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娱乐降边嘉措:为藏族的进步发展鼓与呼

新葡萄娱乐 1

新葡萄娱乐 2

◆1981年,降边嘉措在拉萨采访著名格萨尔说唱艺人扎巴和玉梅。

有这样一位老人,他12岁参加解放军,17岁开始先后担任十四世达赖喇嘛与十世班禅大师的藏语翻译,数次面见周恩来、陈毅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他是我国第一位藏族博士生导师,也是藏族史诗《格萨尔》研究的泰斗——他就是著名藏族学者降边嘉措。

剃着板寸,密匝白发犹如一丛钢针;脸堂红亮,寿眉舒展,目光诚恳、睿智、坚毅;步伐轻健,紧握拳头喊“加油”……岁末年初的荧屏上,出现了这样一位极有气场的八旬老者。

1938年10月,降边嘉措出生于四川巴塘。父亲在外谋生,母亲带着兄妹7人租着地主的房和地,艰难地生活。7岁那年,降边嘉措遇到了一件让他因祸得福
的事——为了帮妈妈挣钱养家,他作为头人的“学差”被送到巴安小学去读书。所谓“学差”就是当地头人不愿将自己的孩子送到政府开办的学校去学习,因此雇人
代替入学。

老者名叫降边嘉措,藏语的意思是智慧的海洋。他以四川博物院11幅《格萨尔》唐卡守护人的身份来到央视《国家宝藏》第二季,又深情道出自己与已故说唱艺人扎巴老人的故事,道出自己为什么能够40年来坚持不懈搜集、整理、编纂与藏族史诗《格萨尔》有关的资料和著作,还道出自己的“中国梦”——“我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来参加我们的工作,把《格萨尔》翻译成汉文,翻译成各种外文,让《格萨尔》流传得更加广泛、更加久远。我还有个心愿,把《格萨尔》搬上银幕,拍一个史诗大片。”

1949年12月,巴塘县宣布和平解放。1950年6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到达巴塘县,这一年恰逢降边嘉措小学毕业。当时,降边嘉措的哥哥已是中共巴塘地下党外围组织成员,哥哥告诉他,解放军比国民党好,跟着共产党、解放军才有出路。

他的“中国梦”在网络版上引来弹幕:“突然泪目”“这是灵魂深处的热爱”“这位可敬的老人让我热血沸腾”……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年幼的降边嘉措见过三种军队:一种是经常挑起部落战争的旧西藏地方政府军队,一种是只为拉壮丁的国民党军队,还有一种是和蔼可亲的解
放军。解放军称乡亲们为“藏族同胞”,从不抢老百姓的东西。降边嘉措至今仍然记得,当时有解放军战士在吃花生米,生平第一次闻到花生米香味的他很惊讶,便
问这是什么,能不能给他也尝尝。这位战士的花生米并不多,但还是给了他一把。“我想,跟着这样的人走是可信的。”降边嘉措说。

为了梦想,降边嘉措于去年下半年推出五卷本新著《英雄格萨尔》之后不愿停歇,“比之伟大的《格萨尔》史诗,《英雄格萨尔》所涵盖的内容只是冰山一角、沧海一粟。”

于是,还
没步枪高的12岁的降边嘉措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8军53师157团文工队工作。1951年,他随部队抵达拉萨,之后被派往西藏军区干部学校学习藏
文。降边嘉措虽然会说藏语,但出身贫寒的他并不会读写藏文。当时,学校每月给教藏文的西藏贵族、高僧支付几十个大洋作为酬劳,而解放军战士的津贴是2个大
洋,军长、政委才8个大洋。凭着一股子拼劲,1953年学校举行藏文考试时,年仅15岁的降边嘉措考了94分,是当时800多名学生中的第一名。

新葡萄娱乐,在“冰山”与“沧海”的宏阔背景之上,他的身影幻若行吟诗人,一点一点移动,那是没有终点但依然心怀信念的跋涉。

1954年,成绩优异的降边嘉措被选派到西南民族学院(今西南民族大学)政治系学习。1955年5月,参加完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达赖喇
嘛返回拉萨途中经过四川,17岁的降边嘉措被派去担任他的生活翻译达两个月。这期间,他见证了周恩来、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达赖喇嘛会谈的历史瞬间。

降边嘉措,藏族,1938年10月出生,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人。

1956年,大学毕业后的降边嘉措进入中央民委翻译局(今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工作,后又调入民族出版社。他在一系列重要的政治场合中担任翻译,见证了我们党民族政策的实践和西藏社会历史进步的进程。

12岁参军,17岁起担任藏语翻译。1956年9月调入北京,任中央民委翻译局翻译。此后24年间,主要从事马列著作、毛泽东著作以及党和国家重要文献藏文版的翻译出版工作。

1959年,在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十世班禅大师作长篇发言,降边嘉措担任翻译,并参与了周总理与十世班禅大师的会面;在其后周总理接见10个藏族自治州州长时,他又承担了翻译工作。

