五类: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和爱的需求、自尊的需求及自我实现的需求。这其中,归属和爱的需求正是青少年所面对的主要问题。处在心理断乳期的青少年们情绪波动性大,与父母的关系开始疏远,再加上处于这一年龄段的青少年大多是独生子女,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生活,孤独感会激发起他们对于归属和爱的需求。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交往中,惜春深受妙玉的感染,而对妙玉产生了强烈的认同作用,不断接受着妙玉的言行和价值观,最终她效仿妙玉,遁入空门寻求自己的情感慰藉。但不同的是,妙玉是红尘未尽,惜春则是参透、或者说放弃了俗世的纷扰。

贾府过元宵节时,惜春作了一首灯谜: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谜底是佛前海灯。庚辰本脂批说:此惜春为尼之谶也。

惜春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没有人关注,也没有人关心。孤独也好,恐惧也罢,惜春都是独自消化,惜春将所有的心事,所有的情绪都埋在了心底。久而久之,惜春自然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越来越疏离孤僻。

对亲人的拒绝,对丫头的冷漠,到最后,惜春终于割断了她对俗世的随后一丝眷恋。在高鹗的《红楼梦》续书中,第一百一十五回及一百一十八回中,惜春被水月庵的姑子的一番话说动,将头发指给他瞧,可见惜春早有脱离红尘困扰的意向,却找不到出路,而尤氏却认为惜春想出家不过是安心和我过不去,丫头们没有办法,只好常常劝解。但惜春一天一天的不吃饭,只想铰头发。邢、王二夫人等也都劝了好几次,但惜春执迷不解。贾政知道此事后,让尤氏再认真劝解劝解,谁知一劝了,惜春更要寻死,惜春心意已决,众人无法,也就随她而去,至此,惜春素志得偿。

这些暗示,都指明了惜春最后的结局,即出家为尼。

3

而三春的悲惨结局也给惜春带来了无尽的感慨,使她顿悟了世事无常,人生无趣。元春是书中唯一的宫廷女子,是人中之凤,但深入宫门,与家人分隔两处,有着世人无法领会的悲苦辛酸,最终中年而亡;迎春是懦弱无能,连奶妈都能欺侮她,最终被生父拿来抵债而遭遇中山狼,一载赴黄泉;探春是有勇有谋,巾帼不让须眉,但最终也被迫远嫁,天涯相隔。姊妹的遭遇,贾府的聚变,使她自觉看透了世事而寻求解脱。

惜春的出家,是多方面因素合力的结果,四大家族的没落命运,三个姐姐的不幸结局,使她为自己的未来担忧,现实的一切既对她失去了吸引力,她便产生了弃世的念头。从此甘愿做一个到处化缘乞讨的尼姑,也不再生于豪门,做人身不自由的末世小姐。

撵走入画,与宁国府划清界限

《红楼梦》第五回《金陵十二钗》正册之七画了一所古庙,里面有一美人,在内看经独坐。判词云:勘破三春景不长,淄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秀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这个勘破三春的侯门女即是惜春的写照。

关于惜春的描写都是零零散散的,唯有第七十四回,可谓浓墨重彩,算是惜春的“正传”了。

惜春孤僻冷漠的性情,在人世间也是寂寞清苦的,更何况在纵横交错的贾府。因此,遁入空门在她看来,或许是得到了精神的依偎和心灵的解脱。

第七十四回,由绣春囊事件引发了一场兴师动众的抄检大观园行动,王熙凤等人在入画的箱子里发现了男人的物件,后来得知这些东西是入画的哥哥要她代为保管的,于是王熙凤也就没想再追究。谁想,惜春却不依不饶,执意要将入画撵走。恰巧次日惜春的嫂子尤氏来贾府看王熙凤,于是惜春叫人将尤氏请了去,并将昨夜之事告知,还说不要入画了。尤氏一众替入画求情,可是惜春却无动于衷,执意撵走入画。面对从小服侍自己的丫鬟入画,惜春可谓心冷口冷心狠意狠到极致。

