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要“活” 而且要活得光彩

新年伊始,各省区市“两会”陆续召开。在各地“两会”上,很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积极建言。北京中轴线保护、工业遗产保护、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通过一个个议案、提案,为珍贵文化遗产得到更好的保护和“活”起来鼓与呼。

名城标志性历史建筑恢复工程”和“百项文物保护修缮工程”今天将宣布启动,这将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最大规模的文物修缮工程。记者昨天从市文物局了解到,随着明北京城城墙遗迹、永定门瓮城及箭楼等标志性建筑的逐步恢复,北京旧城区将再现“凸”字形城郭。

图片 1

赋予中轴线传统建筑

  修复永定门瓮城及箭楼**

图为北京中轴线远眺。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更加丰富的生命力

  据北京市文物局介绍,按照《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要求,必须从整体上考虑北京旧城的保护,具体体现在历史河湖水系、传统中轴线、皇城、旧城“凸”字形城郭、道路及街巷胡同、建筑高度、城市景观线、街道对景、建筑色彩、古树名木十个层面的内容。

建筑大师梁思成曾这样赞美北京的中轴线:“北京独有的壮美秩序就由这条中轴的建立而产生。前后起伏、左右对称的体形或空间分配都是以这中轴线为依据的;气魄之雄伟就在这个南北引伸、一贯到底的规模。”始建于元大都、距今已有750余年历史的中轴线,是北京老城的灵魂和脊梁。中轴线的保护和申遗,对北京全国文化中心建设意义重大。

从元大都到今日的北京城,在700多年的历史变迁中,中轴线延续至今。北京中轴线的申遗范围南起永定门,北至钟鼓楼,全长7.8公里,包括永定门、先农坛、天坛、正阳门及箭楼、毛主席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天安门广场、天安门、社稷坛、太庙、故宫、景山、万宁桥、鼓楼及钟楼14处重要的文物点。

  因此,北京市政府及东城区、西城区政府将组织实施历史文化名城标志性景观的恢复。继续按照“完善两线景观、展现皇城格局、维护古都风貌、保护京郊史迹、整治文物环境、实现合理利用”的总体设想,力争启动明北京城城墙遗迹、永定门瓮城及箭楼、北京内城西南角楼、左安门角楼、右安门角楼等重要节点景观修复工程。形成内、外城的整体景观,进一步恢复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凸”字形城郭整体格局。

目前北京市已基本确定了中轴线申遗的时间节点,到2030年基本达到申遗要求。

今年北京市“两会”上,北京市政协委员聂一菁提交了关于中轴线“活”起来的提案。聂一菁表示,中轴线沿线分布着丰富的文化设施,包括博物馆、展览馆、音乐厅、美术馆等,也有很多地标性建筑,包括故宫、天坛等。它们周边生活着北京市民,也吸引着大量游客。因此,应该做好文化遗产保护、历史精髓传承、文化价值提升工作。

  整修中轴线沿线文物**

北京中轴线申遗和保护工作,在日前召开的政协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受到了委员们的高度关注,多名委员为中轴线申遗保护建言献策。

聂一菁建议,建立中轴线地区范围内的文化展示体系,以各类重点文物、文化设施、重要历史场所作为带动点,围绕人文典故、街道水系,打造文化精品线路、文化魅力场所,让人们在看到这些古老建筑的同时了解其背后的人和故事。此外,还应加强顶层设计,开展优质文化活动,让中轴线地区的文物“活”起来,引入传统的文化和演艺项目,赋予中轴线古建筑更加丰富的生命力和文化内涵。

  今年开始,北京市每年投入文物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项经费增至10亿元,以此加大文化遗产保护力度,启动“百项文物保护修缮工程”。具体包括中轴线保护整治与展示工程、六处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等。

1.保护中轴线是首都的历史责任

对于中轴线保护,北京市政协委员张鸿声表示,虽然中轴线大部分完整,但是也存在一些有缺失,甚至难以复建的建筑。当前,应结合今年中轴线的规划,格外重视珠市口到永定门步道的修复工作,以确保中轴线文化的完整。同时,应恢复永定门箭楼以及城门内关厢等部分建筑。

  中轴线沿线文物建筑外观整修工程,将按照中轴线申遗要求,继续开展中轴线保护规划研究,确定遗产申报名单、保护范围缓冲区。加强中轴线、朝阜大街等线性文化遗产保护、整治工作。完成大高玄殿乾元阁修缮、北海小西天万佛楼与阐福寺大佛殿建筑群修缮等重点保护工程。

