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连环画:故事以小见大

4月14日,第20届全国连环画交易拍卖会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文化展厅开幕。来自国内各地的连环画收藏家带来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的名家手稿、获奖作品、古典题材、历史题材和民国时期连环画等藏品和拍品超过一万本,吸引了来自国内各地的连环画爱好者前来参观购买。新华社记者
李欣摄

图片 11956年由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小人书《铁道游击队》
连环画收藏是目前国内的一种主流收藏,国内形成一支庞大的“连友”队伍。我年届七旬的岳父便是“连友”大军中的一员,在多年的收藏实践中,他探索总结出了一套连环画收藏技巧,这些技巧对“连友”从事连环画收藏活动不无借鉴和启迪。
技巧之一:不“求全”。有些“连友”受电视讲座、收藏节目、相关书籍介绍的影响,把品相作为连环画收藏的重要标尺,因此在收藏中,对缺面少页的连环画一律拒之门外。而在我岳父看来,品相虽是连环画收藏的重要标尺之一,但并不是绝对的。他认为,连环画的不可复制性决定了它在历史长河中的唯一性,因此,出版年代相对较早的连环画尽管品相欠佳,但依然有收藏价值。在收藏实践中,我岳父非常注重连环画的“出生日期”,而对于品相,则本着“能好则好,不好将就”的收藏原则。多年来,他收藏了很多品相差一些的老版连环画,目前都成了“镇箱之宝”。他收藏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出版的《旧恨新仇》《战斗在飞虎山上》等连环画,品相虽只有七成,但单本“身价”却达到了200-300元。他收藏的20世纪80年代出版的折叠式微开本连环画,品相只有八九成,但由于它们是国内唯一的微型、折叠式连环画,因此物以稀为贵,单本也被炒到了数百元。
技巧之二:不“跟风”。有消息说,20世纪80年代出版的影视作品连环画成为目前连环画收藏市场的黑马。国内一些“连友”受其诱导,大量收藏黑白版的影视连环画,收藏界刮起一股“影视连环画热”。岳父在收藏过程中,没有盲目“跟风”,而是很理性地对这股风进行了甄别。他认为,影视连环画发行量巨大,出版时间较近,且是从影视翻拍而来,画面模糊不清,纸质也较差,因此在收藏市场上会因“技术含量低”而不会走太远。事实真的验证了其观点的正确性。现在,《大地恩情》《陈真》《霍元甲》《上海滩》等影视连环画,收藏市场上单本售价只在几块钱左右,而且还少有人问津。附近的“连友”都夸赞他“眼光犀利,富有主见”。
技巧之三:不“跑单”。一些“连友”总认为:单行本的连环画,因其故事情节的完整性、独立性,而使其收藏价值高于套集连环画。因此,有些人放弃了套集连环画的收藏。岳父通过市场调查,发现这种观点具有偏颇性。他认为,有些成套的系列连环画在拍卖会上拍卖得非常好。1997年他曾收到一套1956年版《铁道游击队》连环画。当时他只集到了8本,后来在“连友”们的帮助下又淘到了2本,凑齐了全套。结果这套“建制”齐全的连环画以1200元的价格被天津一位藏家收走。近年来,在岳父的影响和指导下,很多“连友”开始向系列连环画收藏进军。
技巧之四:不讲“门户”。一些“连友”认为全国连环画出版社众多,印刷水平、题材风格参差不齐,收藏时应该“取优汰劣”。岳父的收藏技巧是:抛开
“门户”之见,只要是题材和艺术性较好的连环画,他都予以收藏。岳父在与“连友”交流时指出,上个世纪,几乎所有省级人民出版社、美术出版社都出版过连环画,这些出版社出版的连环画艺术风格各有千秋,不能以偏概全,一棍子打死;所不同的,只是题材上略有侧重,如辽宁美术出版社侧重战争题材的作品,上海美术出版社侧重于工业题材的作品,黑龙江美术出版社侧重于“反特”作品。
依靠自己独特的收藏理念,这些年,岳父不仅收藏了各种连环画3万多册,成为本地连环画收藏队伍中的“大家”,还给很多“连友”廓清了收藏理念,拓展了收藏视野,从而使他们在连环画收藏的道路上越走越快,越走越远。

图片 2

图片 3

连环画封面《受降》

除了木刻与漫画,连环画也是表现抗战宣传抗战的一种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但是,在抗战期间,连环画创作并不多见,抗战题材的连环画在1949年解放后为
了配合宣传更多地涌现出来。在今年的上海书展上,出版过众多受人瞩目的连环画的上海人美出版社出版了一套30册以抗战为题材进行创作的连环画,这些连环画
作品并不是新创作,而是多创作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其中描写抗日战争的占据了大部分,还有一些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组合。责任编辑谢颖
告诉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记者,这些连环画多以写实主义风格绘就,虽然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战事早已平息,但当时的创作离开战争年代的硝烟并不遥远,画家们的国内
题材都是实地体验生活而来。当然描写国外的连环画题材囿于政治气候不允许出国,只能闭门造车,就有限掌握的资料假以艺术想象和发挥才能绘就。贺友直,
颜梅华,韩和平等画家们的创作态度极其认真,虽然艺术水准、年龄层次,参差不齐,但是都本着一个不忘历史的创作原则,笔下的人物与场景尽量写实,而不夸张变形。所有的故事也都是真实发生的,以及一些改编自文学作品的。连环画的方寸之间的局限,以及创作人员对于大型战役体验的局限性,使小小的连环画创作不可能描写抗战中的正面战场大战役大场面,而只能通过小故事讲述抗战精神,视角切入点比较小。比如《受降》一书,讲述的就是一个小部队在京浦铁路上拦截了一个日本中队,迫使其投降的故事,是当时日本投降的缩影,小画面的方寸之间透出了大量的内涵信息。也有很多描写东北抗日联军,没有描写正面
战场的情况,而是通过几个游击队员,几个孩子的斗争,以小见大,这些都是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的故事。现在也有许多创作于当代的抗战题材连环画,但是,较之半个世纪之前的创作,无论从技法还是从对于画面的构图等等方面来看,较之半个多世纪之前的创作已有了天壤之别,谢颖说:五六十年代的连环画画法比较注重现实主义,围绕故事所发生的地域、年代不同的部队真实刻画,比如新四军在江南和北方的活动,地域特点的不同带来场景的不同,注重资料性,真实性。但是现在的有些连环画创作,已经不太强调这些方面的考证。这与主管领导本身就是画家也有关系,当年就是著名连环画画家赵宏本负责古典题材,顾炳鑫负责现实题材,而现在,出版社专业创作人员已经不再设立,创作人员散兵游勇之势无法挽回。

编辑:李杨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