贾惜春为何如此冷漠

从前,我每读到此处,也觉得惜春这人实在冷漠,半点人情都不讲,但当我细细品味之后,却发现,惜春的决绝中藏着她的无奈和不易。惜春不只是在撵入画,她是想借入画事件彻底与宁国府划清界限,是在为自己最后的结局做铺垫。

其一,母亲死的早,父亲对她缺乏照顾。

图片 7

父亲贾敬一味好道,在都外玄真观修炼,烧丹炼汞,别的事一概不管,放纵家人胡作非为。一个一心好道的人,自然无法对女儿的生活照顾有加,因此贾惜春对宁国府对贾敬对贾珍他们也缺乏关爱。贾敬作为惜春的生父,我们在书中没有见过一场贾敬与惜春的正面交际。包括贾敬的生日,先是贾珍去请安,问来家受礼之事,后贾蓉带家人正日去拜寿送礼,再者当日宴请贾母、刑王二夫人等。写了一系列人,却不见独惜春于次日出城与贾敬拜寿,礼毕方回城至宁府等字样。包括第63回贾敬之死,写到尤氏如何料理,写到贾珍贾蓉如何悲痛守灵,写到贾母特来看望、悲痛,写到宝玉天天在这里戴孝。却唯独不见惜春正文。可能是生身没有养身重,贾惜春对贾珍他们也一点没有亲情。

惜春与尤氏争吵中说道:“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叫你们累坏了我!”尤氏问道:“怎么就带累了你?……我们以后就不亲近,仔细带累了小姐的美名。”说着,便赌气起身去了。惜春道:“若果然不来,倒也省了口舌是非,大家倒还清净。”惜春和尤氏并没有将话挑明,但彼此都明白这话中的意思。

其二,贾母对惜春也很冷淡,虽然疼爱孙女,但是对这个小孙女仍然缺乏必要的关爱。

惜春已不再是小孩子了,关于宁国府的闲言碎语,惜春一定早有耳闻,私下里很可能也被人指点议论。名声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至关重要。尤三姐之所以被柳湘莲退婚,最后以死明志,都是被宁国府的名声所累。惜春作为宁国府的嫡小姐,又怎么能不被牵连呢?柳湘莲说,宁国府里除了外面两只石狮子干净,里面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宁国府在贾珍的带领下做出了很多伤风败俗的事,里面男盗女娼极其混乱,宁国府已经声名狼藉。

且看第54回,贾母道:这里潮湿,你们别久坐,仔细着了凉。倒是你四妹妹那里暖和,我们到他那里瞧瞧他的画儿,赶年下可能有了不能。及至到了惜春那里,且看原文:贾母下了轿,惜春已接了出来。大家进入房中,贾母并不归坐,只问惜春:画到哪里?惜春因笑回:天气寒冷了,胶性皆凝涩不润,画了恐不好看,故此收起来了。贾母笑道:我年下就要的,你别托懒儿,快拿出来给我快画!又是不归坐,又是快拿出来快画,毫无祖母的慈爱。接下来的一段文字,贾母向薛姨妈求宝琴。过后:次日雪晴。饭后,贾母又吩咐惜春:不管冷暖,你只画去;赶到年下,十分不能,便罢了。第一要紧要把昨儿琴儿和丫头、梅花,照样一笔别错快快添上。惜春听了,虽是为难的事,只得应了。可见这个孙女还不如才认的外人。或许有人会觉得贾母自己觉得和惜春关系非常不同一般,给自己孙女下命令,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也从中看到没妈妈的孩子没人疼爱。自然缺乏关爱的孩子也对周围非常冷漠。

