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圈“官帽”难除 “雅好”背后“暗门”多少?

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自诩是一位“笔耕不辍”的书法爱好者,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出版有《王有杰书法集》。他在台上时,有评估其书法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马后,某拍卖行曾通过网络拍卖一副王有杰的书法作品,起拍价仅30元,却无人问津。
提起书法,人们自然会想起悬腕、挥毫、泼墨,而多少民间书法看好者穷其一生,蘸尽墨池也不能成名成家。笔者一位书法家朋友,写得一手好字,正、草、隶、篆、行样样精通,几十年前常常为各级政府部门书写各种规章、制度、公告,帮商家写牌匾、条幅,没有人不赞叹他的字好,可惜年近七旬,他连省书法家协会也无缘加入。而这位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上大学、参加入伍、技术员、工程师,随后从研究所副科长逐渐升到宣传部长、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这期间,他能有多少业余时间练习书法呢?据王有杰自己落马后交待,他做官时每天仅有半小时练书法。
不过,一切都不是问题,即便他的字如蛛爬,但依然有人欣赏,并早早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法家协会首席顾问,书法作品被专家估价每平方尺上千元,还曾在郑州举办了场面宏大的“王有杰书法作品展”,许多官员到场祝贺。而他当因腐败问题在2005年落马后,书法作品连30元也没有问津了,这不由让笔者想到了一个词:遗羞。这其中,除了自诩“笔耕不辍”的王有杰本人之外,当年极力迎奉讨好王有杰的中书协领导和书法鉴赏家们可会“红红脸、出出汗”呢?
此外,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湖南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安徽省林业厅原厅长唐怀民在台上时都曾以“书法家”自居,唐怀民还曾在《中国名家书画》台历里,与书法大师启功、范曾等排在一起。原吉林白山市靖宇县县委书记李铁成,6年时间通过书法题字获得的个人收益竟占了全县公职人员年工资收的40%,原四川原南充市营山县委书记杨毓培更是在法庭上声称:“我是市书法协会会员,40万元是我的合法收入!”而相比这些靠权力之手写字换钱的官员,那些故意收藏假画让行贿者买走;行贿者与受贿者通过买卖书画洗钱;通过拍卖接盘行贿的书画腐败就更玷污书画艺术之正了。
早在1998年,两办即下发《关于党政机关领导干部不兼任社会团体领导职务的通知》,但现实中,此规定因为执行不到位,各地书协挤满了官员。如2013年陕西书协换届大会“选举产生”了多达64人“领导班子”,去年年底,陕西省书协主席、省政协原副主席、省委统战部原部长周一波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批评官员兼职协会领导现象,并从自身做起宣布退出书协,随后包括周一波在内的8名厅级干部退出书协,但剩下的56人依然恋恋不舍。而甘肃省书协也称设21名副主席是因考虑“省情需要”,“权力之手写的字值钱”已基本不需掩饰了。
十八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直言:“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还敢裱了送人。”显然,某些领导干部热衷挤进艺术家协会兼职,正是为了依靠权力浸润而将自己低劣作品卖出个高价。继陕西8名厅级干部退出书协后,近日曾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的计承江,主动请辞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的职务,而随着中纪委剑指文化艺术界,相关行业组织也的确到了该“清理门户”的时候了,只有将各种“李鬼”扫地出门,还艺术行业一个清正的艺术氛围,让权力的回归权力,让艺术的回归艺术,才能真正让文化艺术价值物有所值、不打折扣。

图片 1

在陕西省清理了8名省管领导干部担任书协主席、副主席等问题后,近日曾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的计承江,主动请辞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的职务随着中纪委和各地加强对领导干部违规举办、参加书画展、笔会活动的清理,官员请辞书画、文艺协会职务渐成趋势。

专家认为,官员爱好艺术本无可厚非,但有些人刻意跻身书画、文艺圈在沽名钓誉之外,其实藏有不少借机收敛钱财、用权力实现寻租的行为,要根治官帽染指,必须要打掉这些腐败暗门。

摘帽咋就那么难?

书法艺术历来清苦、艰难,但现在却成了发财的事业。河北省书法协会一位人士直言,这些年出现了一些非常不好的现象,一些官员即使功力不足、笔墨欠佳却也能挤进协会,成了受追捧的大家,把浮躁之风带进了书画圈。

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自诩是一位笔耕不辍的书法爱好者,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出版有《王有杰书法集》。他在台上时,有评估其书法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马后,某拍卖行曾通过网络拍卖一副王有杰的书法作品,起拍价仅30元,却无人问津。

人在台上作品就值钱,下了台便一文不值。河北省美东律师事务所律师曹德全表示,整治文化圈腐败若能形成刚性执法,对文化圈本身有极大的好处。

甘肃省相关部门近日在回应甘肃省书协设21名副主席、其中还有部分官员兼职一事时表示,甘肃省书协设21名副主席是因考虑省情需要,承认部分兼职人员来自各党政机关。

甘肃省文联、书协的工作人员称,甘肃爱好书法的人口基数较大,在全国处于较高水平。而且,省书协换届时副主席的数量是由于考虑了市州、民族、性别、人数、界别,又兼顾专业水准和组织工作平衡等实际情况而设定。

甘肃省文联已表示,根据安排和相关规定,今年甘肃省书协将进行换届改选工作,届时将严格按照确定主席团候选人。

雅好背后暗门多少?

拥有书画协会的双重身份,能顿时让一些领导的作品价格走高,从无价变天价。一位受访的艺术家说,更有甚者,一些协会则通过中间人或者网站来购买大作,炒高了价格之外还能将钱款倒回官员手里。

据书画界内部人士透露,书画腐败行为手段多多

一些地方领导干部名义爱好字画,但明知是假画赝品也收藏,想行贿的人投其所好,把假画当真画买走。河北当地曾有一名要员落马后,其家中搜出了多幅低质量的仿品字画。

一些想行贿的人从某些不正当的书画机构买来书画,然后将书画送给官员后,这些官员再将书画原价卖回原书画机构,这样就能完成一个洗钱过程,名曰三方共赢。

一些人将书画送给拍卖行,通过貌似公正的市场行为拍出高价,其实暗地会有专人接盘,完成行贿过程。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世洲表示,法律对于行贿受贿的认定只限于财物,但现在却有不少障眼法,书画收藏的操作手法不胜枚举,使一些权力寻租和利益交换行为得到掩护,挑战了法律的底线。

艺术品会形成很高的市场价格,一些官员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卷入腐败漩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何香久说,艺术具有高度纯粹性、品格性,但如今竟成了贪腐多发之地,令人叹息。

雅贿治理需有新突破

细观文化艺术领域的官员腐败,以书画作品为代表的受贿物真伪难分辨、价值有弹性,变现手段隐蔽多样,而行贿物价值的认定则让反腐工作遭遇新挑战,必须从制度建设上予以突破。

西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张力说,现在已出现了用不具有市场价值的物品用于行贿的新情况,用于做交换的假书画的价值仅存在于行贿、受贿双方,法律对于行贿物品价值的认定存在短板,而这直接影响定罪量刑。

按照现行法规,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达到一定数额,才能被认定为受贿罪。但用于洗钱的廉价或假书画等物品,是否仍根据其实际价值来认定,还没有明确规定。

王世洲表示,如果这些物品仅以实际价值认定,那么双方行为可能会逃脱掉法律制裁。他呼吁,对书画、文艺圈规范行为应加强制度建设,引入司法鉴定程序,还社会一个风清气正的艺术环境。

编辑: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