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鼓第四代传承人夏晓华:鼓点声声 人生无悔(图)——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8月30日,铁板大鼓的传承人佟广赋、郝景利两位俏皮朴实的老师带着“家伙什儿”从家乡赶来,做客《文艺大家谈》直播间,接受记者专访。

6岁学唱,8岁登台,夏晓华的一生和东北大鼓紧紧连在了一起。伴着一面鼓、一把三弦,四十载春秋执着地追求。夏晓华,省群众艺术馆曲艺部主任、研究馆员、东北大鼓表演艺术家。2006年,东北大鼓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传统曲艺的发展漫长而艰辛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28

2月26日,中小学生曲艺比赛落下帷幕,著名相声演员陈寒柏担任评委。记者了解到,虽然陈寒柏称赞大连的曲艺苗子“在全国都拿得出手”,但曲艺的传承却正面临一些困难。现状调查
老艺人数量少缺乏表演机会
比赛现场,一群十几岁的小艺人卖力地表演相声、快书、大鼓等传统曲艺节目,台下的老艺人看到此景颇感欣慰。
63岁的三弦老艺人刘忠新,弹奏三弦几十年,如今在大连,跟他同辈的三弦艺人所剩无几,他的师傅刘立生今年80岁,在上世纪50年代是中央广播说唱团的三弦演员,但如今的身体情况早已不允许他表演或传艺。刘忠新说,和琵琶、柳琴等弹奏类的传统乐器相比,三弦是最难最累的,上台表演时没有固定曲谱,乐器上也没有琵琶和柳琴上的“品”,音准与否只能靠耳朵听。因为太难太苦,又不像钢琴那样“时尚”,所以现在没有多少人知道三弦。
68岁的快书艺人葛秉智,说快书几十年,如今依然面临传承问题。多年前,他和王凤友、王允祚等老艺人曾一起组队在天津街等地方进行演出,但如今由于缺乏场地,这些老艺人们早就不出来演出了。专家分析大连曲艺苗子全国拿得出手的人很少。
本次比赛组委会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很多人根本不明白曲艺的概念,竟有人以为唱歌、跳舞也是曲艺。传承方面,现在大部分曲艺老师都是60岁以上,后续的师资力量出现断档,也没有系统的基础性教材。
担任本次比赛评委的著名相声演员陈寒柏说,他曾多次带大连的少儿曲艺节目参加央视节目演出,孩子们的表演每次都能折服观众。他看着正在表演鼓曲的一位小朋友说,“这个年纪却有这样的表演水平,这样的孩子在天津都不一定能找到。大连的孩子底蕴好,基本功扎实,在全国都拿得出手。

知名相声演员王敏说,为了传承曲艺,他们从“全国青少年曲艺培训基地”去年底挂牌之后,就想推行一系列活动,本次比赛是第一步,接下来还会进行曲艺进校园等活动,他希望在大连办一个“曲艺展博物馆”,姜昆、师胜杰得知后表示会大力支持。届时会以曲艺之乡“西岗区”为背景,将比赛手稿、照片、奖杯,以及马季、侯耀文等人的题字、侯宝林老先生用过的领带等珍贵物品进行展览,勾勒出“曲艺之乡”的历史轨迹。

—-来自新浪网

图片 1

图片 2东北大鼓表演

主持人李晓东、郝景利、佟广赋、孟繁荣、主持人小钊

12岁的“小名人”

图片 3

出身东北大鼓世家的夏晓华,是第四代传人。从1960年开始学唱第一句,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东北大鼓,从此再没离开过东北大鼓。6岁学唱东北大鼓,8岁登台演出。博取众家之长,拜名师学习三弦,弹唱两面,艺术精进。12岁能唱30多个段子,并成为远近闻名的小名人。

佟广赋两位老师表演铁板大鼓

上世纪七十年代,她被双城市文工团看中,以特殊人才调入了文工团,担任东北大鼓演员,兼伴奏员、创作员,那年她才16岁。

铁板大鼓

“我对东北大鼓非常着迷,只要有好的曲目,能学到好的唱腔,不管有多大困难,都会去努力学习,人家都说我是个‘魔症’。”夏晓华正是凭着这股劲头,演唱技巧日益提高。

铁板大鼓是流传于承德兴隆县的一种曲艺,在清末民初时王宪章先生根据当地的方言特色,形成了这门艺术。由承德兴隆县申请为河北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曲艺目录。

进入省群众艺术馆后,夏晓华撰写了《东北大鼓音乐初探》理论著作及多篇论文。在电台播讲自己创作的《呼家将》、《呼延庆上坟》等,深受听众的好评,并多次获得文化部“群星奖”的辅导金奖。理论专著《东北大鼓音乐艺术论》,填补了我国这一理论的空白,成为第一个撰写东北大鼓音乐理论专著的人。

