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应用不多内容简单 何时博物馆何时才能“扫”回家

在南京市博物馆的“玉堂佳器”展厅内,几名参观者一边参观展品,一边掏出手机扫了扫“黔宁王遗迹金牌”等展品边的二维码,查看对应藏品的名称、典故等信息。
“不仅有更详细的文字说明和图片,还有音频和视频介绍,我可以立即发到社交网络上进行分享,也可以”扫”回家慢慢欣赏。”市民王晓琦说。
去年年中,南京市博物馆馆藏的40余件一级文物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二维码,前来参观的观众只需用“扫一扫”,就能自动从南京市博物馆官网中调出相应文物的介绍。据介绍,推出这种自助导览服务的初衷,是想提高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了解文物展品的兴趣。
“要唤起大量年轻粉丝对传统文化的兴趣,手段必须要有趣味,能吸引人感动人。年轻人喜欢分享互动,喜欢玩手机,看到自己感兴趣的,拍下来上传到朋友圈。我们也要与时俱进,下一步将在展厅内提供免费wifi服务。”南京市博物馆副馆长吴阗说。
二维码、APP手机客户端、微信……数字时代的新鲜介质越来越多地应用到博物馆领域,背后是博物馆角色定位从重“物”到重“人”的观念转变。
“在发达国家,一家人去逛博物馆就像去看电影、逛街一样,中国的博物馆也要力争让人们能够从早上九点待到晚上八点,体验好看更好玩的博物馆。”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说。
让更多人以简单、富有乐趣的方式了解中国传统文化,让中国文化有趣动人的一面能够在青少年内心生根,让他们能主动接触、研究,是中国文化工作者正在致力做的事。
2013年,中国的电视荧屏上出现了多档与“汉字”相关的综艺节目,如《中国汉子听写大会》、《汉字英雄》等。许多观众都反映,这些节目让人们认识和重温了中华汉字的魅力。
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认为,当今中国汉字的普及程度比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大有提高,但对汉字的使用情况却大不如前。“我们应该培养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对汉字的兴趣。”张颐武说。
许多中国文化创意业人士十分关注并试图借鉴身边的“好点子”。2013年,台北故宫一款普通的胶带纸就因为印上了康熙皇帝的御批手迹“朕知道了”而卖到断货。
“传统文化还是能够找到符合当下社会审美趣味的呈现方式,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的。”吴阗说,新媒体只是激活手段的一种,关键在于激活了之后,如何让传统文化真正能够重新融入现代生活,仍需要认真思考和加倍努力。

图片 1

图片 2

参观者在国博的展品前扫描二维码,可获得的信息十分有限。

去世40多年后,末代皇帝溥仪的近百件宝贝终于回到了他从未住过的家颐和园。

上图为明清扇面二维码扫描内容。

应用并不多

眼见着二维码在国外艺术展览场大显身手,国内的博物馆、美术馆里二维码的应用现状如何呢?记者先后走访了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和798艺术区等艺术场所,目睹的情形多少令人感到失望。

据相关媒体报道,当前正值暑期,到国家博物馆参观的人数明显比平日里要多出不少。不过,有观众发现,这里的二维码实在少得可怜。偌大展馆内,布设有二维码的展场仅有两处:一处是博物馆一层大厅里的十多尊雕塑,另一处是位于南区三层12号展厅的小品大艺明清扇面艺术展。

展馆里只见零星二维码

据国博社会教育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介绍,馆内常设展览一般不会设置二维码,短期展览使用二维码的机会更多一些。他解释说,常设展览的作品制作出来的讲解词一般都会放进讲解器里,或者要求讲解员背熟,然后给参观者作介绍。相反,由于短期展览预留给背诵讲解词的时间较少,二维码作为一种补充手段就重点布设到了那边。

正值暑期,到国家博物馆参观的人数明显比平日里要多出不少。30岁的聂凤怡趁着旅游团半天自由活动的间隙,赶到国博瞅瞅国宝。看到馆内的一些展品附有二维码,她赶紧掏出手机想要扫码,可逛了没多久她便发现,这里的二维码实在少得可怜。原来,在偌大展馆内,布设有二维码的展场却仅有两个,一处是博物馆一层大厅里的十多尊雕塑,另一处是位于南区三层12号展厅的小品大艺明清扇面艺术展。

中国美术馆早在去年年底就首次给展品附上了二维码标识,但大半年下来,在展厅布设过二维码的展览一共也就三场,且全部为重要馆藏展。据了解,这期间美术馆举办的展览不下百场,如此算来,覆盖二维码的展览场次还不到5%。

据国博社会教育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介绍,馆内常设展览一般不会设置二维码,倒是短期展览使用二维码的机会更多一些。他解释说,常设展览的作品制作出来的讲解词一般都会放进讲解器里,或者要求讲解员背熟,然后给参观者作介绍。相反,由于短期展览预留给背诵讲解词的时间较少,二维码作为一种补充手段就重点布设到了那边。

作为艺术潮流之地,二维码的应用在798艺术区更不乐观。有消息称,在整个艺术区,只有尤伦斯等极个别大型艺术机构会在展厅布设二维码,用手机扫过之后会发现,这些二维码只能提供关于其机构的介绍,并没有对具体展品的介绍信息。

中国美术馆早在去年底就首次给展品附上了二维码标识,不过,半年下来,在展厅布设过二维码的展览一共也就三场,且全部为重要馆藏展。据了解,这期间,美术馆举办的展览不下百场,如此算来,覆盖二维码的展览场次还不到5%。最近举办的一次馆藏展刚刚结束,现在展厅里再也见不着一个二维码。

