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夕死可矣的两种解释

新葡萄娱乐 1

20171227     

对首章三个“不亦”的初步了解,最终必须落在“承担”上,如果没有这种对“天地人”、对“圣人之道”、对行“圣人之道”最终达到“不愠的世界”的承担,那么就没必要继续《论语》的研读。上面也说过了,鸭子是没必要读《论语》的,虽然鸭子也有“承担”,但只有君子才需要《论语》,也才能“承担”《论语》。

[佛教网
佛教百科]
导语:朝闻道夕死可矣,语出《论语。里仁第四》,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意思是早上听了圣人之道,即使晚上死了也了无遗憾。

       
今天学习了论语《里仁第四》第八章: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意思是,早晨闻道,晚上死去。形容对真理或某种信仰追求的迫切。

下面,本ID要干的一件事,一定是《论语》成书以来没人干过的,就是要重排《论语》各章间的顺序。《论语》,孔子及门人的语录,系统地讲述了君子如何去“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的问题,但由于《论语》成书时间是在孔子等之后,历代又被腐儒折腾,因此,目前所袭用的《论语》各章间的顺序并不正确。为了能更好地把握,还《论语》以本来面目,必须对此重新排序。在后面的解释用,《论语》原有篇章都无一遗漏,只是顺序按照更合理的方式重排。这点,必须明确。而这《论语》之旅,将按照本ID新编排的次序继续进行。

朝闻道夕死可矣

  对这章的理解关键在于“道”。儒家的“道”不是道理,而是他们的政治理想—仁政。而“闻”也不能简单理解为知道或者明白。在诸葛亮的《出师表》中有一段:“不求闻达于诸侯”,我想这两个“闻”应该是同样的意思。而且儒家学说所求的不是自己明白的私道,而是教化民众,实行仁政。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新葡萄娱乐,朝闻道夕死可矣解释一

  所以,我的理解是:如果自己的政治理想(仁政)能够实现,那么立刻死去也是心甘情愿的。

详解:这句话被排在三个“不亦”总纲之后,是《论语》的第一条。所谓“闻、见、学、行”“圣人之道”,首先要“闻其道”。道不闻,则无由“学、行”。然而,就这几乎所有中国人都熟悉的话,却经常被解释成类似“早上闻“道”,晚上死了也值得”之类的搞笑玩意。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请问:晚上才死,那中午干什么去了?当鸭子还是学当鸭子去?如果早上死、中午死,那还值得不?如果真是“早上闻“道”,晚上死了”,就算值得,也是私道,不能惠及旁人的私道,又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这些似是而非的解释流传千年,真把《论语》当成福音之类的玩意了,和儒家、《论语》的精神是完全背离的。

《论语》这篇讲的是里仁。仁是孔子的思想核心,唯有仁者爱人,这就是他一辈子奔走呼号的政治理想。可见孔子诸侯能否采纳他的仁政很是看重。

  根据台湾曾仕强教授解释,这句话应用《易经》的观点来解释,即:朝和夕是相对的,朝即过去,夕即将来,这句话是说,现在知道了道理,那么就让过去做错的事情就过去吧,从现在开始就按照“道”来做。

其实,“死”,不是死去的意思,而是“固守”的意思。所谓“固守”,也就是“承担”。而“朝、夕”,不是单纯的“早晨、晚上”,而应该从“天、地、人”三个角度来考察。从“天”的角度,代表了时间上的“开始、最后”,从“闻其道”开始,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从“地”的角度,代表了“东方、西方”,也代表了整个天下所有的地方,无论任何地方,无论条件恶劣还是优越,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从“人”的角度,最大的承担就是生死的承担,所谓出生入死,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只有从这三方面去理解,才是真知道“朝、夕”。

朝闻道夕死可矣。这里的这个闻字,这里的闻指的是:出名被统治者重用。

  这句话是论语里非常有名的,各种解释也很多。比如:

原来的断句“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是不对的,由于古文都没有标点,因此断句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千古以来被惯用的这个断句,就把“死”真当死给搞死了。而从上面的分析知道,这“死”是“固守”、是“承担”,相应的断句就是“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其实,里面的“道”字是可以省略的,因为整部《论语》就是说这圣人之道和行圣人之道,省略“道”并不会影响理解,“朝闻夕死”,这更符合古汉语的语气。光“闻”不“死”,是不能行圣人之道的,只能是口头玩意,而历史上的腐儒们,最大的弊病就是光“闻”不“死”,这“死”,是“固守”、是“承担”,而要“固守”、“承担”,就必须“死心塌地”、“痴心不改”,偷心不死,是不可能行圣人之道的。

孔子刚说完朝闻道夕死可矣似乎觉得还不能够说服众门人,于是接着说道: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这道字就出在这里。

  第一种解析:《论语》这篇讲的是里仁。“仁”是孔子的思想核心,唯有仁者爱人,这就是他一辈子奔走呼号的政治理想。可见孔子诸侯能否采纳他的仁政很是看重。“朝闻道,夕死可矣。”这里‘闻’指的是出名,被统治者重用。

“朝闻道夕死,可矣”,君子从“闻其道”开始,无论任何地方,无论条件恶劣还是优越,甚至出生入死,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只有这样,才可以行“圣人之道”呀。