曲艺形式

虽然成名了,但她深感东北大鼓的“鼓点”要继续响下去,必须有更多的优秀传承人,增加东北大鼓丰厚的内蕴。于是,她又为东北大鼓更好地传承开始奔波。

铁板大鼓的结构是一板三眼的4/4拍,每个乐句都是“眼起板落”。

东北大鼓走进大学殿堂

其表演形式为:一手敲鼓、一手夹板,正所谓“铁板”和“大鼓”,配合唱腔、道白,节奏和谐,演唱者唱一段说一段,伴有动作表情。其内容多采取民间喜闻乐见的历史演义、武侠、公案之类小说;建国后,多为抗日战争和英雄人物等题材的故事、小说;现如今也可以即兴发挥,根据当前的现代情形与社会接轨,编排出新的作品。

东北大鼓的现状,让夏晓华非常忧虑,因为这门技艺专业难度大,成功周期长,要求学员素质高,所以学的人很少。要想振兴,必须有优秀的传承人。邱淑华这名东北大鼓第五代传人,便是夏晓华一手“栽培”起来的。提起自己的爱徒邱淑华,夏晓华的眼睛充满了期盼。“她是东北大鼓的希望啊。”

图片 4

图片 5夏晓华悉心传授徒弟

图片 6

东北大鼓要想很好地传承下去,还必须增加其内蕴,提高传承人的文化素质。在夏晓华的奔走下,天津曲艺学校经过研究,首开了东北大鼓专业。

直播间内的两位老师

2003年9月,邱淑华考入这所学校,成为进入高等学府的东北大鼓第一人。夏晓华被聘为该院的东北大鼓教师,师徒俩开创了东北大鼓走进高等艺术学府的先河。

不解之缘

她们潜心研究东北大鼓,丰富东北大鼓的内容,共同探索出一套近乎于民族唱法和戏曲演唱之间的发声方法,使说唱时的声音变得更加婉转圆润。双手用板是邱淑华苦心钻研揣摩的结果,实现了东北大鼓鼓板的创新。

佟老师受父亲表演三弦的影响和熏陶,在耳濡目染之中越来越热爱曲艺,并跟随父亲学习三弦,在20岁时拜陈怀德老先生为师。改革开放以后,曲艺表演颇受欢迎,这也让年轻的佟老师得到了更好的舞台。

现在东北大鼓第五代传承人包括邱淑华在内一共有三人,第六代传承人也已经有两名了,最小的传承人今年才十岁。

郝老师从小酷爱曲艺,并久仰陈怀德老先生,在1982年参加了兴隆县文化馆举办的“铁板大鼓”培调班后,将老师请到家里,拜老先生为师,学习了师父的“铁板大鼓”的板技和演唱技巧。

让鼓点永远敲下去

“衰落的艺术”

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有关人士说,东北大鼓丰富的内容和特征及其传承历史,在中华鼓曲中是十分珍贵的。发掘、抢救和保护东北大鼓对丰富和完善中国音乐史,将产生一定的推动作用。

据两位老师所言,他们先后拜陈怀德老先生为师,陈怀德先生70多岁还没有得意的徒弟,遇到这两人后似乎有些“饥不择食”,老先生声称只要有人学习这门曲艺,他就很高兴了。他们也没有让老先生失望,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就这样用一身练就的本事,把这项曲艺传承下去。

现在,省内专业曲艺团没有东北大鼓演员。全省东北大鼓演员和民间艺人“文革”前有800人之多,但至今能坚持活动在舞台、书馆中的已寥寥无几。因人才的匮乏难以满足要求,许多书目没人去唱,这些困难使东北大鼓发展举步维艰。

据两位老师透露,干这行的人越来越少,演出也不如之前多了,兴隆县也只剩下这师兄俩还在坚持铁板大鼓曲艺。两位老师的学徒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鲜少有年轻人接触、学习这门艺术。他们迫切的希望这种悠久的曲艺能够继续传承,发扬光大。

近年来,夏晓华走遍我省有老艺人的地方,自费为东北大鼓老前辈录像、录音,以便留下宝贵资料。挖掘、整理长篇书目30余种、段子200多个、杂学20余万字。自己投资万元,把抢救出来的资料,编辑成册,汇集出版。还通过各种媒体,做节目,无偿地到喜欢东北大鼓的地区去演唱。在双城市、五常市设立东北大鼓保护点,把年近百岁的韩永田和80多岁的王立云等几位老先生重点保护起来。

图片 7

“我会倾己所能,让东北大鼓的鼓点永远敲下去。”夏晓华自信地说。

访谈结束后,目送两位老师离开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