内容太简单

798艺术区向来是新新人类集中的潮流之地,可没想到二维码在这里的应用更不乐观。在整个艺术区,只有尤伦斯等极个别大型艺术机构会在展厅布设二维码,用手机扫过之后会发现,这些二维码只能提供关于其机构的介绍,并没有对具体展品的介绍信息。

美术评论家郭晓川表示,自己到国外博物馆参观时,一大乐事就是狂扫二维码,能够告诉他各种展品的详细信息,能提供音频、视频等不同的多媒体内容,还可以带回家和朋友们分享。博物馆和美术馆里汇聚了最为优秀、丰富的藏品,这也为它能够衍生出无数的故事与传奇提供了条件。郭晓川说。

现有二维码没啥好内容

相比之下,在国内博物馆里扫描二维码,观众能够获得的信息就要逊色得多。以国博明清扇面艺术展为例,扫描展品《翠山古寺图》的二维码,手机上呈现的内容只有3部分:一是作者生平简介,二是纯文言文的题识,三是对印章做出释义的钤印,总共约有400字。另外,据参观者反映,在中国美术馆刚刚闭展的与时代同行中国美术馆建馆50周年藏品大展上,有些二维码提供的信息还不足30字,堪称惜字如金。

著名美术评论家郭晓川到国外博物馆参观时,一大乐事就是狂扫那里的二维码。据他介绍,他用手机扫到的二维码,能够告诉他各种展品的详细信息,还能提供音频、视频等不同的多媒体内容,还可以带回家和朋友们分享。博物馆和美术馆里汇聚了最为优秀、丰富的藏品,这也为它能够衍生出无数的故事与传奇提供了条件。郭晓川说。

有意思的是,二维码附带了统计信息。有观众曾遭遇过这样的经历,扫描了几件展品后发现,有的展品仅被十几名参观者扫过二维码,较多的展品也才被扫了四十多次而已。你会为了这些枯燥的文字花费自己的手机流量吗?有人反问道。郭晓川也认为,原本最有文化内涵的展品,在二维码方面却弄得索然无味,实在太可惜。

可是在国内博物馆里扫描二维码,观众能够获得的信息就要逊色得多。在国博明清扇面艺术展上,扫描展品《翠山古寺图》的二维码,手机上呈现的内容只有三部分:一是作者华喦的生平简介,二是纯文言文的题识,三是对印章做出释义的钤印,总共约有400字。另外,据参观者反映,在中国美术馆刚刚闭展的与时代同行中国美术馆建馆50周年藏品大展上,有些二维码提供的信息还不足30字,堪称惜字如金。

什么时候能扫回家

有意思的是,这些二维码附带了统计信息。有观众扫描了几件展品后发现,有的展品仅被十几名参观者扫过二维码,较多的展品也才被扫了四十多次而已。你会为了这些枯燥的文字花费自己的手机流量吗?有观众看着自己扫码获得的信息反问道。郭晓川也认为,原本最有文化内涵的展品,在二维码方面却弄得索然无味,实在太可惜。

其实,国内观众对于博物馆里的二维码还是有着很高需求的。有统计数据显示,在为期一个半月的与时代同行中国美术馆建馆50周年藏品大展上,其总扫码量多达452306次,特别是镇馆之宝《父亲》,获得了10222次的最高扫描总量。对于二维码为观众带来的好处,有一种形象的说法叫把博物馆扫回家。而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现如今这项技术已经在很多领域普及开来。于是,有观众疑惑,何时才能真正扫博物馆回家能实至名归?

期待将博物馆扫回家

对此,国博方面解释说,二维码的技术开发并没有困难,但是其用户群主要是年轻人,而国博是面向各个年龄层的,再加上考虑到现场各方面的条件限制,因此并不会特意强调二维码的展示。但其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会关注观众的意见,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提出这方面需求,我们肯定会添加二维码的应用面。中国美术馆也明确表示,今后除了坚持在自办的展览中使用二维码外,还将建议那些前来的外展也适当借鉴这一做法。

其实,国内观众对于博物馆里的二维码还是有着很高的需求。有统计数据显示,在为期一个半月的与时代同行中国美术馆建馆50周年藏品大展上,其总扫码量多达452306次,特别是镇馆之宝《父亲》,获得了10222次的最高扫描总量。对于二维码为观众带来的好处,有一种形象的说法叫把博物馆扫回家。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现如今这项技术已经在很多领域普及开来,可是观众何时才能真正把博物馆扫回家呢?

借助科技手段让艺术科技化,是让大众更为亲近艺术、文物的新尝试。尤其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博物馆、美术馆,更应将二维码这种低成本、便操作的技术作为首选。有业内专家建议。

对此,国博方面解释说,二维码的技术开发并没有困难,但是其用户群主要是年轻人,而国博是面向各个年龄层的,再加上考虑到现场各方面的条件限制,因此并不会特意强调二维码的展示。但其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会关注观众的意见,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提出这方面需求,我们肯定会添加二维码的应用面。中国美术馆也明确表示,今后除了坚持在自办的展览中使用二维码外,还将建议那些前来的外展也适当借鉴这一做法。

也有分析指出,作为应用十分普遍的新技术,二维码本身没问题。之所以会在博物馆遇冷,恐怕博物馆还要从自身找原因,比如是否缺乏服务意识、专业程度弱、或是管理水平仍有待提高。

借助科技手段让艺术科技化,是让大众更为亲近艺术、文物的新尝试。尤其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博物馆、美术馆,更应将二维码这种低成本、便操作的技术作为首选。有业内专家建议。

编辑:江兵

编辑:陈荷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