北京中轴线既是古都北京的中心标志,也是世界上现存最长、最完整的古代城市轴线,在传统城市空间和功能组织秩序上起了统领的作用。

健全完善工业遗产保护机制

  另外,还要实施明清皇家建筑修缮保护专项工程,完成颐和园德和园、天坛北神厨和北宰牲亭等修缮工作。

作为北京老城保护的“一号工程”,北京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中轴线申遗保护工作。2017年,就北京中轴线的遗产价值和构成要素,北京市文物部门牵头组建项目组,多次进行专题研讨,明确了北京中轴线的构成要素,包括自南向北纵贯永定门、先农坛、天坛、正阳门及箭楼、毛主席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天安门广场、天安门、社稷坛、太庙、故宫、景山、万宁桥、鼓楼及钟楼等14处遗产点,以及连接这些遗产点的历史道路和道路两侧约51.4平方公里的缓冲区。

工业遗产是人类文明和历史发展的见证,具有的历史文化价值、科学技术价值、经济价值和艺术价值在世界范围内受到普遍重视。

  推动六大遗址整治保护**

2009年,北京首次提出了中轴线申遗。次年,国家文物局将北京中轴线申遗列入备选名单。2011年6月,北京中轴线申遗文物工程正式启动,同时北京市还启动了中轴线文物保护工程,对永定门城楼、地安门雁翅楼、左安门角楼等一批重要文物进行了重新修缮,对钟鼓楼、地安门、什刹海、大栅栏等周边的环境进行了整治,这些地区正在逐渐恢复原有的历史风貌。

在今年安徽省“两会”上,安徽省政协委员张向阳关注的是安徽省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利用。他认为,安徽省有着丰富的工业遗产资源,如佛子岭水库、合肥钢铁厂、泾县宣纸厂等,大批老工业企业曾为安徽经济建设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保护工业遗产,对于留住安徽城市工业发展历史记忆、丰富城市文明档案、增强国民文化自信具有重要意义。然而,随着城市改造和产业结构调整,很多曾经为安徽经济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老工业企业或迁离城市,或面临“关”“停”“改组”,甚至一些有价值的工业遗产、遗存、遗址被损坏或拆除。

  今年将加强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与整治,做好圆明园遗址、周口店遗址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工作,迁建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博物馆;积极推进琉璃河、团河行宫、金陵等遗址的保护规划和考古遗址公园规划编制工作,符合条件的积极申报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

在2016年的北京市两会上,“推动中轴线申遗”被正式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两年来,北京市主要领导多次调研中轴线的保护和申遗工作。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指出,北京中轴线是北京老城的灵魂和脊梁,保护、传承、利用好这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是首都的历史责任。

如何让这些工业遗存“活”起来,做到既保护好又利用好?张向阳建议,首先需要加强工业遗产保护宣传,多渠道发声,强化市民对保护工业遗产的认识;其次,要建立详细的工业遗产清单和工业遗产保护目录;最后,在对工业遗产调研的基础上,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结合安徽省工业遗产实际情况,健全、完善工业遗产保护机制。

  今年,北京市还将推动“四厂一线”即798工厂、北京焦化厂、首钢、京棉二厂创意产业区和京张铁路等近现代工业遗址文物价值调查研究,为发挥工业遗产资源优势及再利用创造条件。目前,市文物局已完成首钢工业遗产文物价值调查工作,正在履行相关手续。近期,北京市文物局将启动北京焦化厂工业遗产文物价值调查工作,使更多的遗产类别纳入文化遗产保护范畴。

2.复建完整永定门,还中轴线完整南大门

张向阳认为,工业遗产保护应该建立在原址保护为主的基础上,引导好工业遗产的保护性再利用;可以开展文化、休闲设施建设等,充分发挥工业遗产的文化价值;通过经营性保护,增加工业遗存的内涵价值,实现利润和收益,从而更好地保护和开发工业遗存,形成良性循环。

来自:北京晨报

随着社会发展,中轴线这条北京的“脊梁”,如今面临着窘境:或被拆除,或被占用,或被改装,中轴线的魅力被现代社会的繁华淹没了。

加强大运河沿线

2017年,北京市政协以保护北京中轴线为专题,在多次调研的基础上提交了《关于保护北京中轴线的意见和建议》,提出保护中轴线需要“三个恢复”:恢复中轴线文物建筑的完整性,恢复中轴线的历史景观空间,恢复中轴线的历史环境。

名城名镇名村、传统村落保护

目前中轴线本体并不完整,作为中轴线南端起点的永定门,北段的地安门已被拆除。2004年,在专家的呼吁下,北京市复建了永定门的主体建筑——城楼。在2018年的北京市“两会”上,多名北京市政协委员建议全面复建永定门,恢复中轴线建筑的完整性。

大运河河北段全长530公里,在省内流经廊坊、沧州、衡水、邢台、邯郸五市。大运河河北段文化积淀深厚,不仅是漕运通道,还是古代丝绸之路、瓷器之路、茶叶之路、海盐之路的通道,其河道、码头、仓储、桥梁、渡口、炮台等建筑和文物,涉及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等多个领域。

