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美术馆举行古版年画展

图片 1

几年前,我购了一幅画《姑苏繁华图》。这是与《清明上河图》齐名的震撼长卷,它是最全面的古代苏州风貌的画作,反映当时“商贾盛行、百货林立”的市井风情。

图片 2

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

图片 3

原标题:南桃北柳,关于古版年画之美

——杜甫

我对这幅画卷爱不释手,时常摊开欣赏。久而久之,竟对画中一房一屋、一舟一船的位置熟记于心。

杜甫诗云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从古到今,人们都喜欢将桃花与杨柳一起描绘。农历新年期间,说年品画己亥年春节南桃北柳古版年画展正在苏州美术馆举行,展览以过年为脉络,呈现了71幅清康乾时期至近现代苏州桃花坞年画和天津杨柳青年画。

杨柳依依、桃花灼灼,是一种美好的文化意境,预示春天的到来。

几年后的一个阳春三月,我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苏州。没有同伴,没有地图,没有导航,甚至没有向人问路,我居然能够准确找到自己想去的每一个地方。第一次来苏州的我,居然有故地重游的感觉。

年画形式虽早已形成,但直至清代道光年间年画的名称才第一次正式出现。在桃花坞年画的故乡苏州,年画一度被称为画画张,民国年间在上海出现了新的年画形式月份牌年画,由此年画一词才流行开来,沿用至今。

己亥年新春前夕,天津杨柳青苏州桃花坞两大年画,在苏州年画的地标桃花坞,联袂打造“说‘年’品‘画’——己亥年春节‘南桃北柳’古版年画展”。

走在苏州的运河边。苏州因京杭大运河而成为商贾的天堂,水也因此成为苏州的符号。“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江南水乡,河湖交错,水网纵横。苏州人家依水而建,傍水而眠。

说年品画己亥年春节南桃北柳古版年画展现场

漫步在小桥流水、黛瓦白墙的诗意人间,时常有穿着旗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与我擦肩而过。灵动的水乡造就了苏州女子温婉如水,小家碧玉的性格。“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真是不假。

天津杨柳青年画《庄家忙》

图片 4

天津杨柳青年画《琴棋书画》

走在苏州的园林里。苏州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居士高踪何处寻,居然城市有山林。”虽身处闹市,却“隔断城西市语哗,幽栖绝似野人家。”

春节,在中国民间习惯称过年,它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节日。在上古时代,先人们将它称为腊,尧舜时称年为载,夏代称年为岁,商代改岁为祀,周代才称之为年。它的最初含义并不是一个时间概念,年字原是稔字初文,即庄稼成熟丰稔之意。年字的甲骨文写法是,上为禾字,下为人字,好像一个人举着一束禾谷跳舞,表明人们在获得丰收以后的喜悦心情。

苏州的园林,或因材致用,或因地制宜,或因时而变,或因人而异。一座假山,一块灵石,一池碧水,一扇屏风,景到随机,有真为假,做假成真。是苏州成就了园林,还是园林成就了苏州?

《说文解字禾部》中,最早对年的解释是年,谷熟也。从禾,从千声。《尔雅释天》篇云:年者,取禾一熟也。《榖梁传宣公十六年》载:五谷皆熟为年,五谷皆大熟为大有年。大有年就是大丰收。一年的确定就是根据谷物播种、收获一轮的周期。春夏秋冬,周而复始,365天为一年,连系新旧年岁的日子就是年节。

走在桃花坞大街。早春三月,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一树树桃花粉嫩欲滴,宛如人面。想当年,唐伯虎因官场失意,隐居在桃花坞,过起了与花为邻,以酒为友的生活。他在《桃花庵遇仙记》中写道:“桃花谷里桃花仙,桃花美人树下眠。花魂酿就桃花酒,君识花香皆有缘。”

中国春节之所以能世代延续,是因为它已经积淀了数千年的传统文化,成为中华民族世代相守的精神家园的组成部分,成为每一位百姓的一种信仰和祈福的方式,成为凝聚家庭和社会情感、情谊的大团圆主题及模式。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每到春节将临,呈现我国独有的如潮水般的春运现象,乐享高速、高铁、网络等现代化成果,常回家看看,在国人心目中已经成为难以解开的文化情结。它是一种文化意境,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载体,似一杯陈年酿造的老酒,芳香四溢,愈久弥香。

图片 5

除夕即大年夜前夕,人们要贴吉祥喜庆的春联、年画、福字,换门神,挂中国结等辞旧迎新不可缺少的习俗。

我倚在桃花树下,任凭桃花的香气钻进我的鼻孔,沁入我的心脾。桃花坞里真的能遇到桃花仙吗?这个问题多年困扰着我。但此刻,我不再去想能否遇到桃花仙,我自己就是醉卧花下的桃花仙。“花中不知日月短,岂料世上已千年。不入浊世凡尘染,情愿枝头做花仙。”枕着桃花的香气,不觉时光流逝,只觉从容心安。