1981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成为《格萨尔》研究带头人。

在党的八大至十一大及全国“两会”期间,降边嘉措多次担任大会翻译。他曾为李维汉、乌兰夫、习仲勋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喜饶嘉措大师、阿沛·阿旺晋美等民族宗教界上层人士担任翻译。

降边嘉措创造了很多个“第一”:创作了藏族作家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格桑梅朵》,是我国第一位藏族副研究员、藏族博导,撰写了我国研究《格萨尔》的第一部专著《〈格萨尔〉初探》,主编了代表我国《格萨尔》事业最高成果、第一套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藏文版《格萨尔》精选本……

此外,降边嘉措还参与了藏文版《共产党宣言》第一版、《毛泽东选集》(1~5卷)、《毛主席诗词》和《红旗》杂志等马列著作、毛泽东著作及党和国家重要文献的翻译出版工作。

12岁

1980年,降边嘉措发表反映解放军进藏、解放西藏光辉历程的长篇小说《格桑梅朵》(汉文版),这是藏族文学史上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此后,他考入中国社科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成为我国第一位藏族研究员。

年龄最小的藏族战士

在贾芝、周扬等文艺界前辈的鼓励下,降边嘉措开始投身于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的研究。作为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降边嘉措对
《格萨尔》及藏族文化进行了深入挖掘和整理,主持了历时30年完成的《格萨尔》精选本大型文化工程,从而将藏族人民优秀的文化遗产《格萨尔》研究推向前所
未有的高度。

四川巴塘县属于藏区,小降边是贫农出身。父亲在外谋生,母亲带着7个儿女艰难度日。为了给家里换些酥油和糌粑,1945年,7岁的小降边接受了藏族头人的安排,当“学差”。

几十年来,降边嘉措著作等身,除了大量翻译作品和学术著作外,他还创作出版了《十三世达赖喇嘛——1904年江孜保卫战》
(合著)、《周恩来与西藏的和平解放》、《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在西藏的成功实践》、《雪山名将谭冠三》、《李觉传》、《藏族老红军天宝传》、《最后的女土
司》、《这里是红军走过的地方》、《第二次长征——进军西藏、解放西藏纪实》、《阳光下的布达拉》、《环绕喜马拉雅山的旅行》等一批反映西藏历史和建设的
作品。

当时,国民党在那里开办小学教授汉语,要求头人把孩子送来读书。头人觉得自己的孩子没必要学汉语,更怕孩子被劫持,那怎么办呢,就找自己领地上的穷孩子顶替吧。因祸得福的“学差”经历,为降边嘉措打下了汉语基础。

如今,年近八旬的降边嘉措虽满头银发,但仍精神矍铄、思想活跃。他与时俱进,经常在网络上发表有关西藏和藏族历史文化的文章,为藏族的进步和发展不遗余力地鼓与呼……

1949年12月,巴塘县和平解放。1950年6月,解放军进藏部队南路先遣支队到达这里,小降边被选作学生代表,向部队首长献了花。

在动荡的年代里,小降边见过3种军队:一是经常挑起部落战争的旧西藏地方军;二是强拉壮丁的国民党军队;三是“金珠玛米”,“金珠”是解放的意思,“玛米”指军队,“金珠玛米”从字面上理解就是“砸碎锁链的军队”。

“金珠玛米”的一个小战士正吃着花生米,生平第一次闻到花生米香味的小降边很惊讶:“这是什么东西呀?那么香!给我!”更让他惊讶的是,“‘金珠玛米’不抢老百姓的东西,他们的花生很少,却给了我一把。”他的哥哥曾说,共产党的军队比国民党的好。这把花生让小降边相信了,“跟着这样的人走还是可以的”。1950年8月,12岁的他加入了解放军,成为年龄最小的藏族战士。

那会儿,他的个头还没有步枪高,没能参加随后打响并取得胜利的昌都战役。毛主席指示进藏部队“一面进军,一面修路”,降边所在的解放军18军53师修的是康藏公路东段最艰难的达玛拉山区域。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十七条协议”,这标志着西藏获得了和平解放。6月初,西藏的首席代表阿沛·阿旺晋美在解放军18军军长、进藏部队司令员张国华陪同下由京返藏,途经达玛拉山。筑路部队在工地上举行了欢迎仪式,降边见到了阿沛和张国华。

这一年的8月28日,降边随18军军部进藏。昌都至拉萨约1150公里,他们翻越了19座终年积雪的大山和数不尽的丘陵,趟过数十条寒冷刺骨的冰河,终于在近两个月后的10月24日,看到了高高耸立的布达拉宫。26日,18军主力部队举行入城仪式,降边走在腰鼓队里。

这一路,降边发挥双语特长,担任了部队的翻译。当时他虽然会说,但读写不行,对藏文、汉文的系统学习是后来在部队完成的。1954年,成绩优异的降边嘉措被部队送入西南民族学院,1956年9月被调入北京。此后的24年被降边谓为“激情燃烧的岁月”,他和团队合力完成了将《毛泽东选集》1-5卷、《毛主席诗词》、《红旗》杂志、马列著作等翻译成藏文的工作,“把我最宝贵的青春年华贡献给了向广大藏族同胞传播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崇高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