政协委员、北京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张庆认为,历史上永定门城楼是一组建筑,除城楼外,还包括箭楼、瓮城、城墙、护城河以及永定门内东西两侧的胡同。目前永定门只复建了一个城楼,格局还是残缺的。建议补建永定门的箭楼和瓮城,还北京中轴线一个完整的南起点,最大限度还原它的历史文化信息。同时建议打开永定门城门,使其内外贯通,恢复永定门作为中轴线南始点的重要意义。

民革河北省委经调研发现,由于历史原因,大运河河北段河道多处被毁,存在生态环境恶化、河道污染严重、文物缺乏有效保护、人文环境没有得到有效管理等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民革河北省委建议,加强大运河沿线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街区和传统村落保护,推动历史文化街区认定、保护范围划定和历史建筑普查工作,建立保护档案,科学合理确定修缮方案。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还应与美丽乡村建设有机结合,实施乡村振兴计划,加大对运河历史文化聚落整体保护和综合整治力度,体现大运河在丝路、瓷路、茶路、盐路、驿路的地位。

3.把中轴线放在老城保护维度中

民革河北省委认为,河北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必须加强京津冀三地产业联动,发挥历史文化、产业资本、智力优势,谋划大运河文化带的产业战略、生态修复和文化振兴。同时要优化机制,吸引社会资本进入,提高大运河沿线人民的幸福指数。此外,还需要统筹相关部门职责,推动文化遗产保护、河道水系治理、生态环境修复、文化旅游发展等工作的有机结合。

以中轴线申遗为目标,加强对北京老城文化遗产的保护非常重要。但多名委员也表示,这项工作问题多、难度大、挑战性强,需要全社会通力合作。

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朱岩石认为,中轴线申遗,不能仅把眼光放在中轴线本体上,中轴线东西两侧,有很多对称的建筑物、标志物和建筑群,如东单西单、东四西四、东直门西直门、左安门右安门等,都是诠释中轴线完整性的物化表现。

对于中轴线上不复存在的建筑物,朱岩石建议,要有“舍”与“得”的态度,不要轻易复建、复原。“国际上对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要求很高。”要画龙点睛式地复建,要将其与真实文物区别开来。虽然中轴线上有一些标志性建筑缺失,但贯穿中轴线南北两侧有很多古建筑群,可以通过挖掘这些历史文化遗产来烘托缺失的建筑物。

政协委员、首都博物馆馆长韩战明建议,加快中轴线申遗,除了要深入挖掘沿线历史文化遗产、整治历史风貌、使文物建筑得以修缮外,还要借助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促提升的良机,将那些破坏中轴线历史景观和环境的建筑,拆迁腾退一批,经过修缮整治,恢复一些老街道、老胡同、老院落的历史风貌。

政协委员、民革北京市委秘书长蒋耘晨表示,要恢复中轴线的历史环境,需要整治与中轴线古建筑群不协调的地段环境。如恢复地安门传统商业街,腾退、拆除、降低破坏景观的现代建筑,使中轴线沿线的建筑风格一致。

4.保护真正的老文物

由于中轴线沿线存在“人口多、房屋危、设施差、修复难”等问题,在传统街区的改造与修复当中,有委员建议,一定要尊重历史和中华传统建筑文化规制,保护真正的老文物。

目前,北京市文物部门已联合清华大学等单位修编了《北京中轴线申报世界遗产名录文本》《北京中轴线保护规划》等,划定了文物保护范围、中轴界面控制区、建设控制地带、外围风貌缓冲区等四个层次的遗产保护区划,并针对各区域提出了中轴线保护和综合整治策略:遗产区聚焦文物腾退;缓冲区聚焦风貌整治,重点整治对中轴线视廊、对景观造成破坏的不协调建筑,确保到2030年基本达到申遗要求。

为尽早推进中轴线申遗保护工作,北京市文物部门已制定了2018年中轴线综合整治重点任务,涉及文物腾退11项,力争完成太庙、社稷坛、天坛、景山、北海内住户的腾退工作;启动中央单位、驻京部队产权和私产的先农坛庆成宫、皇史宬、贤良祠、会贤堂内住户的腾退工作,推进故宫西华门“屏风楼”、京师大学堂建筑遗存内的单位与住户的腾退工作。

政协委员、民盟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宋慰祖认为,中轴线是世界城市建设史上最杰出的城市设计范例之一,对其进行保护势在必行。他建议,要充分挖掘北京中轴线文化遗产背后的历史故事和丰富的文化内涵,注重历史文件、历史事件、文化名人的介绍与宣传,让北京中轴线文化遗产闻名世界,重塑北京这座千年古都的文化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