士志于道中的道跟朝闻道是一样的意思这里的道指的是政治理想即仁政。

  孔子刚说完
“朝闻道,夕死可矣”似乎觉得还不能够说服众门人,于是乎接着说道:“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为足与议也”
这‘道’字就出在这里。“士志于道”中的’道‘跟“朝闻道”是一样的意思
这里的道指的是政治理想即仁政。

综合上述,我们可以很容易的就知道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意思说的是:如果在一个国家里,一个人早上能达成了一直坚持的理想。实施了自己的政治主张,那么他就算晚上死去那也是值得的。

  综上,我们可以很容易的就知道
“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意思说的是:如果在一个国家里,如果一个人早上能达成了一直坚持的理想。实施了自己的政治主张(仁政),那么他就算晚上死去那也是值得的。

在这里绝对不能简简单单的把闻道二字看作等闲的明白道理那就未免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了。

  在这里绝对不能简简单单的把“闻道”二字看作等闲的“明白道理”那就未免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了。

朝闻道夕死可矣解释二

  第二种解析:这句话被排在三个“不亦”总纲之后,是《论语》的第一条。所谓“闻、见、学、行”“圣人之道”,首先要“闻其道”。道不闻,则无由“学、行”。然而,就这几乎所有中国人都熟悉的话,却经常被解释成类似“早上闻“道”,晚上死了也值得”。如果真是“早上闻“道”,晚上死了”,就算值得,也是私道,不能惠及旁人的私道,又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这些似是而非的解释流传千年和儒家、《论语》的精神是完全背离的。

出自缠中说禅:《论语》详解:

  其实,“死”,不是死去的意思。而是“固守”的意思。所谓“固守”,也就是“承担”。而“朝、夕”,不是单纯的“早晨、晚上”,而应该从“天、地、人”三个角度来考察。

朝闻道夕死可矣被排在三个不亦总纲之后,是《论语》的第一条。所谓闻、见、学、行圣人之道,首先要闻其道。道不闻,则无由学、行。然而,就这几乎所有中国人都熟悉的话,却经常被解释成类似早上闻道,晚上死了也值得。如果真是早上闻道,晚上死了,就算值得,也是私道,不能惠及旁人的私道,又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这些似是而非的解释流传千年和儒家《论语》的精神是完全背离的。

       
从“天”的角度,代表了时间上的“开始、最后”,从“闻其道”开始,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

其实,朝闻道夕死可矣中死,不是死去的意思,而是固守的意思。所谓固守,也就是承担。而朝、夕,不是单纯的早晨、晚上,而应该从天、地、人三个角度来考察。从天的角度,代表了时间上的开始、最后,从闻其道开始,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从地的角度,代表了东方、西方,也代表了整个天下所有的地方,无论任何地方,无论条件恶劣还是优越,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从人的角度,最大的承担就是生死的承担,所谓出生入死。只有从这三方面去理解,才是真知道朝、夕。

       
从“地”的角度,代表了“东方、西方”,也代表了整个天下所有的地方,无论任何地方,无论条件恶劣还是优越,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

原来的朝闻道夕死可矣断句是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由于古文都没有标点,因此断句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千古以来被惯用的这个断句,就把死当真的死了。而从上面的分析知道,这死是固守、是承担,相应的断句就是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其实,里面的道字是可以省略的,因为整部《论语》就是说这圣人之道和行圣人之道,省略道并不会影响理解,朝闻夕死,这更符合古汉语的语气。光闻不死,是不能行圣人之道的,只能是口头玩意,而历史上的腐儒们,最大的弊病就是光闻不死,这死,是固守、是承担,而要固守、承担,就必须死心塌地、痴心不改,偷心不死,是不可能行圣人之道的。

       
从“人”的角度,最大的承担就是生死的承担,所谓出生入死,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只有从这三方面去理解,才是真知道“朝、夕”。

朝闻道夕死可矣两种解释各有其理,也没法分出个完全正确完全错误。

  原来的断句“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由于古文都没有标点,因此断句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千古以来被惯用的这个断句,就把“死”当真的死了。而从上面的分析知道,这“死”是“固守”、是“承担”,相应的断句就是“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其实,里面的“道”字是可以省略的。因为整部《论语》就是说这圣人之道和行圣人之道,省略“道”并不会影响理解,“朝闻夕死”,这更符合古汉语的语气。光“闻”不“死”,是不能行圣人之道的,只能是口头玩意,而历史上的腐儒们,最大的弊病就是光“闻”不“死”,这“死”,是“固守”、是“承担”,而要“固守”、“承担”,就必须“死心塌地”、“痴心不改”,偷心不死,是不可能行圣人之道的。

  “朝闻道夕死,可矣”,君子从“闻其道”开始,无论任何地方,无论条件恶劣还是优越,甚至出生入死,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只有这样,才可以行“圣人之道”。

  把‘道’理解为‘实施了自己的政治主张(仁政),不是这样的解释,意思是说,一个人如果早上知道了道的意义,那晚上死了也值得了。这里的道不是实施了自己的政治主张(仁政),而是一直以来执着追求的东西,忽然发现不那么重要,这不是要人得到,而是要人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