苏州桃花坞年画《加官进禄武门神》

来到一个餐馆,点了苏帮名菜松鼠鳜鱼。鱼端上来的一刻,吃惯了东北乱炖的我,被它精细复杂的刀工深深吸引住了。鱼被剖成松鼠的形状,倒上番茄酱后,色泽橘黄,宛如怒放的菊花。吃上一口,外酥里嫩,酸甜适口。如此精致的菜肴,也只有细致柔和的苏州人能做得出来。

天津杨柳青年画《秦琼尉迟门神》

图片 6

苏州桃花坞年画《五子门神》

苏州如茶,香气袅袅,沁人心脾。苏州如酒,醇馥幽郁,历久弥香。苏州如画,匀红点翠,笔底春风,我亦是画中人。无限风情图难尽,教人怎不忆姑苏。

年画最古形式是门神,最早的司门之神传说是神荼和郁垒兄弟二神,在汉代还有画虎或鸡于门上,并将苇索悬于其上的习俗。《山海经》说:东海之中有一座风景美丽的度朔山,山上有一棵巨大无比的桃树,盘曲方圆3000多里,这棵桃树的东北枝叫鬼门,守门的神荼、郁垒是万鬼的统率,如果发现有害人之鬼,就用草绳捆起来喂老虎。南北朝梁朝的宗懔《荆楚岁时记》:新年门旁设二板,以桃木为之,而画神荼、郁垒像,以压邪,谓之桃符。一年一换,故以为新年故事也。到了唐代,由于唐太宗李世民的推崇,门神的形象转变为手持钢鞭的尉迟敬德和手持铁锏的秦叔宝,唐玄宗时代又有百代画圣吴道子所绘的钟馗像。门神的形式随着时代、地域的变化而变化。

后来过年,人们不满足于门神贴在门上了,也画了许多祈福吉祥的图画贴在厅堂、内室墙上。随着我国雕版印刷技术的发展,出现了木版印制的纸画。如鹿、鹊、宝、蝠、瓶,如财神、福禄寿三星、送子观音、八仙祝寿、和合二仙,如鸡王镇宅、金钱虎、麒麟送子、独鲤朝天、马上封侯,如丹凤朝阳、喜从天降、蚕花茂盛、年年有余、老鼠嫁女,如一团和气图、二十四孝图、岁朝图、百子图、耕织图。还有许多反映敬天法祖、忠孝传家的伦理美德,历史和戏文故事,风景花卉、仕女婴戏,以及民众生活的年画。出现了全国著名的木刻年画基地,如河南朱仙镇、苏州桃花坞、天津杨柳青、四川绵竹、山东潍坊杨家埠等,以其题材丰富、线条优美、色彩鲜明、画面喜庆等特点,成为历史上木刻年画的不同流派。但年画的名称直到清代道光年间才第一次正式出现,笔者小时,苏州人称年画为画画张,民国年间在上海出现一种新的年画形式月份牌年画,年画一词才普遍流行开来,为人们广泛沿用。

苏州桃花坞年画《独鲤朝天》

苏州桃花坞年画《黄金万两》

天津杨柳青年画《莲年有余》

天津杨柳青年画《天仙送子》

天津杨柳青年画《庆赏元宵》

旧时年俗中的年画角色,如腊月廿三、廿四起,厅堂里挂众神图,或三堂五堂,也称神轴;廿四夜送灶神,民以食为天,古人理念灶神是执掌全家饮食的一家之主。正月初一,又称岁朝,有展先像的习俗,先像就是祖先的画像,民间俗呼喜神,清代康乾以后时兴在厅堂挂历书瓶花图。公历2月4日立春日,挂芒神春牛图,附年历并注明24个节气。正月初三,拜家堂,还要接灶神,也有人家早在除夕夜就将灶神接回家,或直到正月十五才将灶神接回。正月初五,苏州民间有接路头的习俗,视路头为地方财神,也祭祀财神赵公元帅。正月初五为小开市,初十为大开市,商家贴开市大吉黄金万两图。正月十三祭猛将,猛将是民间的驱蝗神,这一天还是元宵灯节上灯之时。正月十五元宵节,是一年之中第一个圆月之夜,古人称上元节、元夜、元夕,正月里来闹元宵,家家户户挂红灯,到十八才落灯。年画有灯画类,苏州人家在厅堂挂天官赐福像三官神像天官五子图。新春年节,苏州人都喜欢上街看新年景,人头攒动的地方要数观前街的玄妙观,玄妙观里三教九流,杂耍娱乐活动丰富多彩,三清殿几乎成了一个书画市场,吸引了无数选购年画的市民和农民,三清殿里看画画张更成了孩子们的向往。

苏州桃花坞年画《岁朝如意图》

杜甫诗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从古到今,人们都喜欢将桃花与杨柳一起描绘。年画上的杨柳依依、桃花灼灼,也是一种美好的文化意境,预示春天的到来。