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皮影戏这个冬天不太冷

新华网辽宁频道7月14日消息
来自辽宁各地的13支皮影戏表演团体14日同台献艺,展示这种历史悠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魅力。表演者中有很多人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他们的质朴表演赢得观众的尊重和好评。

图片 1


据记者了解,组织皮影戏会演是辽宁省首届农民文化艺术节的重要内容。全省13支皮影戏表演团体精心准备了17个皮影戏节目,其中既有《鹊桥会》《苏武牧羊》《火焰山》等传统剧目,也有《东郭先生和狼》《神州人民爱英雄》等新编剧目。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复州皮影戏”传承人宋国超,这次率领瓦房店市义和班皮影队来表演《奇缘传》。他说:“向农民展示文化遗产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尽管眼下农村青年更迷恋当代文化艺术形式,但传统的东西需要知道一点。”

五台山出了金刀削发,天波府抛别了年迈白发前不久记者来到恩施市崔家坝镇,在一阵震天锣鼓声后,皮影戏艺人郑明汉灵活操纵着手中木杆,将《杨家将》经典段落演绎得活灵活现,也吸引了记者对其一探究竟。

让人高兴的是,传承了千年的皮影戏正在注入新的流行元素。由大连市群众艺术馆皮影剧团表演的大型皮影戏《卖火柴的小女孩》,采用了影人影窗表演与真人舞台表演相融合的形式,令人耳目一新;沈阳关氏皮影戏的第5代传人关维颖,把皮影戏艺术带进校园,沈阳市沈北新区蒲河九年一贯制学校的学生们此次表演了《千手观音》等皮影节目。

皮影戏是一种影术造型,具有一口说尽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的艺术特性。艺人们一边操纵戏曲人物,一边用当地的民俗唱腔唱述故事,同时配以丝弦锣鼓乐,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2011年,中国皮影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

记者从日前举行的辽宁省第五届皮影戏调演上获悉,曾经濒临灭绝的辽宁皮影艺术已经起死回生,呈现出可喜的发展态势。

皮影戏也叫灯影戏,是用灯光照射着用兽皮或纸板刻成的人物剪影以表演故事的戏剧,演员一边操纵一边演唱,为群众喜闻乐见。

崔家坝是施宜古道上的文化古镇,早在清朝中期就有民间艺人采用皮影的形式演唱灯戏和南剧。一直到解放前后,皮影戏仍是当地民间主要的艺术门类,成为一块闪亮的文化瑰宝。文革时期,皮影戏作为四旧而遭受灭顶之灾。上世纪80年代,崔家坝皮影戏在民间艺人郑家荣的带领下得以恢复。然而该戏班在1996年因各种原因被迫解散,它又一次陷入濒危状态。

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开展以来,政府的重视、资金的投入、良好的社会环境,使皮影唱本、创编、传统皮影的保护都有了很大的改善。辽宁的皮影艺术家信心倍增,他们一边搜集整理传统戏,一边创作新编古代戏、现代戏,皮影艺术犹如枯木逢春,日渐复苏,呈现出新的生命力。今年6月,辽宁凌原皮影、复州皮影进入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级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随后,鞍山皮影、锦州皮影、盖县皮影被列为省级名录。辽宁省文化厅组织的第五届全省皮影戏调演,汇集了8个皮影剧团的17台剧目,百余名皮影艺人吹拉唱演,展示了精彩的技艺,演绎着世代相传的悲喜故事。

2009年,时年87岁的郑家荣去世,把整套皮影道具和剧本都留给了从小跟其学习皮影戏表演的侄子郑明汉。郑明汉不甘心这门古老的民间艺术在他手里失传,与几位村民自发地组织了一个皮影剧团,成为恩施市唯一一支能用皮影艺术表演南剧和灯戏的民间表演队。

辽宁省群众艺术馆副馆长蔡学琴说,这次调演展示了辽宁皮影的基本状况,其演出的高质量和多元的发展状态十分可喜。参演的剧目体现出三个方面的特点,一是完好保存下来的原汁原味的传统段子;二是传统题材的新编皮影戏,是遵循传统之上的继续发展;三是新颖别致的现代皮影,是新一代皮影艺人对皮影艺术的大胆尝试和探索。

2010年,州戏剧家协会主席何起群、民俗文化专家贺孝贵、恩施市文化馆原馆长黄应柏、恩施职院巴文化研究所谭庆虎教授等专家来到崔家坝,对这支皮影表演队进行了深入调查。专家们认为,崔家坝皮影不仅能表演多个传统剧目,也能根据现代题材自创节目。然而其最大的特色在于该表演队以灯戏、南剧声腔为主表演节目,相比我州巴东等地的皮影戏,形成了独树一帜的灯戏皮影,对传承我州皮影艺术,特别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恩施灯戏、南剧有着重要的意义。

凌源市振声皮影团参演的皮影戏《鹿台风云》、《妖狐惊变》,由省优秀皮影雕刻艺人于振声亲自动手雕刻影人,省民间艺术家韩琢编剧、作曲并导演。在音乐方面,伴奏在保持传统皮影风格,保证皮影演唱韵味的前提下,还运用了现代表现手法。大连市瓦房店“义和班”演出的传统皮影戏《孟姜女》,曲调悲凉,唱腔凄美,拿影、司鼓和琴师配合默契。大连群众艺术馆皮影剧团的现代皮影戏《三只猴子》有着鲜明的动画和木偶特点,虽然因没有唱腔而引发争议,但生动的情节,紧凑精练的节奏和高超的表演技法,特别适合年轻一代观众的欣赏习惯。

郑明汉介绍,目前崔家坝皮影戏现存传统剧目40余钟,多为历史剧,如《杨家将》、《西游记》、《穆桂英招亲》、《全家福》等等。随着时代的发展,崔家坝皮影戏演出剧目离现代生活太遥远,面临着市场萎缩,欣赏皮影艺术的受众越来越少的窘境,这门艺术的传承也面临着现实的考验。

辽宁皮影戏虽然发展情况良好,但皮影艺术后继乏人的

谭庆虎教授认为,想要更长久的发展,崔家坝皮影文化也需要从自身作出调整和革新:一是要求郑明汉团队学习皮影戏表演器具的制作工艺,二是挖掘整理经典老唱本,三是可以请专家将唱腔制作成简谱,便于记录和传载。

< 1 > < 2 >

恩施市文体局局长李拔权介绍,市文体局在多次调研的基础上,正着手将其命名为恩施灯戏皮影,并将其列入恩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并逐级申报州、省乃至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同时,将通过恩施市非遗传承中心邀请郑明汉团队前去讲演,不断发现和培育新人,使其后继有人,最终把恩施灯戏皮影做成全州的一个文化品牌。

郑明汉带领表演队排练皮影戏

爱心企业为皮影戏表演队捐赠服装

独具魅力的崔家坝皮影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