惜春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她不想卷入这种是非之中,所以她一直待在荣国府里,连过节都不曾回去。惜春害怕,害怕别人会说她是宁国府里的人,害怕别人把她也编排进去。所以,她只能采取这种决绝的态度,与宁国府划清界限,来保全自己。“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够了”是惜春的处事原则,我们可以说她自私,但换个角度想,除了惜春自己,又何曾有人真心的护佑着她呢?她的自私自利,心狠意狠中透着辛酸,透着无奈,透着悲凉。

其三,宁国府丑陋的名声让贾惜春心寒。

4

哥哥贾珍身为族长,带头和儿媳妇乱伦,不仅如此还和自己的两个小姨子关系暧昧;父亲也不是个好家伙,虽然一心好道,却也是个花心大萝卜。要知道贾惜春是贾府里玉字辈最小的女孩,贾敬年龄比贾赦贾政都大,多少岁才有的贾惜春。书中写道:宁国府给贾敬过生日,请荣国府的邢夫人、王夫人等过去吃饭、看戏。邢、王二夫人离开时,贾珍说道:二位婶子明日还过来逛逛。王夫人说道:罢了,我们今日整坐了一日也乏了,明日歇歇吧。这里交代得很清楚,贾珍管邢、王二夫人叫婶子,就说明贾敬比贾赦、贾政都大。贾府文字辈大排行,应是贾敬、贾赦、贾政这样一个顺序。

逃避红尘,独卧青灯古佛旁

其四,贾敬的名声太差。按理说贾敬可是一个学习的榜样,他是进士,虽然出身在官宦人家,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世袭爵位。可是这样一个人却是作者要口诛笔伐的对象,所谓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从对秦可卿两处描写来看,箕裘颓堕都是说宁国府的情淫不肖败家,导致先辈的事业不能继承。在这方面造衅开端之家是宁国府,而宁国府里造衅开端之人是贾敬。从小说的描写来看,贾敬、贾珍、贾蓉,一代更比一代坏:贾敬偷情,行为隐秘。贾珍淫荡,肆无忌惮。贾蓉贾蔷,街头流氓。而贾敬的偷情有可能就是贾珍的妻子,贾蓉的亲妈,如此人伦大丧,才有了儿子贾珍和父亲贾敬关系的不亲近,才有了贾惜春和贾敬关系的极不友好。而贾惜春有可能就是滥情的结晶,所谓贾府人伦败德可能就是从贾敬开始的。

惜春是“四春”中年龄最小的妹妹,当她逐渐懂事的时候,周围所见到的多是贾府日渐衰败的景象以及贾府中一群只知享乐,不知进取的公子哥,这一切都让她看不到希望。

可怜的贾惜春身世如此,在家里得不到父亲的关爱,兄长的友善,长辈的体贴,周围人的同情,自然从小就有一颗仇恨的眼睛,有点像身在农村的留守儿童,父母的身心都不健全,自然对周围态度极其冷淡,因此相处的对象也只是几个跳出三界外的尼姑之类。最后的结局也不过是青灯古佛,了此一生,正如判词中所说: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图片 8

此外,三位姐姐的不幸命运也使惜春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大姐省亲时流下的眼泪,二姐婚后不久就被虐待致死,三姐远嫁不复相见,姐姐们的不幸命运使惜春对未来,对红尘已心生畏惧厌倦。

惜春最终入了空门,但我认为,她并不是顿悟,而是逃避。出家,只是惜春悲观厌世,逃避红尘的一种方式。对于惜春来说,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吸引力,没有一个人或一件事值得她留恋。此刻,惜春的心已经变得冰冷了,麻木了。

我想,惜春大概是在贾府这座大厦彻底倾塌之前就离开荣国府出家了,就像当初与宁国府决裂一样,惜春也与荣国府,与整个贾府划清了界限。缁衣乞食的日子无疑是凄苦的,但至少,惜春保全了自己,没有随着贾府一起覆灭,今后的日子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活下去。

-作者简介-

作者:清芷,个人公众号:清芷书斋。本文首发于红楼梦赏析,如需转载,请联系小编(夕瑶:13824393166)。

红楼梦赏析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

与君相逢,平生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